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王妃是路子最野的小锦鲤全本免费阅读,楚鱼南宫南全文

《穿书:王妃是路子最野的小锦鲤》 小说介绍

楚鱼不过去海边游个泳,倒霉催的被水母咬了一口,竟然穿进了自己写的书里,莫名其妙和系统签下生死创作合同!她在书中的亲身经历将被同步成连载小说,坑品决定命运,楚鱼表示为了活命我每日十万更,求各位读者大大的订阅和打赏救命。身为穿成玛丽苏女主角的本书作者,楚鱼自觉玩转笔下人物不成问题,不就是被八大王爷逼婚?不就是四大门阀混战争夺皇位?尽在掌控之中。可她面前这个白切黑的禁欲王爷一点都不禁欲,是怎么肥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看着这些霸王条款,真是惊心不已。怎么会这样?她注意到,收益就是自己的命根子。断更,等于违约,如果她在古代那个现场被人杀害或者意外丧命,就等于断更了,自己的古今生命都将消失,也再不能穿越了。楚鱼平静了……

《穿书:王妃是路子最野的小锦鲤》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她看着这些霸王条款,真是惊心不已。

怎么会这样?

她注意到,收益就是自己的命根子。

断更,等于违约,如果她在古代那个现场被人杀害或者意外丧命,就等于断更了,自己的古今生命都将消失,也再不能穿越了。

楚鱼平静了一下心情,又仔细阅读了一遍。

她看到一些跟收益有关的细节。

这次的补充合同是,跟以往不同。以往也有某个小说没写好,半路扑街的时候。但只要赶快完结,再写一本就是了。

这次玩真格的,小说扑街就等于作者本人扑街了,再无生还可能。

她知道,把书里的人物写精彩,把书里的人生写得风生水起,她如今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要是活成书里的人那种精彩,尤其还是在古代那种物质条件和人文条件下,想活出风格活出水平来那的确很难。

没办法,现在的合同就是这样的。楚鱼知道,这个合同本来就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签不签,因为底下没看到‘同意本协议请打勾’的栏目字样。

她想,自己已经死了。现在魂魄穿越到自己写的书里,但是穿越是有条件的。这个合同就是穿越的条件,像法律一样,也可以算成必须执行的‘游戏规则’。她想,目前看也只能这样了,外面的逍遥王爷还在等着她换衣服呢。

楚鱼意识到她今天就必须在晚上点之前更新章节,她醒后的古代生活将是她今天必须更新的章节。

可是,她突然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

楚鱼的前生留下多少收益呢?这是非常重要的,她想起前生那个名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如今她深刻地意识到‘收益就是生命。’

她又快速地打开手机上的小说创作后台程序。

打开收益栏,她看到截至到目前的未提现总收益是币。她的脑子嗡嗡响,她想起昨天才刚刚提现了币。她不知道这币能不能让她在古代挺过一个月。因为她本月的收益要下个月才发。早知道要穿越,她昨天就不提现那币了。

但是,她依稀记得,昨天提现后自己的余额几乎只剩下三位数的余额了,怎么现在还有一千币的整数?

她查了收益的收支明细,发现这一千币是个基数,里面的支出项跟前生有所不同。虽然上面的收入项还是有订阅量、月票收入、打赏收入、点击量收入等等,而支出项里却多了买手机流量、买服装、买设备、买火车票、买汽车票、买飞机票、买船票等等。

她清楚地记得,这些分项在生前的收支明细里是绝对没有的。

楚鱼惊奇地发现,在手机流量支出栏目里,有一个动态的支出项在动,现在显示已经有币在支出项里面一闪一闪的,似乎在提醒主人,刷手机流量是要花钱的。

她大惊,原来古代人刷现代流量好贵。

她赶紧退出程序,不能再刷了,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啊!要谨记,收益就是生命。

关于这份合同,楚鱼虽然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搞清楚,比如在古代买服装、买设备、买火车票、买飞机票有什么意义?难道那古代还有秘密火车站和飞机场吗?

现在有个更重要的问题,这个手机是不是应该关机呢?她打开防水袋拿出手机时,手机是开机的,如果她关了手机,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开手机?

这让她很为难。

她想,还是先开着机,防止一会要写今天的章节时,打不开手机,今天当天就断更那可就当天完蛋了。

楚鱼转念一想还是不对,这手机是耗电的,一直不关机,不是一两天就没电了吗?在这个古代,哪里有电可以充呢?而且也没有手机充电器啊?她把那个防水袋又仔细看了遍,里面是空空的,的确没有充电器?

她回忆着刚刚看到的创作后台收益栏目那些支出项目,忽然意识到买设备那个栏目的用途了。她把手机的创作后台程序再次打开,进入到收益栏目,打开买设备栏目,竟然发现设备项目里有手机充电器。她在密密麻麻的项目菜单里翻找,竟然在一个子项目里找到了购电。  她点击购电栏目,下面有购电单价,现代版是.币每度电,古代版是.币每时辰。她退出购电栏目再次返回到购设备下拉菜单的买充电器一栏,充电器的价格是币每套。

明白了,她明白了。一切都是要用收益购买的。

楚鱼意识到,她用以维持古今联系的命脉就是收益。

现在的收益基数是币,在下个月的收益没到账之前,这一千币是绝对不能超支的。而下个月的收益能不能赚到,要看慕容清清在古代活得怎么样了,如果活得简单枯燥又憋屈,无法赢得读者的订阅量,赚不到足够支撑在古代生活一个月的收益,那无论是前生的楚鱼还是古代的慕容清清都将灰飞烟灭。

楚鱼心想,她在船舱里这一顿折腾已经用了很长时间,再不出去恐怕逍遥王爷要怀疑了。

她整理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尽量让头发看上去还不至于太乱,就走出船舱了。

船正驶向一个海上的小岛,楚鱼从周六那里听到王爷要去蓬莱岛赴约,她想,远处的小岛就应该是蓬莱岛了。

南宫南背着手站在船头。慕容清清从后面看过去,金色的落日把南宫南的背影勾勒出了一个黑色的剪影,但是这个剪影伟岸挺拔,在楚鱼的内心里油然生气一种即敬仰又暧昧之情。

她想,这也许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刚刚救了她命的缘故吧。

今天的事态出人意料,因为杀害她的人是她的妹妹。

楚鱼对于逍遥王先准许她一起上岛的安排非常感谢。

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思考该怎样面对书中这个对慕容清清施以毒手的妹妹。

楚鱼走到逍遥王南宫南的身后,福身道,

南宫南缓慢转过身来,看着楚鱼说,

小说《穿书:王妃是路子最野的小锦鲤》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