把我视作玩物,我走后你哭什么?(白忘语楚别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把我视作玩物,我走后你哭什么?》 小说介绍

柔柔弱弱的南方妹子和威猛悍勇的北方小伙,穿书了!
同一张床上醒来的二人,误认为双方是夫妻关系。
于是乎……
为了不让古代老公怀疑她的身份,她抡起大铁锤,开始兢兢业业的维持原主狂野悍妇的形象。
他为了不吓坏古代媳妇,铁血汉子揉起了帕子,竖起原主柔弱不能自理的人设,还要坚持每天咯血。
日子一天天过的还算滋润……
好日子不过非要口嗨作死的男主“她不过是我他挥之既来的玩物”
伤心欲绝的她‘果然!纸片人都是没感情的冷血怪物,养不熟的!’
一气之下,她打包袱走了!
男主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嚎啕大哭,跪求她不要离开自己。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我可不是娇滴滴的病娇郎,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
当双方感情愈加浓厚,都在为对方是纸片人,什么时候会死的炮灰,而悲哀难过时。
女:手雷哪里来的?
男:土豆地里挖出来的,欸……等等,你怎么知道这玩意叫手雷??。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抓起一把香酥脆爽的椒盐花生投进了嘴里。“送命的事,没人敢干,孑然一身我不怕死!递了投名状,这才派我前来。”说到这里,他这才舍得抬头看一眼白忘语和楚别尘。“放心,我命硬,阎王殿的生死簿上没我名字,会活……

《把我视作玩物,我走后你哭什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他抓起一把香酥脆爽的椒盐花生投进了嘴里。

说到这里,他这才舍得抬头看一眼白忘语和楚别尘。

他说着,又满眼不舍的看了一眼立在身旁的大刀。

楚别尘的目光随着他说话时,落在了他身边的大刀上。

并不是什么名刀,也不是什么上好的玄铁,就是用普通的铁铸造的,应该是跟了他许多年,出生入死,有了感情。

楚别尘说话时虽淡淡然,悠长无力,但每个字却能清晰的落在彭浩的耳朵里。

彭浩楞了一下,豪爽的冲着他举杯道

他仰头干了碗中酒,二人相视一笑。

白忘语看向楚别尘。

这两句话像是她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询问楚别尘。

彭浩嚼着嘴里的牛肉,扬声道

白忘语惊呆,她不可置信的目光和楚别尘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楚别尘哪里敢接她的话,生怕一个没接好,再弄巧成拙,搞出个一篇而论的舆论,得罪了南离那群女子不打紧,可不能惹了自家这位。

他选择明哲保身,紧抿着嘴,送她一计别扭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白忘语瞧着他继续道

彭浩道

他说着,喝完了最后一碗酒,扬手重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茶碗溅的粉碎。

他神情凝重,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思。

白忘语皱了皱眉头。

彭浩楞了一下,嘿嘿一笑。

说完,他抽起大刀抡在肩膀上,转身摆摆手,肆意又洒脱的大步离去。

之前他抠鼻屎的嫌恶之情全然消散,一个明知此去不知还有命活的赴场,却去的如此洒脱,心中不免生出些敬意。

他走后。

小乙和大丙打扫着客栈的房间,收拾着桌子。

白忘语反复翻着账本,算盘打过去拨过来,唉声叹气。

夜里。

白忘语躺在床里,楚别尘躺在床外。

二人大眼盯着床帏上方。

白忘语紧张的不行。

‘他怎么还不睡啊?难……难不成,他想和我那个?’

‘我们俩是夫妻,那个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哎呀,我又不是他媳妇本人,和他做这样的事,实在羞……’

‘平日里只想着维持住夫妻关系,但却没想过晚上还得履行夫妻义务,今日他瞪着一双大眼不肯睡,难不成是在等我……?’

‘他那般内敛温柔,恐怕平日里做那个,都是他那彪悍的媳妇先主动。’

‘主……主动是不可能主动!羞死了!’

‘要不然装睡得了!’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下一秒,一只略带温热的手一把紧握住了她的手,触电一般,白忘语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又是同一时间,她一下子抽出手,怒目圆瞪的瞪着他。

似乎是白忘语的反应太大,楚别尘楞了一下。

立即抽回手,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的红晕,连声道

说完,楚别尘一脸社死的翻过身。

因为刚才的紧张,身子有些微微的发颤。

白忘语冷静下来。

‘我在干什么啊,我们是夫妻啊,他只是碰了一下我的手而已,我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

‘唐突?唐突个鬼啊,老公拉老婆的手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是我太凶了吗?病弱小娇郎怎么受得了我这般凶悍。’

她看着身子微颤的他,愧疚之感让她觉得自己做的真的太过分了。

她抬手轻轻拍了拍了他的后背。

‘哭?’

楚别尘似乎有所感悟,脑补了一下,觉得这个哭,确实挺符合自己这个形象的,兴许这位原主,平时就是个哭包。

他微微皱眉,勉为其难的啜声哭了起来。

白忘语慌了,平时哪里干过哄人的事,更别说哄男人了。

白忘语急的把人掰了过来。

莹白的皮肤,唯独眼尾处一抹水红,长长的睫毛尽数浸湿,眼泪泪光闪烁,唇瓣紧抿着,倔强的把声音憋在嘴里不发出来的样子娇怜的叫人心疼。

嘤嘤嘤的病娇郎让他演的淋漓尽致。

白忘语顿时被他的样子搞的六神无主。

楚别尘委屈的直掉眼泪。

楚别尘依旧哭的梨花带雨,屈嗤几声把白忘语心疼的够呛。

她索性一把拉住楚别尘的手。

他这一哭起来,好似眼泪收不住似的。

白忘语拉着他的手哄了半天见不怎么起效,只好一把将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一边轻轻抚顺着他的脊背,另一只手紧握着他的手,好说歹哄,这才把人给哄睡了。

小说《把我视作玩物,我走后你哭什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