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惊悚游戏玩成恋爱攻略!温蝶岁时墨最新更新最新章节列表

《我把惊悚游戏玩成恋爱攻略!》 小说介绍

【无限流+强强+微恐+双洁+甜爽】
一张陌生又熟悉的旧照片,致使温蝶卷入血腥诡秘的惊悚游戏中。
她只好艰难求生。
npc:???
玩家们:???
你要点脸吧!!!
福禄村野蛮荒谬,光明中学诡异莫测,寿衣店险象频生……
求生之路漫漫,而某大佬追妻之路同样漫漫。陪聊陪睡陪打怪,求的不过一个名分。
岁时墨哭唧唧,“阿蝶,你就允我吧。”
温蝶暗道,求生之路有帅哥相伴,好像……也不是不可以?。书中主要讲述了:天不早了,青瓦房里一根蜡烛都没点。没蜡烛就没光,让人害怕隐隐绰绰的黑暗。两拨人迅速分开,进入各自的房间里休息。“吱——”客房的门和地面碰撞,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温蝶一个不留神,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

《我把惊悚游戏玩成恋爱攻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天不早了,青瓦房里一根蜡烛都没点。没蜡烛就没光,让人害怕隐隐绰绰的黑暗。

两拨人迅速分开,进入各自的房间里休息。

客房的门和地面碰撞,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温蝶一个不留神,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了个正着。

随即便有一方手帕递到眼前。

她朝岁时墨道,接过手帕捂在鼻端。这手帕沾了主人的气味,萦绕着清爽的淡淡草香。

温蝶心里肯定,这人面凉心软。

屋子很久没住人了,但里面有最近打扫过的痕迹。打扫的并不很干净,马马虎虎能凑合着住。

一扇狭窄的窗户开在墙上,透进来的光线渐渐演变成月光。

共有两张简陋的木床,温蝶原以为会两男两女各一张。哪知两个老手没这个意思,挑了张大的并排躺上去。

这就……

温蝶倒不觉得尴尬,她怕的是好心的帅哥觉得不自在。

丽姐提点了一句,接着就面对面的和刘刘低声交谈起来。

看得出来,两个老手很平静。

温蝶率先开口,这床上一共就一床被褥。夏夜虽不至于把人冻病,硬邦邦的睡在地上还是不好受的。

岁时墨仍旧平静,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平静下隐藏着什么。

他控制不住的,耳尖发红。

所幸天色已黑,大东并没有那么好心给他们准备蜡烛,什么都看不太清。

两人很拘谨的想分开点距离,奈何床的大小有限。脸相对时,连对方的鼻息都能感受到。

为了避免他尴尬,温蝶背过身去,正对着有窗户的那面墙,假装自己已经睡熟了。

她不知道,岁时墨没她想的那么腼腆。他始终没背过身,而是一直盯着她的后背。

那眼神暗藏着说不清的东西,视线一刻也未偏移,好似少看一眼就是多大损失一样。

他已经少看了整整一年。

丽姐和刘刘说话的音量正常,没避着人的意思。温蝶努力竖着耳朵,把他们对话的内容听了个七七八八。

他们言谈中对李观很是瞧不起,说他心眼儿多。每次都抢指导新人的活,比他们俩多出许多风头。

这游戏是要死人的,他们还讲究什么风头?

温蝶顿觉离谱。

不过转念一想,这风头未必没用。这游戏既然是为了完成神发布的任务,那出风头出的多,说不定会有什么奖赏。

听着他们的交谈,温蝶的思维忍不住渐渐发散。

福禄村……

家家户户确实享福,生活水平远超大多数村庄。

就是不知……

靠什么发的家呢?

如果把这当做她经常打的手游,在福禄村生活五天,又该怎么通关呢?

一道摩挲的沙沙声,猛地将她从繁多的思绪中拽出来。

此时屋外种的树枝条随风而动,滑过劣质的印花玻璃,似乎声音就由此而来。

像是有人用长指甲,轻轻挠了一下玻璃。

丽姐和刘刘瞬间闭上了嘴巴。

温蝶离窗户最近,下意识抬头看见纤细的树枝张牙舞爪,不停地蹭过印花玻璃。

似乎微风连绵。

除了被风吹动的树影外,窗边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这样的正常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连岁时墨的呼吸都平复了下来,应当是睡着了。

而直到温蝶感到了困意,撑不住睡着之前,她才听见。

——有人拍了拍窗玻璃。

她明明紧闭着眼,心却忍不住跟着一颤。

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三观被重塑的那种激动。

莫名的直觉使温蝶肯定,正在拍窗玻璃的,就是所谓副本里最大的危险。

鬼。

她此前二十多年人生从没见过的物种。

它想干什么?

心底仅有的微末恐惧还没升起,黑暗里突然横过来一条手臂,轻轻的搭在她的腰线上。

是岁时墨从背后环住她。

很克制,肌肤相处的范围只有一点点,倒没让温蝶感受到冒犯。

这人似乎离她近了点,不知是害怕她被吓得出声,还是单纯睡相不大老实。

但有人陪着,温蝶确实多了几丝安全感。

说来也奇怪,明明拍玻璃的声音一刻也没停止,温蝶却不合时宜的觉得困倦。

她仅有的清醒消弭,很快沉沉的陷入到睡眠之中。

而在她彻底入睡后,劣质的印花窗玻璃,出现了一些新的状况。

一张惨白的脸突然紧贴在玻璃上。似乎是拼命的想钻进来,又或者只是单纯的观察床上的四个人。

而这些,已与温蝶无关了。

*……

清晨,温蝶是被丽姐的惊呼声吵醒的。她生物钟准时觉又浅,很快就把困倦感甩出脑海里。

这才发现同床的岁时墨不知去了哪儿。

她按照丽姐的指引朝窗户看去。

劣质玻璃从外侧印满了血色的手印,大大小小粘稠的堆积到一起,让人能感觉到外面的东西想进来的迫切。

它绝对不是人。

温蝶在心里比对了掌印的大小,很像是女人。

不,女鬼。

丽姐和刘刘还在吐沫横飞的讨论,温蝶看着另一半凉透的床铺,轻声对他们说道。

丽姐头发乱糟糟的,浑不在意的用手抓了几把。

温蝶的指节蓦地收紧。

她再次清晰的意识到一点,人命,在这里并不值多少钱。

即便她再怎么爱玩极限运动,也做不到把人命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换个人消失也就算了,可不见的是昨天救过她的岁时墨。现在是白天,无论是死是活,她总该去找一找的。

伴随着让人牙酸的摩擦声,温蝶独自出来并合上房间的门。

她无意间瞥见,里屋的木门呈暗红色,像是干涸了很久的血迹。门把手上落了点灰,瞧着很久没人出来了。

这里面住着大东的爹。

向前没走几步路过堂屋,昨晚临睡前锁死的房门露出了一条门缝。

小说《我把惊悚游戏玩成恋爱攻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