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历纪宁长生全文免费阅读

《九五历纪》 小说介绍

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极于九,九五之数,阳气盛至於天;故云‘飞龙在天‘。犹若圣人有龙德、飞腾而居天位。。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片漆黑中,一人拼命奔走,跌跌撞撞仿佛被什么追赶一般;周遭一片迷朦,如雾如霭,什么也看不清。“快跑,快跑!呼…呼……”奔跑着的人呼吸愈发粗重,不时的回头,看向身后的雾霭,雾气翻滚,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头……

《九五历纪》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片漆黑中,一人拼命奔走,跌跌撞撞仿佛被什么追赶一般;周遭一片迷朦,如雾如霭,什么也看不清。

奔跑着的人呼吸愈发粗重,不时的回头,看向身后的雾霭,雾气翻滚,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头狰狞巨兽从雾气中扑出,吞噬己身!

拼命奔逃之际,脚下不知名物体构成的小径竟然愈来愈狭隘,两旁雾气不时的挤压,压抑感越发的强烈。

再次回头,一方巨大的物体破开雾霭向着人径直撞了过来!

一声惊叫,宁长生豁然起身,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是一场梦。呆坐在床头,久久不能回神,梦中场景仿若真实,但是仔细去回想,又仿佛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充斥在心头,直喻令人干呕想吐。

下床倒了一杯凉开水,猛猛的灌了一口,压下心头的晃晃不安,仍然残留在心头的熟悉感证明这个噩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连续重复出现同一个噩梦的情况呢?宁长生摸了摸胸口的吊坠……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了,因是夏季,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起来,山村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鸟语蝉鸣,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里是宁长生的家乡,一个偏远的西北小山村,村子里只有百来户人家,如今还在村里的就剩下四十来口人了,年轻人大多去城里打工赚钱,剩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虽然县里有扶贫政策,但是老人嘛,大多都是故土难离的,又不愿给孩子们添麻烦,所以就只能留在山里。

宁长生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长大的,幼年时父母去南方打工,只能跟着外婆一起生活,稍微大了些,就被接去外面读书,大学毕业后,父母在外面也创下了一点基业,本想着培养宁长生接班,谁知道他却留了一封书信,

然后居然一个人跑回了小村子去陪外婆了,几个月前,外婆去世,宁长生给父母打了电话,家里人才知道这小子跑回山里了,办完外婆的后事,宁长生答应和家里人回去,但是提出了要给老人守孝一年,家里人没办法只有听之任之,让他一年后老老实实回公司去上班。

而那个怪梦就是外婆去世后出现的,究其原因,宁长生觉得是外婆临终时留给宁长生唯一的那个遗物,就是他挂在胸前的挂饰,那是一个古朴的小挂件,一个薄片上嵌着九龙缠绕的倒环,不知名的材质似铜非铜,似铁非铁,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时还闪过五色毫光,看上去应该是个物品破碎的残件。

本来想要丢掉,但是这个小挂件是外婆留给自己的一个念想,又像是古董残件,真要丢了,却也舍不得,而且最近那个噩梦出现的也没有那么频繁了,说不定再过几个月就没事了呢。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宁长生就要离开了,鸡圈里的鸡还有好几只,于是便准备午饭杀一只鸡,做一顿红烧鸡肉。

来到鸡圈里,抓了一只母鸡,提溜到院子里,将鸡脖子上的绒毛拔掉,一只手捏住鸡头和鸡翅膀,一手拿着小刀在鸡脖子上划了一刀,把鸡血放进小碗里,待流满小半碗后,就将鸡丢在地上,任由鸡在院里的土地上扑腾着,做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看着被放血的母鸡不停的在院子里扑腾,撒光了最后一丝力气,不一会儿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宁长生正准备上前去捡起母鸡的时候,突然胸前的挂饰猛的一跳,巨大的力道拽着宁长生一个趔趄,然后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

胸前的挂饰竟然凌空飘起,仿佛此刻天上正有东西牵引一般,宁长生抬头,一个黑影破开云层,直直冲着宁长生飞了过来。

那个黑色的物体越来越近,就正正的在宁长生的头顶,

看到那个物体从一个圆盘大小越来越大,宁长生拔腿就想跑,可是胸前的挂饰却凌空拽着宁长生,仿佛不让他跑。

一低头,就要从挂绳里钻出来,可是呼啸声越来越近,从上而下巨大的压力就要将他压趴在地上。

完蛋,我这是要被陨石砸死了?这保险公司给赔偿么?!

这是宁长生最后的念头,然后眼前一黑,耳边的一声巨响,意识一片空白。

溟涬洪濛,寂寞幽清。周遭一片寂静,不知时间、不辨空间,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一束光出现在眼前。宁长生此时方才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开始奋力挣扎。

有没有人啊,救命!

正想呼喊,可开口却是的一声高亢的哭音。

这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面容消瘦的男子,男子脸上一脸的惊喜。

视线移动,是一个女子的脸庞,女子面容稍显富态,虽然面带笑容,却难以掩盖疲态。

然后就听到男子接口,

女子伸手将襁褓接了过去,伸手点了点宁长生的脸颊,语气温柔:

男子也凑了过来,看着襁褓里的孩童,喃喃道:

此时的宁长生已经经历了从惶恐到震惊再到愕然的心态变化,虽说不是什么人类高质量青年,但是也是个经过大量网络信息熏陶的新世纪三好新人。

只是此时的宁长生正处于襁褓之中,对于眼前这对看上去像是自己生身父母的男女所说的话怎么一句也听不懂,是亚裔人种没错,但是他们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听上去像是某种方言,音调十分奇怪,个别字音似是而非。想要再去仔细听,可是在经过刚才情绪的剧烈波动后,就开始有困意涌现上来,眼皮开始不听使唤,大脑里昏昏沉沉,眼睑逐渐下垂,没多大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

小说《九五历纪》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