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大爷的折腾史廖朗仁陆尤丽最新更新

《落魄大爷的折腾史》 小说介绍

廖朗仁从一个令人羡慕的单位退职下海,经过三十多年折腾,闯荡北南洋风国,雨国,雾国三个奇葩国度,遭遇四十次大挫折,如今以近六旬之身,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好人,他微笑着面对所有人的怜悯和讥讽,再次寻找新路。。书中主要讲述了:特别几座木桥,手扶拖拉机勉强能过,载重几吨的大拖拉机没法过呀,更不要说卡车了。车子进不来,甘蔗种出来也拉不出去呀!纪大安说的那样:这东西不是茶叶哩。当晚平洼村公所支书张顺发也被请来了,他是一把手,而且……

《落魄大爷的折腾史》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特别几座木桥,手扶拖拉机勉强能过,载重几吨的大拖拉机没法过呀,更不要说卡车了。车子进不来,甘蔗种出来也拉不出去呀!纪大安说的那样:这东西不是茶叶哩。

当晚平洼村公所支书张顺发也被请来了,他是一把手,而且年纪比较大,如果他把纪大安和王小富和廖朗仁订的合同提出怀疑,廖朗仁立刻就驴下坡赶紧撤,重新回乡政府找地,哪怕五十来亩也行。不是他做事容易动摇,而是搞经营开发,各种因素都要考虑进去哩。

张支书说着就去把那堆码放整齐的被子一一抖开,好像要让廖朗仁在这里安家落户。

既然没有了退路,廖朗仁那就只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了。

廖朗仁暗中估算了一下,那些桥哪怕用最土的办法来加固—-弄些大树来当桥樑,肯定也要几千元才搞得好。

张支书气定神闲。

纪大安补充。

好吧!如果因为开发成功而使这里的路桥得到改善,廖朗仁也算是做好事了。

签字盖章!是坑是井都得跳了。

兵法上有云:。

当晚又是一顿吃喝,而且做了分工:纪大安和王小富着手找人来盖场部—-实际就是油毛毡房。廖朗仁去奔达乡上买油毛毡和生产工具—锄头,铁锹和砍刀,顺便把黄锋找好的包工队带回来。

他们三人很响地碰了杯,差点没把土碗碰碎。

四个人又把盖房子的价格核算好,王小富记在本子上。

奔达乡平洼种植场正式运转了!

三天后廖朗仁包了一部手扶拖拉机把买的东西从乡政府那边运回来,一路颠簸,一头灰尘,当感觉耳朵快要麻木的时候终于到了平洼。他让司机停在路边稍等一下:

廖朗仁快步走过那山垭口,来到准备开垦成种植基地的那片荒地。但见荒草萋萋,小树苗在风中慢慢扭着腰,几条水牛头也不抬在在吃草。

没有一个人。

他们计划准备盖工棚的那块地,连一个锄头印都没有。

怏怏地回到手扶拖拉机旁边,吩咐他把货拉到村公所。放好东西就急奔纪大安家。两人见面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纪大安眼巴巴望着廖朗仁。

廖朗仁也眼巴巴看着纪大安。

晚上在村公所会议室里,三个人已无心吃喝,都手托下巴在想着盖工棚这事要怎么办?

商量到半夜,周围连虫子都已进入梦乡,不得不做出决定:提高盖工棚的工钱。

总要把窝先搭起来呀。

第二天把这价钱在广播上喊了出去,到晚也没人来应征。

第三天还是没人来理睬。

王小富一脸的困惑。

纪大安起身走出了村公所大门,他的三叔廖朗仁见过,酒后也很健谈,廖朗仁也跟着纪大安叫他三叔,据说他在寨子里很有威望,是纪大安的坚强后盾。

廖朗仁和王小富无聊地坐在村公所会议室里。像饿饭的孩子等着外出讨饭的家长回家来。

王小富问。

廖朗仁不得不把实情告诉王小富,但是也撒了个小小的谎。

话音未落,纪大安的表情像是屁股上被蚂蚁叮了几口,咧着嘴皱着眉毛走进来:

廖朗仁走进纪三叔家,他笑眯眯看着廖朗仁,又倒茶又递烟,廖朗仁赶紧抢着把过滤嘴春城塞进他手里。他笑笑,把过滤嘴掐断,放在水烟筒上抽起来。

纪三叔说话的水平不像个农民,倒有点像机关干部,估计威望就是这样来的。

廖朗仁学他们的土话,把用来表达。

纪三叔似乎很满意廖朗仁用土话来和他交流,笑了笑:

小说《落魄大爷的折腾史》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