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封三尺余火白灵最新更新

《刀封三尺》 小说介绍

“刀封故土,不死他乡”
……
封刀人,杀妖,禁魔,一斩万物变。
神道术,结界,通幽,隐于天地间。
赶尸匠,阴阳家,刽子手,赊刀人,山神阴婆,蛊农毒师,寻妖侠墨,盗匪狂儒……
皇城之边,无奇不有,在此阴满为患,妖魔横行的世道,众多禁忌职业,各显神通,替天行道!。书中主要讲述了:未时,还没推开木门的余火瞬间便感到一股冷风袭来。“铃铃,铃铃……”摄魂铃的响动从远处而来,越靠越近。余火推开门,却见远处有两道身穿绫缎,肩披黑袋的女子身影,缓缓而来。两女面部涂抹胭脂,唇间一点嫣红,脑……

《刀封三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未时,还没推开木门的余火瞬间便感到一股冷风袭来。

摄魂铃的响动从远处而来,越靠越近。

余火推开门,却见远处有两道身穿绫缎,肩披黑袋的女子身影,缓缓而来。

两女面部涂抹胭脂,唇间一点嫣红,脑门贴着黄纸符,手持巨大的遮阳伞,一跳一跳的向余火这边靠近着。

两具女尸之后,是位一身素衣,背着铜锣,头顶斗笠的精壮男子,他摇着摄魂铃,嘴里嘀咕着通幽古言,明显是一位有些道行的赶尸匠。

只是这赶尸匠在大白天赶尸,就有些怪异了。

精壮汉子名叫孙福禄,年纪比余火要小两岁,是十万大山中唯一的赶尸匠,常年游走于神庭四周,已经做了十年的死人买卖。

毕竟十万大山有别于其它地方,周围乡镇的普通乡民根本不敢踏足,若家中有人冤死,怕犯忌讳,便会请赶尸匠前去收尸,将尸体带回十万大山的怨者墓园,并加以施法超度,最终埋入墓土。

十万大山中可没什么年轻人,所以性格本就豪放洒脱的孙福禄,每次归山,都会来余火家中讨上一口净水。

原本的余火对死人鬼魂一说不甚在意,毕竟那种脏东西可不敢轻易去招惹一位戾气极深的封刀人。

但听孙福禄讲了太多民间的离奇故事,余火便也相信了他们这类人口中的忌讳一说。

所以每次孙福禄过来,余火都不会让他赶的尸体离的太近。

急匆匆的跨进屋子里,不拘小节的孙福禄提起桌上的水壶,仰着脑袋,便狠狠灌了一口。

余火不甚在意,撇了眼站在远处,手持遮灵伞的两具女尸,好奇的问:

孙福禄抹了抹嘴上的水渍,说道:

种其因者,须食其果,这样的故事余火听的多了,便也不再纠结其中对错。

孙福禄又灌了一口水,注意到放在床榻上的包裹,随即才将目光看向余火。

一双眼睛瞪的溜圆,怔怔的看着余火腰间的皆魂刀,问道:

透过窗户看了眼太阳,余火轻轻的点了点头。

孙福禄声音明显有些兴奋。

孙福禄刚认识余火那阵,从外面带回来过一壶酒,两人在此屋望月,喝的是不亦乐乎。

然而很少饮酒的余火两杯下肚,便有七分醉意,更扬言要离了十万大山后就去杀了那大夏的皇帝。

这事,孙福禄一直都记在心中。

余火尴尬的笑了两声,没有接话。

说罢,孙福禄眼神泛光,搓了搓手,视线看向余火腰间那把皆魂刀。

余火也不吝啬,拿起皆魂,递给了孙福禄。

拿着皆魂刀,只感觉有阵阵寒意从刀柄散发,在往自己的心里钻,纵使是从十四岁便开始做死人生意的孙福禄,都觉得背脊发凉。

孙福禄一只粗犷的手掌,刚刚抚摸在刀身的白绫上,那白绫便立即有了动作。

一个重甩,孙福禄被白绫直接甩了一个耳光。

杀伤力很弱,但侮辱性极强!

一听是妖,孙福禄紧忙将皆魂刀丢给余火,整个人向后退一大步,立刻绷紧神经。

妖魔的可怕程度,可远不是鬼怪能够相提并论的,孙福禄虽精通驱鬼辟邪之道,可哪怕是遇见一只百年小妖,他也毫无还手之力。

三江两地之大,禁忌职业众多,其中唯有封刀人与神道术士称得上是大道。

为何?

因为在两地之内,唯有这两种职业,可制衡妖魔!

对于白灵的碎碎念,余火这辈子恐怕都习惯不了。

提起包裹,悬好佩刀,余火推门而出,径直向东方而去。

用山中生长的扶灵草熬药,可治愈筋骨之伤,这是烟老头教给余火的办法,他坚持喝了六年,腿伤便已经痊愈。

余火不但一瘸一拐走习惯了,那扶灵草的苦药味他也喝习惯了,一直以来便还坚持每日都喝一碗汤药。

孙福禄送余火没走太远,在两座山峦夹缝之间,与其挥手告别。

太阳西行,缓缓而落。

一侧山腰间,体态健硕的徐伯伯正带着他的十六只白狼驻足脚步,望向余火。

羽神前辈的一支箭矢从一侧划过,射入山端林间,惊起鸟兽齐鸣。

那身穿雪丝华服,脸遮狐仙面具的狐神娘娘,正站于一侧山林间,体态优美。

能让她大白天现身相送,余火这位小小的守墓人,也算是有极大的排场。

向狐神娘娘轻轻一礼,余火继续向东方而行。

一阵秀风拂过,山林间的落叶开始向余火前方凝聚,一个眨眼的功夫,落叶便被平铺地面,形成一条道路。

那因风不断转变形状的一群落叶正随着余火的步伐,缓缓前进。

余火惊喜,原来烟老头所说的守护神,在这片十万大山中竟真的存在。

十年如一日,纵使余火兢兢业业守护十年大山墓地,但此刻大山守护神竟如此隆重相送,依然与有荣焉。

宁老头总挂在嘴边的那首诗词,余火如今想起,倒别有一番韵味。

我欲乘风归山河,

封刀煮酒叹亡魄。

霞满落,念蹉跎。

遥想少年杀妖禁魔,

一切仿如昨。

……

骄阳西行西落,孤影渐行渐远。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纵使世道再变,归去时,少年仍少年。

小说《刀封三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