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最强炮灰:快穿女主人美路子野》鬼鬼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最强炮灰:快穿女主人美路子野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鬼鬼月

简介:【女强+种田+玄幻+同人+工具人男主】  生长在红旗下,奋斗在末日中。  一朝身死,成为轮回菜鸟。  从年代文开始,无限轮回。轮回系统:任务期间,系统沉睡,不提供咨询业务!  苏苏冷漠脸:要你何用?  轮回系统:完成任务,仙家宝贝应有尽有!  苏苏微笑脸:真香!ps:男主工具人,女主走肾不走心,洁处党勿入。

角色:苏苏,冷冰雪

最强炮灰:快穿女主人美路子野

《最强炮灰:快穿女主人美路子野》第1章 七零换亲免费阅读

苏苏是被冻醒的,浑身僵硬,意识都不是很清晰,眼皮子也睁不开,感觉离死就差一口气。

自从末日后,变异兽横行无忌,变异植物快速蔓延,丧尸急速进阶,三个月酷暑,平均气温五十度,九个月寒冬,平均气温零下六十度,春秋季节加起来不足七天,生存环境格外恶劣。

末日初期,苏苏的确挨过饿,受过冻,精神系异能觉醒后,苏苏的小日子正经过的不错,挨饿受冻的情况再没出现过。

那如今是什么状况?

思维活跃了一些,苏苏才想起来自己死了。

云阳基地附近的十阶丧尸王跟十阶变异兽王联合起来带着大批小弟来围城,云阳基地沦陷,所有异能者变异者都战死了。

苏苏也死了,前脚被丧尸王撕成两半,后脚灵魂离体,最后被一道七彩光晕带走。

可惜了,苏苏精神系异能满十阶后,又人为借助变异植物的晶核开发了木系异能,只要木系异能也能达到十阶,不是秒杀的情况,想死都难。

七彩光晕自称‘轮回系统’,特别高傲,拒绝交流。

轮回系统把苏苏带进一处银灰色雾体空间后,只在苏苏的灵魂前显示了一块儿淡蓝色的虚拟面板,上面只给了苏苏一道强制性选择:

【检测,苏苏符合合伙人标准,是否与系统合作?是/否】

别看后缀‘是/否’,轮回系压根没给苏苏选择的机会,就自动开启了轮回任务,撕裂位面壁垒,形成漩涡式通道,七彩光晕又裹挟着苏苏的灵魂钻了进去。

当时,苏苏的感觉就跟进了搅拌机一样,灵魂都快被搅碎了。

再恢复意识就是如今这种浑身冻僵动不了的情况。

苏苏能感觉得到,自己得到了一副新身体,且跟自己的灵魂格外的契合,否则精神系异能不可能再次觉醒,一觉醒就是三阶巅峰状态。

精神系异能还在就好办了,检查了一遍身体状况后,苏苏倒吸一口凉气。

她新得到的身体如今皮包骨,看不出来个人样儿,长期饥饿受累休息不好,五脏六腑已经油尽灯枯,离死真就差一口气。

这状态,让好不容易又活了的苏苏吓坏了,下意识调动木系异能修复身体。

等到木系异能开始游走在经脉内,苏苏才反应过来,刚才她只发现精神系异能再次觉醒,没发现木系异能的存在,可如今却能使用木系异能……

一边儿调动木系异能修复身体,一边儿用精神系异能探查异能来源,苏苏这才发现,她的两颗异能核全都没了,且不知道什么原因,跟灵魂混合在了一起。

因为两种异能能量都来自于灵魂。

这种变异,苏苏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如今的木系异能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从一阶初期达到了一阶巅峰状态。

这个等级的木系异能,无法救治别人,自救很牛逼。

木系异能顺着经脉走了两圈,苏苏这种冻僵的状态就解除了,又走了五圈,五脏六腑的衰竭之相没了,生机勃勃起来。

也就一刻钟的时间,苏苏就从濒死状态解脱出来,麻溜爬出稻草堆,摸索当下的情况。

首先检查的就是系统是不是真的。

“系统?”

苏苏小声叫了一句,没得到回应,又在心底默念了‘系统’两个字,还是没得到回应。

“难道是做梦?”苏苏抽了抽嘴角,小声嘀咕,语闭,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轰的冲进了苏苏的意识海里。

苏春花,烈士遗孤,母亲改嫁不要她,跟着没给儿子们分家的祖父母生活,亲爹死后的抚恤补助金全被祖父母捏在手里,打小就干得多,吃得少,睡柴房,就这待遇,一大家子还嫌弃苏春花是吃白食的,等苏春花刚满十八岁,就拿苏春花换亲。换亲后,苏春花不到一个月就被酒鬼丈夫给活活打死了。

苏苏如今就是借助苏春花的身体复活。

这份记忆很客观,不夹杂丝毫个人情绪,梳理完苏春花十八年的人生记忆后,虚拟面板再次出现,照旧不能交流,只显示文字,霸道的一逼。

【轮回位面】df98632号‘七零年代’

【交易人】厉鬼*苏春花

【轮回任务】???

【支线任务】

(1)查出换亲的主谋。奖励轮回积分:50。

(2)???

(3)???

(4)???

(5)???

ps:

(1)任务以及系统各项功能请合伙人自行摸索。

(2)请合伙人苏苏谨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苏苏:……

感觉ps第二条在内涵她。

她虽然杀人,那也是杀该杀之人,从不乱杀无辜好不?

被质疑人品,不开心!!!

狗比系统,即质疑她的人品,又给了一堆问号。

任务期间,任由她自生自灭,打着合伙人的幌子,干着周扒皮的买卖。

可沦为打工人的苏苏还能咋?

想活着,就只能妥协。

拍了拍脸颊,苏苏不再把心思放在系统是否人道方面,务实一点儿,现状不可改,那就努力在现有的条件下活的滋润一些。

任何时候,不为难自己,才是苏苏的生存理念。

顶着苏春花的壳子活着,首要任务是完成虚拟面板上的任务,想尽办法把‘问号’变成有内容的文字,激活其他任务才是正事儿。

苏苏再次梳理交易人苏春花的记忆。

交易人苏春花如今住在苏家老宅后院猪圈旁低矮的柴房里,睡的是草窝,好在苏家的建筑是苏春花他爹活着的时候,拿工资修建的一水的砖瓦房,哪怕是这间柴房,也修建的格外结实,十七年来也没有破败到漏风的程度,否则就东北这地方,冬天只能在土坑里烧柴火取暖的苏春花,怕是早就冻死了。

如今是1970年3月8日,东北这边儿格外的冷,冰雪还未融化,各个生产大队已经开始春耕了。各大队能犁地的牛马不多,需要人工开垦田地,各家各户都是天不亮就下地。

这就需要原身半夜三更起来做饭。

苏苏推开柴房的木门,看着高挂在夜空上的月牙跟星星,冷的直打哆嗦。

看天色,也就凌晨两点左右,可那柴房冻死个人,苏春花没办法,只能忍着,苏苏可不想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