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圣手\/医道圣手》吴川,钱梅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医道圣手\/医道圣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馒馒

简介:功夫神医,圣手仁心!病再难治,他有银针在手!敌人再强,不过他伸手一掌!手握神奇医术,身怀绝世武技,财源滚滚而来,佳人相伴在旁,人生逍遥自在!

角色:吴川,钱梅

医道圣手\/医道圣手

《医道圣手\/医道圣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帮 你给我站住!

“吴川,你给我站住!”

“梅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追了!”

吴川一边喘着气跑,一边往后看着追他的女人,被女人追的感觉很不错,至少看到梅姐身前波澜壮阔的景象,吴川迈开两条腿,跑的更带劲了。

“梅姐,你说你个黄瓜大闺女跟着我跑啥,万一让村里人看到,还以为你要倒追我呢。
”吴川嘴上说着,眼睛不老实的在梅姐丰满的身材上上下打量。

“你个小王八蛋,平时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居然偷看我换衣服,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指不定偷窥多少小姑娘呢。
”梅姐气喘吁吁的喝道,因为奔跑的缘故,黑色吊带衫的一角滑落下来,露出雪白的香肩。

梅姐,全名叫做钱梅,是清水村公认的村花,初中毕业后在南方打了两年工,回来后提媒的人把她家的门槛都踏破了,可是钱梅愣是一个没瞧上。

“哇,梅姐,你好白啊!”

吴川收住脚步,看着梅姐白雪一般的左肩,呼吸渐渐加速。

“你……气死我了!”

钱梅脸一红,把肩带拉上,忽然弯下腰去,露出一片美景,吴川居高临下,看了个大饱眼福。

“我早就说过,钱梅迟迟不嫁人,就是因为觊觎我的美色,这不,她现在就利用美色勾引我,我可得提高警惕。
”吴川一边嘀咕着,一边毫不客气的打量着。

钱梅从地上抓起一堆小石头,看到吴川色眯眯瞧着自己,心里更加气恼,抓起小石头就往吴川身上砸。

“哇,救命啊,梅姐要杀人啦!”

吴川躲避着钱梅的石头,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跑,跑了几分钟后傻眼了,因为慌不择路,居然跑到了村北口的小溪旁。

“你这疯娘们儿,我让你追!”

吴川嘿嘿一笑,迅速脱掉上身下衣,只穿着一条短裤,往身后得意一笑,直接跳下河去!

“来呀,有种你就下来呀,河水可凉快啦,一起洗澡呗!”吴川拍打着浪花,冲着岸边气喘呼呼的吴梅大喊。

钱梅气哼哼的跺跺脚,从地上摸起一块砖头,照着吴川迎头砸了上去。

之前用小石头砸吴川,他都灵巧的躲了过去,钱梅本来以为吴川这次也会躲开,没想到对方居然不闪不避,砖头照着吴川面门的位置,当头砸了上去。

钱梅大惊失色,看着吴川直挺挺倒了下去,赶紧叫着吴川的名字跳下河。

“小川,你快醒醒啊,姐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傻啊,为什么不躲开啊!”

钱梅把吴川抱在怀里,拖到岸边,掐他的人中,拍他的后背,看吴川还是一动不动,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人工呼吸,对,人工呼吸!”钱梅想到初中课本上讲过的应急内容,深呼口气后,低下头,迎面吻了上去。

吴川眨巴一下眼睛,他被钱梅温热的身体抱在怀里,压得他肩膀十分舒服,而自己的唇边传来的丝丝甜味,更让他感觉飞上天际。

“唉,可怜我的初吻,就这么便宜钱梅这个小妞了,不行,我得继续装死,让她继续人工呼吸,要不然我吃亏吃大发了!”吴川美滋滋的闭上眼睛,继续挺尸。

钱梅给吴川送了口气,急的满头大汗,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吴川,急得直嚷嚷,“怎么办啊,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

“别停,继续亲啊!你家人工呼吸就亲一次啊。

吴川发现钱梅不亲了,顿时急了,忍不住睁开眼抱怨了一句。

钱梅听到吴川开口说话,知道他刚才一直在装死,心里更加生气,挥起拳头就要照着吴川脑袋打去。

“吴川……吴神医,你在哪呢?村长找你有事!”

“吴神医,村长找你有急事!”

村口传来一个女人大声的喊叫声,钱梅脸色一红,一把推开吴川,气呼呼的上岸跑了。

吴川坐在河岸上,看着钱梅的背影,蜂腰翘臀,一米多的大长腿,更要命的是,因为刚才下水的缘故,湿漉漉的裙子和吊带衫贴在她的身上,更让吴川浮想联翩。

片刻后,吴川披着衣服坐在溪边,嘴里叼着一根哈德门,悠闲的看着牛群吃草。

“哎呦,我找了半天,原来吴神医在这里坐着呢。

来人晃着两条肥腿,站在吴川身边,有意无意的撩动着自己的半透明圆领衫。

“冯大娘,你找我干嘛?”吴川很不高兴的看着她,问道。

刚才要不是这个冯彩凤,自己没准能和村花小姐姐产生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都是她的搅局,所以吴川对她很不客气。

“讨厌,人家也就比你大七八岁而已,叫姐!”冯彩凤冲吴川抛了个媚眼,走到他身边,摸着吴川肩膀上健硕的肌肉。

“你瞧瞧,村里都说吴神医自小练武,看这肌肉多结实,不像我家那个没用的东西,全身都是软趴趴的。

吴川从小跟爷爷学习中医,七八岁开始,就给村里人抓药看病,那个时候农村合作医疗还没开始,很多村民生了病不敢进县城大医院看病,吴川经常帮他们看病,而且药到病除,所以村里人都称呼吴川神医。

吴川看着冯彩凤水桶一样的身材,大饼一样的脸蛋,以及从她眼睛里飞出的媚眼,胃部一阵翻涌。

“吴神医,你说我和我们家的窝囊废也结婚七八年了,一直没能怀上孩子,要不你给我检查检查吧!”

