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高手混都市\/最强高手混都市》王元,秦梦月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最强高手混都市\/最强高手混都市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最六哈士奇

简介:鬼谷后人,身负绝技,阴阳五行、针砭之术,诸子韬略
背负重任离开大山,入赘豪门,掀起腥风血雨,爱恨情仇……

角色:王元,秦梦月

最强高手混都市\/最强高手混都市

《最强高手混都市\/最强高手混都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走出大山入秦家

气派的别墅,四辆高档轿车停成一排,旁边是一个巨大的泳池,瓦蓝清澈的池水荡漾。

别墅里,璀璨的水晶吊灯,高大柔软的欧式沙发,所有一切,都透着主人的高贵与典雅。

一个管家,两个丫鬟在远处侍立,好奇的打量着沙发上的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一身朴素的打扮,甚至破布鞋上,还有一个大窟窿,那黑黑的大脚趾,被明光可鉴的大理石地板映照的有些无处安放。

“咯咯咯——”

年轻人脚边,放着一个蛇皮袋子,里面两只老母鸡发出欢快的鸣叫,这别墅格格不入。

其中一只老母鸡竟从一个破洞探出脑袋,啄食旁边的一大串香菇。

年轻人腿一动,将蛇皮袋子踢到了身子另一侧。

年轻人对面的沙发上,一只大金毛晃着尾巴,一眨不眨的盯着抖动的蛇皮袋子。

忽然,金毛跳下沙发,向蛇皮袋子跑去。

“Miki,不要过去!”

一只玉手探出,将金毛拉了回去。

这是一个打扮非常时髦的年轻女孩,白金耳链,百达翡丽手表,定制项链上的一只蝴蝶闪闪发光,竟镶满钻石。

上身紧身红夹克,下身短裤长靴,靓丽而不失活力,将窈窕身子完美勾勒。

虽在屋内,却还戴着“MM”限量帽子,帽檐下,是精致的脸蛋,娇润的红唇,还有长长的睫毛。

水汪的眸子,微微眯着,审视着对面的年轻人。

“这人这么脏,万一有什么传染病怎么办?”

女子紧紧抱着金毛,低声耳语,帽檐下的秀目中,那鄙夷与嫌弃怎么都掩盖不住。

对面,年轻人耳朵一动,虽然这女子声音压得极低,可他还是清晰的将这些话都听入耳中。

他叫王元,跟着爷爷在大山深处长大,但一周前,爷爷忽然吩咐他来临省的秦家帮忙。

王元第一次离开大山,背着两只老母鸡,一大串香菇,辗转整整一周,才摸到了江云市秦家。

其实他离开家前,爷爷还请邻家张婶特意缝了双新鞋,如今已经破烂不堪,可想他走了多少冤枉路。

“元儿啊,秦家可是大户人家,咱可不能失了礼!”

看着不住涌动的大脚趾,王元耳边又响起了爷爷的叮嘱。

当时爷爷托着旱烟袋,将他与秦家家主秦啸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年还在打侵略者,秦啸是个大团长,被侵略者突袭,率部连夜撤离,进入大山。

大军弹尽粮绝,死伤惨重,就在侵略者要将这支部队围杀的时候,爷爷忽然从天而降,靠一把马刀,突入侵略者大营,斩了侵略者的指挥官。

而后爷爷摸黑将这支残军带出包围圈,非但如此,爷爷竟靠着一些采摘的草药,将重伤战士全都治好。

后来秦啸步步高升,建国后,他也军功震天,初始还经常去大山里看望爷爷。

眨眼间数十年过去,秦啸与爷爷都已近暮年,已有足足八年未见。

王元已经在这坐了半个小时,除了佣人给上了杯茶,所有人都没再说一句话。

连丫鬟在内的几双眼中,全是警惕和审视。

吱嘎——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急的刹车声。

片刻后,十几个人簇拥着一张轮椅进了别墅,轮椅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秦爷爷!”

王元起身,向秦啸打招呼,在他十多岁的时候,见过秦啸一次。

“好好好,好小子都长这么大了!”

秦啸伸手,赶紧有佣人递去拐杖,在两个人的搀扶下,秦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哈哈,我们这些老头子,都被你们这些小孩子给催老喽,咳咳咳——”

可以看出,秦啸心情十分好,可由于激动,老爷子剧烈咳嗽起来。

“秦老请控制情绪,否则又要引动旧疾!”

一个身着白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轻拍着秦啸后背,王元发现,秦啸身旁有两个随行医生,四个贴身护士。

其他亲眷,也都关切的围了上去。

老人摆手,这些人都赶紧退去,王元也从背后包袱里掏出一个陶瓶,说是陶瓶,已经跟柚子差不多大了。

坛口塞着木塞,还封着蜜蜡。

“爷爷知道你旧伤难愈,特地炼制了些养固丸给你!”

王元捧着小坛子,不过老人两手都拄着拐杖,根本无法接过。

“梦月,快替爷爷接下!”

秦啸向红夹克的姑娘吩咐,姑娘扫了一眼王元手里粗糙的陶瓶,只摸着金毛,好似没听到一般。

秦啸见状,浑浊的眸子立马闪现一股火光。

眼看秦啸就要发火,一直跟在秦啸身侧的一个中年人笑道:“多谢王老挂念家父,小元可还记得我?”

“记得秦叔!”

王元笑道,随后秦啸扬起下巴,看向沙发旁的蛇皮袋子。

“哈哈哈,王问那家伙,最知道我嘴巴,快快快,都赶紧去把这鸡给我杀了,跟香菇一起炖了!”

秦啸稀疏的眉毛扬起,开心的像个孩子:“这可是好东西啊,多好的山珍海味,都比不上大山里的鸡仔!”

两个佣人皱着眉头,探着胳膊将蛇皮袋子拎走,那一串香菇,已经被两只母鸡啄的坑坑洼洼,碎屑飘洒。

众人将秦啸扶在沙发上坐着,秦啸拉着王元坐在身侧,目光却盯着那一串晃动的香菇,叹息道:

“这都、这都——这都七十年了啊,王问老哥养的鸡仔,我是吃一次少一次喽!”

秦啸粗糙的手不住拍着王元肩膀,微闭着眸子,陷入回忆:

“那一次,我们全都绝望了,在大山里跑了三天三夜,大雨一直下,山里特别冷,战士们嘴唇都紫了,有一大半都起烧了!”

“王问老哥就光着膀子,忽然蹦了出来,将我们带到一个山沟里,大雨里,桃木烧的特别旺,劈啪作响。

满满一大锅鸡啊,热气腾腾的,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香啊!”

所有人都静静听着秦啸说话,话说完,秦啸已经眼眶发红。

“这辈子,我可能都见不到老哥喽!”

秦啸长呼了一口气,掏出了一块手帕,在眼角擦了擦。

“秦爷爷,这是爷爷让我给你捎的书信!”

王元放下背后的包袱,取出一封书信,恭敬的递给秦啸。

“好好好,我这几日做梦啊,一直都在那大山里,老哥也一直说想念我,怪我一直都不去看他!”

早有佣人递来老花镜,秦啸大儿子,也就是刚才接药坛的秦登原亲自接过信封,取出信纸,摊放在老人面前。

秦梦月、秦登原等人都凑到老者身后,好奇的看了过去。

下一刻,这些人全都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