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战墨霆,白倾倾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娴姑娘

简介:因为哥哥的死亡,白倾倾有目的的女扮男装去接近他,随着真相一步步的解开……
“我是该叫你白倾,还是白倾倾呢?”男子邪魅一笑
“战总,”女孩咬着嘴唇,脑子飞速的运转着,“我……啊!你放开我!”白倾倾努力的挣脱他的怀抱
“别闹,乖

角色:战墨霆,白倾倾

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

《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双面娇妻:BOSS哪里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暗中观察的少年

漆黑的雨夜,瓢泼大雨不断倾斜,将高档的别墅区笼罩得阴森可怖。

但阔气讲究的大厅里却时不时溢出女人娇媚的声音,将阴沉的雷雨衬得满是春色。

“战少,您的身材好棒!”

舒适的欧式沙发内,一袭黑色连衣裙的混血美人跪在男人脚边,美眸浮现出莹莹水光。

许久没有过女色,战霆墨不是和尚,自然也容易被挑起欲望。

男人俊美非凡的面容立体而又凌厉,湛蓝的狭眸满溢出欲色,喉结微微滚动了下,便强势的扣住她的脑袋将人拽过来。

女人欣喜的想要献吻,诱惑的抬起下巴。

两人慢慢靠近……

“战总,求求您见我一面吧——”

“砰砰”的敲门声立刻把旖旎抹杀得一干二净,略有沙哑的哀求突然响起,让气氛跌落谷底。

瓢泼大雨里,身材瘦小的“少年”浑身湿透,落魄的站在雨幕里不停地哀求着拍门,明明已经冻得牙齿颤颤,声音却依旧中气十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战霆墨潋滟的俊脸登时黑下去,“又是他?”

被打断好事,女人不悦的瞪了眼漆黑的木门,“别管他,战少,咱们继续嘛。

女人刚想要重新继续调情,可刚才还被迷乱神智的男人却推开她站了起来,面容重新恢复平日的淡漠,噙着寒气十足的蓝眸去开门。

“我警告过你,别再让我见到你。

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衬衫大剌剌的敞开着,战霆墨危险的靠着门框,字字冰冷,“是不是需要我报警,你才能不继续跟着我?”

第一次看见男人这么爆炸的好身材,白倾倾被雨水浇得发白的面颊烧得瞬间通红,难堪的别开眼睛,“求你了战总,再考虑考虑吧。

说完,白倾倾把装在防水袋里的资料往男人面前一送,倔强得低着头,一副战霆墨不收就不走的架势。

几乎是刹那,白倾倾就感受到了面前男人散发出的阴鸷气息。

说实话,白倾倾害怕。

但她……必须要得到总裁秘书的职位!

战霆墨阴森的盯着面前的少年,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人。

自从招聘秘书海选上,白倾因为资质不够被劝退后,便一直纠缠他。

眼下,竟然跟到家里?

思绪繁杂,战霆墨向来没有耐性,深不见底的蓝眸射出冰冷的光,直接拽着白倾倾的T恤领口,把白倾倾拖进屋子里。

“进来!”

惊呼一声,白倾倾红着脸想要护住领口,就被战霆墨给狠狠推进沙发里,“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当我秘书的能耐!”

战霆墨沉着脸将酒柜里面的五瓶轩尼诗都拎出来,挨个摆在白倾倾面前,冷冷的抱肩,“只要你能够吹了这五瓶,你这个秘书,我就认下了。

五瓶烈酒,纵然是海量都有点难以招架。

白倾倾酒精过敏,小时候家里做肉类连啤酒都不敢放,更别说灌下这么多烈酒。

牙根紧咬,白倾倾亮似星夜的猫眸看着战霆墨,咬咬牙,直接拿起一瓶酒,用牙咬开软塞,“希望你说话算数!”

战霆墨轻蔑的低哼一声,姿态懒散的坐在沙发边,招呼过浓妆艳抹的女人来,给自己轻轻地按摩着太阳穴,目不转睛的盯着白倾倾。

他就不相信,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当真有那么大海量。

拔掉木塞,浓重的酒香扑面而来,还没喝就熏得白倾倾耳朵泛红。

她望着里面琥珀色的液体,狠了狠心,闭上浓密的睫毛,直接对嘴,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

“天啊。

就连平日里见惯风月的女人,都忍不住惊讶的张大红唇,“这也太猛了吧?”

这又不是水,又不是啤酒,竟然就直接开灌?

战霆墨倒是没想到对方娘唧唧的外表下竟然会有着这么干脆决然的心,入鬓的剑眉轻挑,饶有兴致欣赏起来。

“少年”的脸色由粉红变得深红,像是熟透了的网站,红的不像话,就连耳朵都变成可爱的粉红。

灌了顶多有一半,白倾倾空荡荡的胃就被盛满,难受得狂咳嗽起来,“咳咳……”

女人嗤嗤的笑起来,“小弟弟,要是不喝就别硬撑了,你这个姿色何必非要赖在我们战少身边当个秘书?去任何一家夜店,都会有人抢着雇你当少爷的。

战霆墨浅勾下唇角,劝退的话还未曾说出口,目光触及到白倾倾泛着粉色的圆润耳垂上时,立刻掀起狂暴风浪。

“你怎么会有这个耳钉?!”

气场瞬间变得狂虐阴狠,战霆墨失控的把白倾倾扯到自己面前,蔚蓝的狭眸充斥着风暴,“你究竟是谁!”

他恶狠狠地瞪着白倾倾圆润可爱的耳垂,上面有着精致的银色耳钉,克罗心形状,上面篆刻着小小的“洲”字。

再一联想到女人的姓,还有略显熟悉的五官容貌,战霆墨揪着她衣领的五指便愈发使劲,“你认识白洲?!”

怀里的人始终没有什么声音,战霆墨低头一看,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白倾,白倾!”

懊恼的低咒出声,战霆墨摇晃白倾倾的肩膀,这才发现他的脸颊和脖子,全都冒出了大片的红淤,看起来触目惊心。

心莫名揪紧,战霆墨剑眉紧蹙,立刻将白倾倾打横抱起,怒吼道:“吴妈,叫张医生来!立刻!”

“战少,等等人家嘛!”

眼瞅着男人迈开长腿就要离开,女人不甘心的撅起唇想要跟上,却被一句怒吼砸在脸上,“滚!”

她吓得愣在原地,快要气傻了。

这算什么事儿啊?

千辛万苦才能搭上的豪门公子,竟然就这样眼睁睁的被个突然冒出来的小白脸给抢了?

想到刚才战霆墨紧张而失态的模样,女人纠结的白了脸。

战少他……该不会是好男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