冯彩凤挨着吴川坐下,忽然抓起他的手,往自己小腹上拉,一边拉一边笑呵呵的冲吴川耳边吹风,“小神医,快来检查检查,看看姐姐生孩子的地方正常不?”

吴川的手碰到一大堆赘肉,他挣脱冯彩凤,气呼呼的站起来,“冯大娘,你刚才说村长找我有事,到底什么事?”

“村里支教的大学生方露老师病了,村长让你去看看。
”冯彩凤斜眼看了下吴川,“吴神医呀,这可是你接近方老师的好机会,你不知道,城里的姑娘皮肤好,声音好听,懂得又多,可招人喜欢呢。

冯彩凤笑嘻嘻的起身,看着吴川,一双肥胖的手,又要搭上吴川的肩膀。

“冯大娘,我先去村长家了,你有空回家吧。

吴川说完,逃命一样的撇开腿狂奔,开玩笑,想到冯彩凤水桶的身材,他真是一点杂念都不敢有。

“呵呵,一看就是个小男生,还知道害羞呢。
”冯彩凤看着吴川狂奔的背影,笑道。

走到村东头,一帮摇着蒲扇聊天的老头子们看到吴川,知道刚才冯彩凤去喊他,纷纷拿这事儿开玩笑。

“你们就笑吧,小心我以后不帮你们家看风水。
”吴川气哼哼的说道,那帮老头立即收起笑脸,他们知道吴川不光看病,更有一手看风水的绝活,他们还正指望着以后吴川帮他们看个好点的风水吉壤,老了以后给子孙添点福禄啥的。

吴川很小的时候,爹妈就死了,他跟自己的爷爷长大,从小学了一身的本领。
爷爷临死前嘱咐他,自己死了以后,吴川必须在村里守孝三年,三年后才能进城嗨皮,否则,他死不瞑目。

吴川虽然嘻嘻哈哈没正经,可是对于自己的爷爷十分恭敬,眼看着三年期限到了,吴川心里十分的痛快,他从小到大都在村里长大,爷爷活着的时候一直跟他说城里的姑娘多白多好看,吴川那个时候就有个梦想,长大了一定要进城睡城里小姐姐!

“大发叔,我来了,方老师呢?”

吴川推开村长家的铁门,大声嚷嚷道。

此刻,在村长常大发家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医生,手里拿着听诊器,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像是在思考什么。

“李……李医生,方老师吃了药,怎么还没有醒来啊?”常大发看着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的李医生,着急的问了一句。

他不能不着急,方露是县教委指定到村希望小学的支教老师,刚来几个月就一病不起,他作为村主任,一旦县委的人询问起来,不好跟上面的人交代啊。

李医生名叫李菲,是乡卫生院专门派遣到清水村合作医疗站的医生,小姑娘省城正规医科大学毕业,傲气的很,平时走路昂首挺胸,不过因为医术好,所以村里人也都很尊重她。

“不应该啊,病人心跳、脉搏一切数值正常,看症状应该就是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肝脏郁结,按说吃点逍遥丸就能好起来,可是为什么会晕倒呢?”李菲不理常大发,一个人小声嘀咕。

吴川一脚踢开门,直接走进院子,刚走进村长家的小院,他就有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吴川心里也觉得奇怪。

常大发正在着急,听到吴川的声音,赶紧出门迎上来,一把拉住吴川的手,激动的说道,“哎呀小吴,吴神医,你快去看看吧,方老师恐怕不行了!”

吴川十分嫌弃的甩掉常大发的手,声音里夹枪带棒的说,“老常,前几年我爷爷看病的时候,你非要说他是封建迷信,还禁止他给村里人看病,现在出了事,知道来求我了?”

“这个……当时村里人都说你爷爷利用看病的机会,调戏人家王寡妇,王寡妇的娘家人到乡里闹事,我这不是没办法,只能带人摘了你爷爷的牌子。
”常大发擦着汗说道,生怕吴川翻旧账。

农村卫生条件差,很多女人都有妇科病,王寡妇因为妇科病去找吴川爷爷瞧病,结果病看到一半,王寡妇哭着跑到大街上,嚷嚷着吴川的爷爷对她耍流氓,村里有个喜欢王寡妇的闲汉去找吴川的爷爷讨个说法,结果被老爷子一掌拍在前胸,肋骨断了三根。

经过这件事以后,乡里下文件禁止吴川爷爷治病,这才有了乡里派来的女医生李菲,女医生看妇科病当然更方便,吴川家里也就很少有人去了。

“病我可以瞧,但是你必须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这几个月也没人找我看病,我都啃了半年馒头了!”吴川撇着嘴说道。

“行,只要能看好病,鸡鸭鱼肉我管够!”常大发拍着胸脯说道。

两人进了北屋,吴川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方露,心里顿时暗暗吃了一惊!

“好重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