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陆平,宫梦冉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黄河之子521

简介:“我陆平原本不会把你们这些小毛贼放在眼里
但你们偏偏要将我陆家赶尽杀绝,诈我钱财,欺我父母
我岂能容你?”

角色:陆平,宫梦冉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被隐藏的真相

飞机驶入华夏上空,在云上穿梭。

陆平朝窗外看了一眼这茫茫河山,心绪难平。

“九年了!”

“一晃九年了!”

“故土依旧,父母安好?”

自己十五岁时被父亲断绝关系逐出家门,几经波折后,只身流离国外,从此风风雨雨,刀光剑影。

但生养之恩大于天,我陆平断不敢忘啊!

是该回来看看了……

西方S国,国王寝宫。

年轻的国王查理希顿扶膝坐在榻上,神色焦灼。

一侍者匆匆进来,跪下禀报:“国王陛下,陆将军……陆将军他真的走了!”

国王惊慌站起:“华夏……回华夏了?”

侍者应:“是的陛下,那毕竟是他的母国……”

国王振臂急呼:“还会回来吗?还会回来吗?没了陆将军,我这个国王还能当的安稳吗?复兴社,崇拉家族,还有那些个野心家,他们都会卷土重来,我S国即将大乱啊!说不定哪天,我就会被他们……”

侍者道:“陆将军虽然走了,但是他留下了他的‘龙魂小组’。

国王稍微定了定神:“那还好一点,那还好一点……”

华夏S省,某村。

家,仍旧是残败不堪。

陆平久久凝望,在这个院子里,父亲醉酒时的打骂,仿佛历历在目,幕幕锥心。

但即便当年他那样对待自己,也毕竟血浓于水。

这亲情,又岂能轻易割舍?

然而,九年情愫未了,父母却不在家中。

据邻居说,陆家夫妇频受高利贷追讨,已经离家数年了。

看来,陆家终究是被嗜酒的父亲败干净了,连高利贷都借上了?

几经周折后,陆平找到了父母目前的栖身地点——宋家村。

这是宣城边上的一个小村。

某户门口,停着一辆老款的捷达。

浓郁的酒味儿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父亲他,还是整日酗酒!”

陆平摇头叹息,正准备走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这俩老东西,以为逃到这来就不用还钱了?”

“再不还钱就打折他另一条腿!”

“二位行行好,我们现在真……真的没钱……”

“……”

陆平心里一酸,走了进去。

两个年轻小厮,正对着一对老夫妇指手画脚,挥斥不已。

一个染了黄毛,另个扎着小脏辫儿。

很显然,他们或者是高利贷的债主,或者是债主手下的打手。

可那对老夫妇……他们真的是自己的父母吗?

这一别九年间,他们都像是老了二十岁,衣着褴褛,头发斑白。

尤其是父亲他,那条出过车祸的腿,像是瘸的更厉害了。

“爸,妈,我回来了!”

陆平说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平儿,是平儿,真的是平儿!”陆母率先认出了他,激动的迎了过来。

陆父恍惚中朝这边看了一眼:“真是这臭小子!”

“高了,黑了,也壮了。

陆母抚摸着陆平的脸颊,热泪盈眶。

那黄毛和小脏辫儿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上下打量了陆平几眼。

“哈哈,父债子还,你回来的正好啊!”

“还钱!”

陆平看了二人一眼:“他们欠了多少钱?”

黄毛道:“连本带利,总共50万!”

“好,三天后来家里拿钱!”陆平一摆手,下了逐客令。

黄毛和小脏辫儿面带质疑,各怀鬼胎地商量了几句后,冲陆平发出警示:“好,就三天!三天后还不上钱,有你好看!”

他们扬长而去,外面响起了一阵汽车马达声。

讨债人暂时走了。

陆平看着院子里,被扔的到处都是的酒瓶子。

望了一眼不争气的父亲。

作为儿子,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陆父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呲出一口黄牙:“臭小子,这些年跑哪去了?”

浓郁的酒气,把陆平熏了个结实。

想起九年前父亲借酒滋事,把自己赶出家门的狠心一幕。

那时陆平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即便他现在在西方世界纵横驰骋,御领八方。

可心里,终究过不了那个坎儿。

“拜您所赐,我命大没死。
”陆平强忍着情绪,说道:“看来,您还是老样子,整天醉生梦死的,看你把家败成了什么样子?债我可以帮你还上,但我必须要说的是,你枉为人夫,枉为人父!”

陆父低头叹息不止。

“平儿,你……你冤枉你爸了!其实他……他当年跟你断绝关系,那是因为爱你,那是为了保护你啊孩子!”陆母情绪激动地说道。

陆平一愣!

