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臣冢絮生江右最新更新目录最新章节

《将臣冢》 小说介绍

因为贪念,金、木、水、火、土五位天神被设计罚下人间,世代镇守将臣冢.直到三极老人道破天机,神脉尚未觉醒的万木之灵后裔絮生,和大地之母城小陌公然背叛天帝,私自将修神天书“板策”和“城卫要决”传授给了人族。这事让神界极度振怒,又极度恐慌,捉拿叛徒的天神纷纷下届,给人间带了一场又一场的浩劫.趁着天界混乱之时,被关押了上千年的犼虱子逃下了人间,暗无天日的救赎与自救拉开了帷幕。。书中主要讲述了:三间大房后面是一间简陋潮湿且阴暗的马厩,四面连墙都没有,呼呼的冬风吹过,站立的马儿都在打着寒碜。这里是极北的冬天,除了人畜已经看不到其他生物了.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划过天际,伴着寒风,传出了婴儿的啼……

《将臣冢》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三间大房后面是一间简陋潮湿且阴暗的马厩,四面连墙都没有,呼呼的冬风吹过,站立的马儿都在打着寒碜。这里是极北的冬天,除了人畜已经看不到其他生物了.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划过天际,伴着寒风,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音很小也很弱。一个小小的生命来到了这个冰冷的世界,但是这里可是一点喜悦之情都没有.

一旁的母亲已经没有了呼吸,有的只是那三五匹烈马不断地嘶吼,那铮亮的马蹄就直勾勾的踏在婴儿旁,溅起的泥水,淅淅沥沥的洒在婴儿的嘴角边。一点一点流入他的嘴里,剧烈的咳嗽声,慢慢掩盖了哭声。

孩子的父亲正在被主人毒打,因为他刚刚偷了一个饼,想带回来给自己快要分娩的妻子。

这是一个人如猪狗的奴隶时代,而他们正是一对给主人看马的奴隶。

过了很久很久,父亲终于回来了,或许是主人打累了,也许是预感到他们家的小奴隶出生了.拖着那皮开肉绽的身体,在寒风中却带着笑容.今夜妻子没有把头伸出来渴望地看着他,今夜的马乱成一团,完全失去了平时夜里该有的安静。

男人拼命的跑,一种不好的预感紧紧在心头盘旋。

夜色下一团黑乎乎的液体,正慢慢向外流,男人没有穿鞋,一脚踩上去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暖意,他很快意识到出事了。可是马厩里实在太黑了,他什么也看不见。摸索着来到妻子身边,妻子一动不动,无论他怎么哭喊,马儿被他的哭声惊得更加慌乱,整个马厩就像是地震一样。

男子的哭喊声,好像惊动了不远处树林里的妖怪。黑暗里一双双渴望地眼睛亮了起来,风声更大了,几声狼嚎招来了胆小怕事的管事。

管事艰难地迈着他那臃肿的步子,每一步都是那么蹉跎,脸上的肥肉都快遮住他的眼睛,干瘪的嘴唇不停地嘟喃

男人远远地看见黑暗里的那丝亮光,心里微微升起一丝暖意,他大声哭喊的目的达到了,连滚带爬地跑了过去。

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嘴里眼里都是血丝,头一个劲地往地上磕

管事捂住口鼻,嫌弃地一脚踢开了他

男人跪在地上,满心悲凉凄苦,这是他家以后世代的命运,无法反抗不能反抗,他叫柳庆曾是战场上无往不克小头目.

沉默着像一头真的猪那样趴行,他的内心也少了许多慌乱,他知道主人一定会救他苦命的妻子,不是大发慈悲,而是妻子活下来依然可以为他劳作。

那点小小的火烛,终于在那只极度不情愿的手中慢慢靠近了马厩。血流得满地都是,之前干燥的草料和着女人的血肉,被马蹄踏成了腥臭的泥水。正是这份腥臭引来了树林中那些贪婪的家伙,它们不断嘶吼渴望一顿饕餮大餐.

管事捂住嘴巴,踉踉跄跄的退了出去,这一幕实在是太恶心了。头也不回的走了,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

柳庆的哭喊声,再次无力的回响在这个空旷的寒夜里。奴隶的生活比他记忆中的要悲惨一百倍,不知道此刻他有没有后悔当初做了逃兵.

突然,一个黑影跳了出来,它死死咬住了管事的腿,用力地将他拖倒在地上。

管事笨重的挥舞着灯笼,他还以为是男人扑倒了他,大声谩骂

一股钻心的疼马上传遍他的身体,灯笼也打翻在地,燃起了火苗。这才看清自己腿上的肉,已经快被那家伙扯下来了。它的脸白骨森森,眼部的窟窿里没有眼球,只是一团绿油油的光。那锋利的长牙深深扎进管事的血肉之中,不断吸食着血液.它身上长满了蛆虫,像是一匹死了很久的狼。

管事又疼又怕,看着自己血流了一地,眼球都快爆裂了,指甲深深的抓进泥土中。声嘶力竭地朝着男人大叫

柳庆被那哀嚎声振住了,木讷地站起身来,本能地想冲过去,脚却一步也迈不出去。

这时那狼回过头瞪着他,低沉的嘶吼从它白森森的嘴角发出,那绿油油空洞洞的眼,仿佛在质问

这一幕吓得他又楞楞的坐倒在地上,紧紧抱住妻子那裂开的身体默默流泪,他的双腿控制不住地在打抖。

大房那边的灯亮了,里面的人都听到管事的哀嚎。但灯很快又灭了,里面的人装作没有听见管事的哀嚎。麻木的奴隶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深夜的哀求声,卑微的奴隶哪有去管他人瓦上霜的能力.

那打翻的灯笼点燃了旁边的干草,那怪物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管事的声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火越烧越旺,借着火光男人终于看清楚了身下的妻子。她的身体已经被马踩碎了一半,双眼圆睁,嘴巴张得大大的,手指同样深深的抠进地里,四周堆好的干草被踢得凌乱不堪。

马被那火光惊得更是暴躁,这时传来一声清脆的哭声。

男人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马槽边躺着一个满身沾满泥水和血水的婴儿。他的身体不知被人用什么东西草草地檫了几下,还有许多动物的毛发在婴儿脸上。

慌乱的马儿,拖动着缰绳下一秒就要拉到槽子了。千钧一发之际,男人拿起砍草的刀斩断了缰绳。几匹马一哄而散,逃进了黑暗之中。

他忙抱起那婴儿,泪水大颗大颗滴在那脏脏的脸上。婴儿的哭声伴着父亲的哭声格外的可怜。

小说《将臣冢》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