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已入骨》魏胜天,高利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相思已入骨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相思意

简介:她本是将军之女,奈何家道中落被迫隐居寺庙为尼
为了救出父母兄妹不得不女扮男装,怎料却无意中中了状元郎
却偏偏在朝为官被皇上看中……

角色:魏胜天,高利

相思已入骨

《相思已入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金榜题名

人说”金榜题名”乃人生四大乐事之一,但明静却一点也不觉得”乐”。

此时她跪在銮殿上,双手战战兢兢地端着皇上所赐的美酒,心里只觉得忐忑不安。

她在了缘寺里都是喝泉水,只有在大娘来时会陪她品茗,从未喝过一口酒。

如今皇上赐酒,酒该怎么喝?

魏胜天坐在龙椅上,注视着新科状元,愈看愈是顺眼。

早在考场看到他时,心里便对他存有好感;之后宁王爷送来他的考卷,阅完他见解独到的文章,更加肯定自己的眼光果然没错。

打从公开榜名后,魏胜天便一直恨期待这场新科宴。

不过他发现跪在銮殿上的新科状元,显然不欣赏他的酒,从他开口赐酒后,接了酒的新科状元从没舒眉过,为什么?

“爱卿,为何端着朕所赐的酒发呆呢?”

跪在明静两旁的榜眼与探花,低头见自己的酒杯早已无酒,而新科状元一直垂首毫无反应,双双猜想皇上所说的人,必定是状元。

榜眼伸手轻撞下明静的手臂。

明静随即回过神,她皱眉端起酒杯就唇,打算一鼓作气把酒喝完。

“明爱卿!”魏胜天开口阻止她的动作,”明爱卿,把头抬起。你是不是不想喝朕所赐的酒?”

明静微微抬头看向坐在龙椅上的人,又瞥了坐在左侧的恩师――宁王爷一眼。

她看见他摇头示意,便强装笑颜地说:”微臣绝无此意,谢吾皇万岁万万岁!”迅速将酒杯举起,打算一口气喝完。

“且慢!”魏胜天连忙喝声阻止。他对赐酒明明是皱眉不喜,为何非要强迫自己喝下去?”来人,把酒端回来。”

“皇上!”群臣惊呼一声。

明静更是心惊胆战,以为自己惹怒了皇上。

唉,早知道就不要犹豫这么久。

她的双眉缩得更深。

魏胜天见他眉头深蹙,紧张地抿着嘴,忽然发现这位新科状元其实年纪尚小,看来未到弱冠之年,大概没有喝过就,难怪他会一脸的犹豫。

“明士,”魏胜天唤着立在身旁的侍卫,”你代新科状元把酒喝了。”

“皇上,这……是。”

高利使原本有些犹豫,听到主子轻哼一声,知道主子对他迟疑不悦,他只好接过酒喝下。

“来人,赐香茗给新科状元。”

魏胜天见群臣不解的神情,笑道:”朕赐酒给新科状元,本是贺喜之意,但你们见他脸上可有喜色?”

群臣闻言,全都自己打量起立朝以来最年轻的状元。

虽然一身新服新冠,但他脸上却满是忧愁,大家的心不禁充满了好奇。

“明基。”

宁王爷见众人直盯着自己拔擢的学生,他连忙开口问:”为什么不喝皇上赏赐的庆酒?”

明静听到宁王爷的问话,知道王爷正在为她找台阶下,立即会意的解释道:”回恩师,明静从小多病,父母便将明静交与寺院的师父抚养长大。

从小听师父嘱咐出家人要戒酒,明静虽然没有落发出家,但在寺里亦不敢有违师训,所以从未喝过酒。”

她并没说谎,只是她隐瞒她是女儿身一事。

她还特地把”明静”两字改成”明基”来应考,她想过一旦中举后,任何人唤她的名,听在耳里还是”明静”两字,如此不但不会听错,心中的罪恶感也会减少一些。

魏胜天听了她的解释,心里对她更好奇了,一个从小在寺院长大的孩子,怎会没有看破世俗的名利,反而千里迢迢跑来京城应考?

“明爱卿,今日朕念你年纪尚幼,又从小在寺院长大,这事朕就不放在心上,但日后你可要好好改进才行。”

“微臣叩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明静这次不必宁王爷一旁暗示,立即叩首谢恩。

魏胜天笑着挥挥手,”免礼,待爱卿喝完朕赐的香茗,你们三人就平身。御花园那儿,还有太后为你们设的迎新宴,去向太后请安吧!”

三人同时谢恩后,魏胜天对群臣说:”朕觉得这新科状元年纪尚轻,若让他担任朝中各部的官职,职务显然太重,所以朕决定先将状元留在身边,让他担任朕私人的文牍士一职。

至于两外两位卿家,则由宁王爷来派任。不知众卿家对朕的决定有何看法?”

此话一出,群臣立即窃窃私语。显然皇帝非常喜爱这位新科状元,才会打算留在身边亲自训练,看来他以后便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了。

明静此时真能了解”险处即安”的道理。

她没想到皇上会将她安排在他身边,担任文牍士的官职,虽然她听高利使说,朝中并没有文牍士一职,更没有一入朝,便能待在皇上身旁伺候。

所以她能担此职务,完全是皇上对她的恩宠。

同时她也在高利使的说明下,终于明白之前准证上”阌举”两字的意义。

但不管是不是恩宠,她对此安排感到庆幸,如此一来,她可以减少与朝中大臣的相处,要隐瞒女扮男装的身份也容易的多。

不过事情有一利必有一弊,她心里很清楚,待在皇帝身边,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引人注目,因此她更需要步步为营。

否则一个不小心身份被人识破,只怕大娘和姐姐未救,爹的冤情未雪,她的项上人头亦不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已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