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林音赵谨言全本免费阅读

《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 小说介绍

萌宝+宠妻+发家致富
现代学霸林音,一朝穿成了儿不亲相公不爱,人人喊骂的恶毒农妇身上。
她看着一贫如洗的破山洞和洗不白的人设,再次发起学霸技能。
制精盐、面包窖、辣条、水泥…一出手,便亮瞎众人双眼。
好不容易把人设洗白了,儿亲了相公爱了,还成了全国首富,一不注意,便宜相公却悄咪咪的变成了当今皇帝。
私有财产充国库不说,还天天逼着她造娃。
林音气得一脚将他踹下龙床,怒骂:“滚蛋!没看到国库空了吗?”。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圆圆的身体了?以前有好吃的,圆圆要是第一个不给她,就会打他。赵圆圆第一次被她娘关心,直接跳下椅子,扑到赵谨言的怀里哭了起来。“呜呜,爹爹……”阿娘关心我了。林音一脸的蒙圈,好端端的……

《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她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圆圆的身体了?

以前有好吃的,圆圆要是第一个不给她,就会打他。

赵圆圆第一次被她娘关心,直接跳下椅子,扑到赵谨言的怀里哭了起来。

阿娘关心我了。

林音一脸的蒙圈,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上了。

赵圆圆哭得更凶了。

林音顿时举足无措,慌乱说道,

唱着唱着,林音直接当着他的面跳了起来。

悦耳的歌声配上这有些滑稽而笨拙的动作,在火把的照耀下,格外的温馨。

赵圆圆很快便被吸引住,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里满是好奇。

赵谨言听到清越的歌声,垂眸沉默不语。

他记得在山间初见她时,她的歌声也是如此动听,初始情爱的他对她一见倾心……

可惜,一片真心还是错付了。

吃完中午饭后,林音见他拿起锄头和一把砍柴刀,急忙起身,

这个时候是春季,山上应该有吃的。

赵谨言审视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便出山洞,林音急忙跟了了上去,见他站在洞口一动不动,好奇的看过去。

只见一个道士,手握桃木剑,一边摇着铃铛,一边嘴里面碎碎念。

而远处躲在树后、草丛里的村民,在那腰间麻绳的束缚下,此刻特像一帮土匪。

林音顿时气得腮帮子鼓鼓,睁得圆溜溜的一双美眸有些赤红,在心里气愤道:他们这是把她当鬼驱赶呢!

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着急的对着赵谨言招招手。

赵瑾言只是平淡的看了赵翠翠一眼,转而一瞬不瞬的盯着林音。

林音一直关注着前方,没有察觉到赵瑾言的异样。

她双眼微眯,注视着远处十七八岁的小女孩,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村长的孙女赵翠翠,而且还是村花。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是唯一愿意和她说话的人,所以原主一直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

但是她从各种婊里婊气的行为来看,她喜欢赵谨言。

为了赵谨言,还把自己熬成了人人口中的老姑娘。

也只有原主傻,才真的以为她把她当朋友。

其实说来说去,这一切的起源,归根结底就是大家太过封建迷信。

就是因为出生那年,发生了猪瘟,说话那年发生了地震,从此被就被视为不详,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乞怜的活着。

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娶她了,她也满心欢喜的想要和赵谨言好好过日子的。

若不是赵翠翠在村民背后诋毁原主,使得原本就缺爱而又敏感多疑的她,越发精分。

后来越演越烈,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变成了反社会主义者。

看到别人不开心,她就越高兴。

突然间觉得原主挺可怜的。

错的不是她,而是她生错了年代。

林音压住内心深处的不适,一抬眸便见道士抓起一把白白的糯米,像是看到了炸鸡一样,激动的眼中泛起了泪花。

她发誓,她第一次这么珍惜粮食。

眼见他撒过来,她疾步冲过去,喊道:

话音一落,道士手里面的糯米已经朝着她撒了下来。

一个桃木剑一挥,一张灵符便贴在林音的额头上。

林音看着那白花花的糯米,心里哗啦啦的在滴血啊。

这可是香喷喷的米啊,煮饭不香嘛,为什么要撒掉!

道士又抓起一把糯米朝着林音的头顶上撒去。

哗——

林音彻底怒了,一把夺过道士碗里面的糯米,怒呵,

她又一把撕掉额头上的符纸,

又夺过他手里面的桃木剑,丢在地上,直接一脚踩断,指着道士破口大骂,

林音一个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忍不住小声吐糟道:

道士来之前,就听说了林音凶狠的模样,今日一见可算是见着了,怕自己被她打残,惨叫了一声之后,拔腿就跑。

村民早就被林音的言行举止吓得目瞪口呆,听到道士的叫声这才回神。

见道士比兔子跑的还快,以为碰到了恶鬼,个个面色发白拔腿就跑。

林音急忙大声喊道,

村民快速刹住脚步,哆哆嗦嗦的说道,

林音继而书说道,

他们一听这话,纷纷看向烈日下的林音完好无损的立在原地,并没有魂飞湮灭的迹象,一个个露出绝望的神情。

他们宁可她死了,凑钱请道法高深的道士来灭鬼,也不要在她的摧残活着!

一旁的赵翠翠看着事态没有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心里早就乱成了一麻。

按道理,她请道士来灭鬼,林音这个小贱人应该被刺激的发疯,然后开始打骂诅咒他们才是。

到时候,她就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把她烧死,以绝后患。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她急得眼珠子直打圈儿,不到一会儿手心里面便冒着浓密的细汗。

突想到什么,她灵机一动,噗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

林音听着这沉闷的响声,顿时觉得细纲疼,古代人果真是皮糙肉厚,这么硌人的地说跪就跪。

随后双眼微眯觑着赵翠翠。

她倒要看看,她是怎么个巧舌如簧。

小说《穿成山野汉的恶毒娘子后我洗白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