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死人堆上成神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方信我最白)

《我在死人堆上成神》 小说介绍

啊~
疼!!!
方信太阳穴之处冒起黑白浓烟,刺鼻的肉烧焦的味道。
欢迎来到真世界。
这才是真世界。
大灾难之后的世界,辐射之后的悲惨世界。
人类变异,三只脚,长猫尾,抽搐放电…
万物病变,树木长脚跑路,老虎吃素…
机甲咆哮,机械猛兽嗜血,仿生人…
真世界,三六九等。
方信出生于底层,全村最后的希望。
父母失踪,哥哥下落不明,姐姐残疾。
方信按了按太阳穴,头有些痛。
拯救全世界?
打倒恶龙,拯救美少女??
还是先医治姐姐,再找哥哥,那个便宜老爸老妈,最后大团圆。
完美,撒花 (˘͈ᵕ˘͈❀)
走着走着,路歪了,方信发现自己走上推翻世界政府的道路了。
书又名:《一开局我就被杀了》
《不!听我解…释!》
《我真不是来造反…》
《走着走着,路走歪了》
《坐在高高的死人堆上的我,遭受着天打雷劈》
《墓炸了,恭喜你获得一个红粉骷髅人》
此文偏搞笑,反转,日常,沙雕,系统,升级,科幻,冒险,都市,变形,热…。书中主要讲述了:“啊,这这这……”方信目瞪口呆,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轰轰。整个虚空再次发出机械转动声。无数座坟墓井然有序隐没在地下,随之浮现一条条的死人,断头的,开膛破肚的,上吊的,浸猪笼的,无计……

《我在死人堆上成神》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方信目瞪口呆,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轰轰。

整个虚空再次发出机械转动声。

无数座坟墓井然有序隐没在地下,随之浮现一条条的死人,断头的,开膛破肚的,上吊的,浸猪笼的,无计其数。

如果完完全全把它画下来,可以出一个尸体写真全集。

还不带重复那种。

天地阴冷的红,让人不禁打颤。

方信猛地向下一跌。

彻彻底底地跌坐在一张平平无奇的椅子上。

一张由人骨组成的高靠背椅子,靠背一米六七高,人的肋骨堆成的,两侧的扶手,弯弓有弧线,前边安置两颗阴森森的骷髅头。

椅子下面是死人堆。

远远看去,一张人骨椅子,放在死人堆成山的死人堆上。

空荡荡,又感觉不空荡荡。

这怎么看,都不像正常。

特别像电视剧反派出场的场面,

不会吧?

不会吧?

我不可能是反派吧。

方信已经无语了,今生难道与骨头在一起,还是和骨头的缘分深,还是和活人无缘。

一声小女孩的声音。

不会吧?

不会吧?

没有舌头的骷髅头,怎么会说话?

方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很多个问号:

粉红骷髅头点点头。

方信指指骷髅头的下颌骨,意思那里没有软软的舌头,深深的喉咙啊。

骷髅头懵懵地回答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方信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听君一席话,就是一席话。

话说,她的空洞窟窿眼,怎么感觉在看着我。

方信挥挥手:

我最白诚恳地回答。

方信盯着我最白。

我最白似乎要用手挠挠头,可惜没有手,只有一颗骷髅头,要是痒,也抓不了。

我最白蒙蒙圈圈地原地转动。

眼睛在哪里?

在哪里?

无数个问号冒泡在我最白的头上。

方信只好打掉这个问题,转而问:

我最白迷迷糊糊地说道。

方信一脸头疼地点点头,有气无力:

我最白仰起骷髅头,似乎张开双臂,铿锵有力地回答:

唉:-(!

吹牛!

毛都没有长齐,学人家吹牛比了。

方信为难地摇摇头,用评委的语气问:

我最白摇摇头。

我最白摇摇头。

我最白还是摇摇头。

方信彻底失望了。

我最白愣愣地想了一下,说

生死之门?

修罗场?

这,怎么听着很牛鼻的样子?

方信不以为然地指令。

说完,我最白张开骷髅的嘴巴,瞬间,一阵乳白色的光芒从骷髅嘴中发出。

在空荡荡的嘴里,看到光点在凝聚。

这束光芒射在方信身上,笼罩着他。

方信开口制止。

我最白却没有听见。

很快,在白色光芒出现一道古老的木门。

木门缓缓打开。

一刹那。

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把方信吸附进入,如同黑洞一样深不见底。

方信消失之后,光芒散开。

只剩空荡荡的夭折之地。

我最白张开着骷髅嘴,飘荡在白骨椅之上…………

…………………………

方信翻了一个身,眉头一皱,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话还没有说完。

双手叉着腰的女人风风火火走了进来,拍了拍被子:

方信闭着眼睛说话,本能地回答。

方信毕业之后,回来家乡,当一名小语种老师。

朦朦胧胧中。

魔性声让方信微微一愣。

等一下。

蟑螂药?蚂蚁药?老鼠药?我妈。

咣当一声,方信坐了起来,被子落在一边,还有一半被子落在床下边。

连叫三声。

方信又惊又喜,抬头望着不真实的眼前人,睡眼惺忪。

妇女没好气地说着,一边取来被子叠好。

哪有人睡到中午还不起来。

还是男孩子。

这会儿,方信兴奋极了,一把抱着妈妈:

久违了的拥抱让方妈一下停住手中的被子,顷刻眼睛婆娑,泪光闪烁在眼眶里,心里不住的想:

是啊,他还是一个孩子。

不该给他太大压力,不行就不行。

这时,方信觉得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方信脱开了母亲的怀抱,不经意地问。

不问不要紧,一问母子翻脸。

妈都没得作了。

方妈阴阳怪气起来,脸翻得快像幻灯片,一张一张的。

前一秒手中线的慈母,这一秒手中剑的慈母。

方信点点头:

方妈说着,光手打起人来:

方信立刻炸了起来,赶忙跳出去。

翻脸不认人。

这还是我妈嘛。

方信站在门口,睡意一下全无。

方妈登地气愤愤。:

方妈手指着方信,恨不能戳死,戳死他。

方信一脸懵逼。

什么时候的事?

方妈时时刻刻打击着方妈,又恨铁不成钢:

方信连声。

方妈愣了一下,顺手抄起方妈的孙悟空手办上的金箍棒,朝着方妈走去。

方妈赶紧喊叫,赶紧往厕所逃命。

方妈呵斥着,又一脸宠溺地站着,望着方信跑过去的方向。

过了都没有三分钟,厕所传来杀猪一般喊声:

镜子里的方信,已然脱去稚气,也无年轻,满是岁月的雕刻,黑发褪色,眼袋一坨一坨。

造孽啊!!!

听着这大惊小怪,方妈不觉地摇摇头,满目慈爱:

语气既有无限怜爱,又有无奈的担忧。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偏偏这儿子就是不争气。

现在,就是对方带一个女孩子,也是勉强可以接受。

方妈的要求从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了。

厕所里的方信,一动不动。

我最白呢?

异世界呢?

我还是我么?

我不是穿越了么?

久久地,

厕所响起了巴掌打脸声。

小说《我在死人堆上成神》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