陆父示意陆母不要说,但陆母还是道出了当年的实情:

“你八岁那年,你干爹盛永财说你干妈得了绝症,你爸和我商量以后,觉得救人要紧,我们抵押了宅基地,还借了高利贷……可结果你干爹却带着钱失踪了。
从那以后,我们家水深火热,你爸才愁的开始了酗酒……”

“但几年以后,盛永财他发达了,他成了大老板,还改了名叫盛先龙。
他回来过一次,但被我和你爸骂出去了……紧接着我和你爸就遇到了车祸,幸好我们命大,但你爸却瘸了一条腿……”

“我和你爸都看出来了,他盛永财这是要杀人灭口啊,他是想掩盖当年恩将仇报背信弃义的丑事!”

“所以,你爸他担心盛永财那畜生连你也不会放过,才做出了把你赶出家门的决定。
你知道吗,你走后,你爸他天天哭,差点儿把眼睛哭瞎了。

“……”

什么?怎么会是这样?

听到真相后,陆平愧疚不已,天下父母心啊!

只是干爹他……

当年盛永财走投无路时,被父母收留,陆家对他恩重如山,他怎么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爸,妈,现在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会为陆家讨个公道。

陆平说话时轻描淡写,父母只当他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毕竟,现在盛永财已经富可敌国,权势达到巅峰。

亲人在九年后团聚,说不完的话题。

仿佛,一切如故。

两个小时后,邻居宋老憨拄着拐杖,进了院子。

陆家夫妇恭敬地迎了出来。

“陆义兄弟,我听说那些放高利贷的找上门儿来了……我就一个庄稼汉,帮不了你们太多,这是三万块钱,给你们先应应急。

宋老憨摊开手上被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报纸,往陆父手上递。

“宋大哥……”陆家夫妇热泪盈眶。

陆平听到动静后跟了出来,父亲突然冲他喊了一声:“跪下!”

“平儿听着,当年我和你爸被高利贷的人追的走投无路,就是你宋大爷收留了我们,他把他自己家的一个院子让给我们住,还帮我们入了宋家村的户口……他的大恩大德,我们家这一辈子都还不完呢孩子……”

陆母忆及当年情景,情绪很是激动。

陆平没犹豫,跪了。

这些年,在西方世界,他曾让多少叱咤风云的大佬们,跪在自己脚下。

但此时,他却跪在了一个衣着褴褛,满脸皱纹的农村老头面前,连犹豫都没犹豫。

是啊,好人终归有好报。

想当年,陆家在盛永财落难时,收留了他们。

后来,陆家在落难时,又被宋老憨收留。

人世间的恩情,总是一环扣一环。

唯独却出了盛永财那样恩将仇报的畜生。

不管你现在权势多重,我陆平誓要让你血债血偿!

三天期限眼看就要到了。

这些年来,陆家夫妇实在是被这些收高利贷的搞怕了。

钱还了一波又一波,总是还不清。

无底洞一样。

为了保护陆平,他们想让他出去躲一躲。

“爸,妈,我在国外赚了些钱,等把高利贷还上,我就送你们去国外。
我还需要留下做些事情,然后去跟你们会合。
”陆平往嘴里填了一支烟。

陆母急切地问:“你在国外……做什么?”

陆平只是笑笑。

代号‘龙刺’,御领万军,谁敢不从?

说出来恐怕二老也不会信。

还是等他们到了国外,慢慢适应吧。

陆父不无担忧地问道:“臭小子,你还要留在国内干什么?”

陆平并没有隐瞒:“我有个救命恩人叫老林,他去世前有个心愿,就是想让他失散二十年的女儿认祖归宗。
我这次回国,主要就是想帮他完成遗愿。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老旧的照片。

上面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抱着个年幼的女儿。

“这小姑娘真好看。
”陆母忍不住称赞道。

陆父却拍了拍陆平的肩膀:“臭小子,不愧是我陆义的儿子,仗义!”

次日。

陆平去银行兑了些钱。

然后又到超市里,买了些生活用品。

家里那辆破旧的脚蹬三轮,他还真有些骑不惯,好不容易才蹬了回来。

陆平先到邻居宋老憨家,送了些礼品过去。

然后准备亲手做一桌好菜,跟父亲好好喝两盅。

毕竟,九年了,什么都变了。

唯独亲情,割舍不断。

但陆平刚从宋老憨家里出来,就见自家门口停了一辆捷达车。

收高利贷的果然又来了?

可这会儿,院子里好像是格外嘈杂。

“老东西,钱准备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