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为医\/豪婿为医》聂瑞阳,林静雅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豪婿为医\/豪婿为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少爷

简介:为治疗养父的病,报答妻子的救命之恩,他摈弃自己显赫的豪门阔少身份,甘愿入赘林家,备受周围人的羞辱,成为一个人人都瞧不起的废物女婿
一次为凑齐给养父治病的医疗费,他和小舅子起了争执,被人狠揍一顿后,打破了用来卖钱救命的传家宝玉佩
正当男主陷入绝望时候,碎玉传来一道红光
然后,他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拥有豪门身份的他,从此走上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

角色:聂瑞阳,林静雅

豪婿为医\/豪婿为医

《豪婿为医\/豪婿为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废物女婿

通江第一医院门口,一辆黑色迈巴赫吸引着过往人群的注意。
谁都不知道,黑色的车窗里,此时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争吵。

“瑞阳,你是我的亲儿子,你理应跟我回去继承家业啊!”

“我侯家是全国性的顶级豪门,林家算什么东西?也配让你做他们的上门女婿?”

“只要你回去,你就是天海集团的掌门人,到时林家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聂瑞阳看着身边情绪激动的老者,冷峻的眼神中飘过一抹不屑。

“你别搞错了,我不是你儿子,我姓聂你姓侯。
你的私生子早在25年前被你遗弃时就已死了!”

“我情愿做个窝窝囊囊的上门女婿,也不会去做你所说的豪门阔少。

“行了,我得去照顾我爸,请你以后不要再干扰我的生活,我就算穷死饿死也不要你侯家一毛钱!”

说完,聂瑞阳摔门而出,潇洒地向医院大厅里走去!

眼看过往路人羡慕、诧异、谄媚的神情,聂瑞阳知道一旦他接受这一切,他将很快成为吸引全国人眼球的豪门阔少,各路媒体争相吃瓜的对象!

不过现在,他只是通江市二流家族林家的上门女婿,一个连拿2000块钱医药费都遭人冷眼的废物。

“什么?闹了半天才拿两千块回来?你爸得尽快进ICU,最起码要准备五万。
这是病危通知书,你快签字吧!”医生说这话时,一脸不耐烦。

“病危?”

聂瑞阳心头一寒:怎么会这样?

三年前,爸爸得了一场怪病后,便常年卧床不起。
若非老婆林静雅出手相助,爸爸也不会支撑到现在,而他更不可能去林家做受人白眼的上门女婿。

三年煎熬了80万,到头来只熬到这一纸病危通知书!

“医生,你能不能先将我爸送进ICU,我这就去筹钱,我马上去!”

他和爸爸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爸爸为他付出了所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病死!

“那不行,医院没这规矩。

“医生我求求你……”

“求我不如求自己,你说你个大小伙干什么不好,非做个受人白眼的上门女婿?赶紧筹钱吧,我就是同情要饭的也不会同情你这样的废物啊!”

一旁巡房的几个年轻护士上下打量着聂瑞阳,嘲讽的目光如尖刀一样,刀刀戳心。

“这年头吃软饭的见得多了,没见过他这样的,真是个窝囊废!”

“没听他岳家人说么?他就是个没根的野种,能不窝囊么!”

“听说他妈也不干不净的?”

听着一旁的议论,聂瑞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想怎么赶紧找到一笔钱给爸看病。

林家是不成了,连一向肯给他钱的老婆,今天也就给了他两千块。
那么那五万块钱……

情急之间,聂瑞阳脑子里灵光一闪:是了,爸不是给过他一块盘蛇形的玉佩么,说是聂家的传家宝,应该值钱!

虽然爸说过不能卖,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赶回林家时,丈母娘方楠正坐在沙发上修指甲。
看到进门的是聂瑞阳时,她鼻子轻哼一声。

“下流的种子!整天不归家,工作也不找一个,借口你爸生病找我家静雅骗钱!你那不要脸的妈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废物?”

不得不说,方楠的骂人本事就是厉害,每次都能骂得聂瑞阳窒息。

聂瑞阳微微闭眼,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怒意:她是静雅的妈,我又花了静雅八十万的钱,所以我不能和她顶嘴!

急匆匆地钻入一楼他自己的“卧室”,楼道下的一个狭小空间里,聂瑞阳翻箱倒柜着。
然而……没有!

“妈,看见我的那块玉佩没?”聂瑞阳急匆匆地走出来问着。

“那个破玩意啊?叔飞刚拿去古玩铺了。
”方楠一脸不在乎。
叔飞就是林叔飞,她的儿子。

一听这个消息,聂瑞阳悲愤万分:“那是我家传的东西,你们怎么能卖呢!”

方楠听了,顿时停下手中动作:“你什么东西这样和我说话?你不过就我林家的废物女婿罢了,猪狗都不如,你也配说你的东……喂,我还没说完呢,你要去哪?”

在方楠还没反应过来时,聂瑞阳早已夺门而出。
老天见怜,他总算在快到古玩铺的街道上,追上了正和一群狐朋狗友走在一起小舅子林叔飞。

眼看他此时正掂在手中的玉,聂瑞伸手便抢:“还我!”

林叔飞将手一缩,看到是聂瑞阳时,他顿时咧开嘴笑了。

“哟,我当谁抢我东西呢,这不是我林家的废物女婿么!”林叔飞一边向众人招手,“来,隆重介绍下,这就是我家养的那条狗。

一听此话,众人一下就笑开了。

“不是吧?他就是你姐选的窝囊废?”

一个家伙伸手在聂瑞阳的脸上摸了一把:“是不是没种啊!”

一个叼着香烟的家伙带着两个家伙上前,上来便扯聂瑞阳的裤子。

“啪!”

挣扎之间,聂瑞阳一拳打在为首那个家伙的脸上。
这一拳打得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的惊怒。

“废物也敢动手?”

对方怒了!

脑袋一扬,一群人分两边抓住了聂瑞阳的胳膊,那个挨揍的家伙抬脚便冲聂瑞阳的脸上踹去。

“噗!”

只一下便踹得聂瑞阳皮开肉绽,脸都歪了。

“我叫你嚣张!”

一个胖子一记老拳打来,聂瑞阳喉咙一甜,一口血吐到一旁看戏的林叔飞身上。

林叔飞一见身上的血,顿时大怒:“你个废物敢弄脏我衣服?咳,吐……”

一口浓痰吐到聂瑞阳脸上,让此时毫无还手之力的聂瑞阳疼痛之余,更是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羞辱!

突然看到玉佩就在眼前,聂瑞阳忍着羞辱挣扎着。

“还我玉佩!”

现在,那块玉佩就是爸爸的命,纵然再如何被羞辱,他也要把它拿回来!

看着身上的血污,林叔飞依旧不解恨,随即扬起玉佩:“你要玉佩?好,我还你!”

话音刚落,林叔飞手中的玉佩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聂瑞阳的脑门上。

“啪!”

玉佩被砸个稀碎!

看着一地的碎渣,头破血流的聂瑞阳也心碎了。

“玉佩,玉佩!”

“去和你的玉佩好好告别吧!”架着他的人将他推开,聂瑞阳顿时面朝地结结实实地跌在那些碎玉渣上。

“一个破玉也值得这样,真是废物!”对于倒在血泊中的聂瑞阳,林叔飞看都懒得看一眼,一脚将他踢开后,大踏步离开。

仿佛在他们眼里,聂瑞阳不过就是一条狗,死在马路上他们也毫不在意!

呼……

脸和碎玉相碰,聂瑞阳只觉眼前红光一闪!当他再次睁眼时,眼前的景象却让他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地方?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