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夫有术:狼王,狠绝色》姬咏月,姬咏月猛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驭夫有术:狼王,狠绝色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姬咏月

简介:千年幻化而成的妖君狼王,身世迷离的美丽女子,两者的命运线交织绘画成了属于他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世界
当女子身份真正揭晓的时候,或许也就只有他会依旧选择站在她的身旁不离不弃PS:新书开坑 未来题材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尝试哦《破碎时代之白瞳撒旦》书名有点儿俗气 不过内容清新就行(^o^)\/~…

角色:姬咏月,姬咏月猛

驭夫有术:狼王,狠绝色

《驭夫有术:狼王,狠绝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遗失多年的梦

  “月儿,对不起。父亲,父亲并不是真的要抛弃你们母女!”尽管透着无限的哀伤,可依旧难以掩盖此刻男子那俊美无双并且带着神圣而温和的光芒。

  “月儿,父亲对不起你的母亲,也对不起你。请,请一定不要记恨父亲!父亲,永远都是爱你的!”

  男子的声音逐渐缥缈远去,直到仿佛沉入了被一层浓厚的雾霭所遮掩的黑暗狭间之中。

  ……

  ……

  “啊!”姬咏月猛的睁开眼睛。

  又来了,又是这个梦。在她的印象之中,好像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吧!父亲?那道温和而充满暖意和宠爱的声音是这么称呼他自己的。

  她从来都不知道父亲是谁,而她的记忆之中也只记得母亲唤她月儿。姬咏月,这是父亲替她取的名字,母亲是这么告诉她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到后来连母亲也离她而去了呢?

  “月儿,醒了吗?”一道苍老却带着精神劲儿的老者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打散了姬咏月脑子里的那拧成一团的记忆。

  “啊,醒了,爷爷我这就来。”

  她生活的这片土地表面祥和,实则却是危机四伏。因为地处偏远山脉之中,周围的妖怪也总是祸乱人间。而修行的道僧也好,驱魔师也好,一般都不会刻意到这种贫困潦倒的一隅之地来。因此,就算是家中牲畜也好,人也罢,如果被妖怪抓走或残害也只能只叹命运悲苦。不过,在这儿安家的人们依旧坚强的存活了下来并且延续了几千年。听爷爷说,是因为就在千年之前,在她所处的这座雪岑山的山顶之处住进了一位妖力极强、修为极高的妖君。而且,这位妖君脾性虽然不好但却绝不会随意肆害无辜,也正因为这位妖君的到来,住在雪岑山山腰的人们才逐渐免去了妖怪的骚扰与迫害。

  毕竟,妖的地域性是非常强的,它们不会允许其他外来的妖怪在它们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而为了不断获得妖君的庇佑,住在这里的人们都会每年在通往山顶处的一座妖君庙里供奉祭品。或鸡或鸭、或牛或羊,总之,因为有了这位神秘的妖君的保护,人们开始淡然的生活,平平安安、世世代代都不再忧愁。而且,也许是因为这位妖君的妖力的影响,这片土地开始渐渐肥沃起来,人们虽然不说过上多富裕的生活,但是却能凭借自身的双手安然生活了。

  姬咏月摇摇头,掀开被子下了床。换上一身素纱裙,简单打理了一下自己便出门了。尽管如此,她在村里依旧是样貌绝对第一的女孩,这引得许多邻家的青年男子对她的青睐。她自己也曾想过,或许把自己嫁出去了,爷爷的压力会小许多吧?

  “月儿,来,吃早饭吧!”老者是姬咏月的爷爷,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客气的称他一声老高。大家都心知肚明,姬咏月也并非老高的亲生孙女或是外孙女,而是老高在山涧捕鱼的时候无意中寻回的一个孤女。

  月儿看着爷爷慈祥却苍老的脸,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歉意。梦里,那个抛弃了她跟母亲的男人,此刻却已经再也无法与爷爷的一声关怀相提并论了。

  她曾经想过要离开,想去寻她的父母,质问他们为何要狠心抛弃她。对于爷爷,一开始自己也是任性无比的。到现在,她已经十六了,早已过了女孩子及笄的年龄了。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意妄为的小女孩了,她能够替爷爷分担家务了。而因着她外貌的原因,上门说亲的人家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姬咏月自己都明白,全村上下,只怕就没有哪一家没有来她家说过亲吧?

  可终究,她还是没能嫁出去。因为每当她想起爷爷那枯瘦坚韧的背影的时候,她就舍不得离开。尽管是嫁在同一个村里,可女人一旦出嫁哪里能够时常往娘家跑呢?

  看着桌上那简单的白面馒头和稀粥,再配上一小碟的泡菜,尽管如此,对于老高家来说也算是很丰盛了。

  “爷爷,你大清早就起来磨面蒸馒头啊?天已经冷了,你本来天一凉就手脚酸疼,以后不要再这么早起了。”姬咏月觉得她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她努力的想要学习家务,可不知为何,在做饭这一块儿上她是真的头疼啊!因此,家里的一顿三餐都是爷爷主手的。

  “唉,爷爷早都习惯了,不碍事儿的。你去年替爷爷缝的那个兔毛护膝很暖和,爷爷今年都没怎么犯过病了呢!”说着,老高慈祥的笑了笑。他对于姬咏月绝对可以说是宠爱至极,许多人反而嘲笑他说他是膝下无子女所以才把一个野丫头当宝,老高不气反笑。能够拾回这么一个宝贝丫头,也是他上辈子的福气啊!

  听到这里,姬咏月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心酸,或许,今年她该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一只狐狸皮毛或是貂皮,然后给爷爷做上一件小棉袄一定会更暖和。

  爷孙俩简单吃过早点之后,姬咏月想着自己早上的想法便打算去村街头转转了。如今天冷了,以往差不多这个时候都已经下雪了,今年的雪却迟迟没有落下。狐狸也好,貂鼠也好,现在都不是特别好猎了,就算能找到皮毛只怕也是每个几两银子拿不下来的。姬咏月想想家里的经济情况,心里又是忍不住一声哀叹。光靠爷爷捕鱼卖的钱和她平时的一些绣工品的钱,实在是很难承受啊!

  饶是这样,姬咏月还是打算去转转试试运气。

  走着走着,姬咏月似乎就感觉到了眼前划过一片雪白。她抬头一看,原来是下雪了。她轻声一笑,先前还想着今年的雪来得晚,结果没想到说来就来了。而且,看着势头似乎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她出门没有带斗笠什么的,要是披着一身雪,等回到家只怕身上都要湿透了,要知道,越是贫穷的家庭就越是生不起病啊!

  想了想,姬咏月便打算回家去了。只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仿佛看到了村头那座妖君庙上好像一闪而过了一束白光。她重新站定又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心想,许是她把飘落的雪花看差了吧!

  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就在她转身离去的时候,妖君庙的屋顶上似隐若现的出现了一抹身影,被雪花掩盖反而变得更加的神秘了。但那一双晶亮而锐利的眼睛,却是难以让人忽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驭夫有术:狼王,狠绝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