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狂医\/神婿狂医》苏阳,许雨晴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神婿狂医\/神婿狂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夺命狂徒

简介:入赘女婿身怀绝技,竟是神秘医术傍身,没学历没资格证咋了,照样吊打各大专家
且看他怎么从别人眼里的窝囊废,一步步变成吸金狂人

角色:苏阳,许雨晴

神婿狂医\/神婿狂医

《神婿狂医\/神婿狂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神医宝典

“我说苏阳,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入赘啊?嫁出去的人就是泼出去的水!赶紧和你那个妈断绝关系!”

“当时我们许家花了二十万娶你,怎么,现在还想继续啃?我们雨晴被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在家里根本抬不起头!”

“妈,求求你了再借给我十万吧,有这个钱,我妈就能做手术了。
我以后,一定好好赚钱,还给您。

苏阳卑微的站在许家的大厅,忍受着岳母无尽的嘲讽。

他小时候,苏家也是一等一的大家族,但在他十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苏家彻底覆灭。
他儿时的记忆,也都没了。

关于苏家,他只剩下了一块玉坠,贴身带在脖子上。
妈妈神智混乱,整日的说苏家的覆灭,都是那玉坠引起的。

苏阳当然不信这些,这些年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他半工半读,也考上了华南医学院。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毕业后能过上好日子。

谁料一次打工时,会场着了大火。
他和当时风头正盛的许家大小姐,许雨晴一起被困在火场中。

神奇的是,许雨晴全身重度烧伤,生命垂危,他却毫发无损。

许家听了某个算命大师的话,让许家娶了他给许雨晴续命。

为了那二十万的彩礼,给母亲做救命钱,苏阳大四退学,入赘到了许家。

这两年中,他在许家做牛做马,伺候全家上下。
这些羞辱,他都可以忍受。

但今天,妈妈病情恶化,需要十万元做手术,许家上下却是绝情到了这个地步。

至于妻子许雨晴,苏阳苦笑一声。

当年许雨晴是当红影后,手里还有几个娱乐公司,时尚品牌等。
但随着她毁容,现在每天都是把自己关起来,人都见不到。

她手里的产业,也都被她的叔伯们蚕食没了。

这次走投无路,他给许雨晴打了几十个电话,她都没有接。

他满心苍凉,赶到医院,在院长办公室门口踌躇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进去。

坐在黑色皮沙发上的男子,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许晓东。

他是许家偏远的旁系,当年甚至还想追求许雨晴,结果被狠狠拒绝。
当时的他,给许雨晴提鞋都不配。

但今时不同往日,许雨晴成了丑八怪,钱和公司基本都没了,这些人都恨不得踩许雨晴几下,更何况是苏阳这个废物。

这几年因为妈妈在这里住院,苏阳都在医院打工。

他完全可以做医生,但被许晓东安排到厕所做清洁工。
为了妈妈,他一直忍气吞声。

“表哥,求你先帮我妈安排上手术吧,钱我一定想办法凑……”苏阳低三下四的哀求着。

“可别,打住,别叫我表哥,受不起。

许晓东知道苏阳要说什么,立刻夸张的打断他,满脸蔑视,“苏阳啊,你也是成年人了,先付钱再治病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到时候你万一赖账可咋办?”

苏阳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拔高声调,“许院长,我们好歹也算一家人,我绝不会赖账的。
而且我这三年每天都来医院上班,一分钱工资都没要过。
给我妈看病的钱,就算是我的工资,不够的话,我再和雨晴借点先给你。

“啊呀,你竟然还想着工资?记住,赘婿,就是我们许家买来的牲口,给你口饭吃就不错了。
还有,你觉得许雨晴还有钱吗?就算有钱,她能给你?”

苏阳咬紧牙关,妈妈的危机,许家人的尖酸刻薄,妻子事不关己的冷漠,都让他倍感绝望。

许晓东喝了一口茶,忽然笑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什么。
”苏阳眼睛一亮。

谁想许晓东哈哈大笑,“你去找个地下黑市,把你肾卖了。
反正我那丑鬼妹妹和你也从来没在一起过,反正你留着也没用。
你这么一搞,你那个死鬼妈搞不好能被你气醒,一举三得!”

“你太过分了!”

苏阳气的脸色通红,刚想冲上去反驳,瞬间,就被许晓东身后的一个壮汉推了个踉跄

随后,光头壮汉给了他一巴掌,苏阳被抽的原地转了个圈。

“还敢反抗了,拉出去教育教育。

许晓东嫌弃的撇撇嘴,对着小弟一挥手。

他不光做院长,平常也养着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处理关系”。

这个光头,是他的得力打手。

光头应了一声,满脸狞笑着把苏阳架出去,丢在外面的空地上拳打脚踢。

恰巧此时,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冲进来,“院长,不好了!405的病人跳楼自杀了!”

什么?405!

那不就是妈妈的病房吗!

苏阳拖着一身伤痕,冲到院子里,看到妈妈瘦小的身影,躺在鲜血中!

“妈!”苏阳凄厉的喊了一声,冲过去把妈妈抱了起来。

疯癫了十年的妈妈,此时脸上却一片平和。

她气息微弱,抚摸着苏阳的脸,“阳儿,妈以后再也不会拖累你了……你,你记住,你是我们苏家的希望,别忘了那玉佩……”

说着,她的手摔到了地上。

“妈!妈!”苏阳急切的吼叫,几个医生想冲上来救人,但许晓东拦住了人。

“他都已经欠了不少钱了,这救人的医药费,你们出?”

院长发话,立刻没人再敢上前了。

母亲的死亡,和围观者的冷漠,让苏阳心如刀绞。

他只感觉一股热血上涌,喉头一甜,一股鲜血喷出。

丝丝缕缕的血液,顺着下颌滴到脖子上。

没人注意到,那块不起眼的小玉佩,竟贪婪的吸收掉了所有的鲜血。

就在此时,苏阳脑海中猛然发出一道似乎来自上古的轰鸣。

紧接着,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苏阳,你乃我苏家之子,承我苏家血脉传承。
今日我将唤醒你体内医魂,再赠你一双绝世双瞳孔。
日后你须得悬壶济世,慈渡苍生!”

一道剧烈的白光后,苏阳看到了天下万物,万物生息,似乎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

但苏阳再睁开眼睛时,依旧坐在医院的院子里。

他眼睛扫过众人时,竟清晰的看到了所有人体内的经络骨骼,以及各种细节。

他低头,看到怀里的母亲,竟发现她的生息,还没有彻底断绝!

不再理会周围围观的这些人,苏阳准确的按压母亲的几处穴位,封锁住那些生气。
抱起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