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兄都饿哭了

《鼠兄都饿哭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长孙无忌李想,讲述了​利落的端着两碗豆花走来“客官您的两碗豆花”“好的”李想闻了闻豆花的香气刚要大快朵颐见老人并未走面露欲言又止的样子“老板...《鼠兄都饿哭了,我还在扩建金库!》第2章免费试读长孙无忌回到府衙拿来了李想的卷宗李想凉州人出生于武德二年楚王李云智曾任凉州总管而李宽也是葬在凉州现在年龄也一致又有龙形玉牌与早薨的李宽十分相似当初李宽夭折李世民也派人凭吊过不过那时早已下葬根本不知棺中是何人可是...

鼠兄都饿哭了 阅读精彩章节

“多谢大人!”李想看出来了,他能这么早放出来,都是那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吩咐。
长孙无忌朝着李想点点头,随即转身走了。
...《鼠兄都饿哭了,我还在扩建金库!》免费试读“我穿越了?”大唐,贞观三年,李想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阴暗的环境,还有身上的囚服,一片凌乱。
“嘶,还是一个长安大牢的囚犯身上!”眨眼间,更多的记忆涌入脑海。
这具身体也叫李想,因为双亲过世,只身来到长安投亲。
谁知道刚到长安,身上的盘缠就花没了,成为流民。
也是他倒霉,正好赶上天子寿诞,京兆府接到命令,驱逐流民。
因此李想也是被驱逐的其中之一,可是他正好患上重病,无法独自行走,因此被关入京兆府大牢,以免惊扰圣驾。
“这货真惨!”得知这些消息的李想,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啃老了。
生于古代,投个好胎太重要了。
若是出生富贵人家,即便是一辈子不努力也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若是出生平民之家,再勤劳,也很难做到吃喝不愁。
可是原身连平民都算不上,不但双亲过世,还成为了流民,这就是个黑户,别说科举从商了,就是种地都难。
这种人即便死了,都不会有人过问。
“这简直是天崩开局啊!!正在李想苦恼的时候,一名衙役拎着棍子在栅栏上敲打了几下。
“吆,你小子真够命大的,居然活了过来。”
衙役见李想还活着,惊讶不已。
“官爷,我何时可以出去?”李想忙起身,讨好的笑着询问。
做人嘛,有时候该低头也得低头。
衙役一脸不耐。
“你问我我去问谁?你们这种流民,与其放出去祸害别人,还不如关在这里。”
“你旁边的那两个,手里还有俩钱,起码出去了还能活下去。”
“你呢,兜里比脸还干净,出去了不是偷就是抢,最后还得麻烦小爷再抓你进来。”
李想一听,明白了,这是拐着弯要钱呢。
他摸了摸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
衙役站在一旁看着李想在身上找东西。
结果李想找了半天,愣是连个铜板都没拿出来,直接没了耐心。
“我看你小子就是个穷鬼,这辈子就在牢里,别想出去了。”
李想忽然摸到脖子上戴着的吊坠,急忙喊道。
“官爷,我确实没钱,但有个吊坠,不知官爷觉得怎么样?”衙役满意的接过吊坠。
“看在你识趣的份上,明天你就能出去了。”
李想听后,这才放心的坐回草堆上。
“果然,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钱都是沟通的桥梁。”
李想心里嘀咕着。
衙役出了牢房,就将吊坠拿出来,打算好好看看。
大牢里暗无天日根本看不清,也不知道值不值钱?可下一秒,他就脸色大变。
“金,金龙!”乳白色的吊坠上毫无杂色,雕刻精致,中间镶嵌着一个黄金材质的金龙。
龙,可是皇家帝王的象征,旁人都不能用,不然可是要诛九族的。
当即衙役吓得屁股尿流的朝府衙赶去。
此时府衙内。
长安京兆府尹韦澳,正小心的为长孙无忌端来一杯茶。
“赵国公亲临,下官真是蓬荜生辉,请尝尝这上好的普洱茶。”
长孙无忌喝了一口,点点头:“这茶不错!”韦澳陪笑道:“赵国公既然喜欢,下官改日送一些到府上。”
长孙无忌摆手道:“不用,我来此是为逆党一事,陛下对此事十分关心。”
“国公爷放心,下官一直将那些人关在牢里,严加看管,绝不会有闪失。”
就在这时,一名衙役慌里慌张的跑来。
“大,大人,出大事了。”
韦澳见手下这个样子,当即大声呵斥。
“放肆,在赵国公面前如此失态,来人,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慢着,韦大人,他如此慌张,怕是有要事,不如先听听再处置。”
长孙无忌淡然说道。
衙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惊慌的看向韦澳。
“既然赵国公为你说话了,这次我且先饶过你。”
韦澳脸色严肃的询问,“说说吧,你为何事如此慌张?”¶喜欢看瓜州有点甜写的大唐:国库老鼠含泪走,我的私库堆不下_穿越大唐,开局人在大牢吗?那就记住的域名qiexs.com¶(请来企鹅|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衙役恭敬的拿出李想的玉牌。
“有人要谋反。”
此话一出,别说韦澳了,就是长孙无忌都无法淡定了。
谋反可是大罪,即便蒲风捉影都有可能诛九族。
“此玉牌出自牢中一名狱囚手里,大人请看。”
韦澳接过玉牌,看清上面的金龙时,也是吓了一跳。
“赵国公!”韦澳又小心翼翼的递给了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突然起身,声音更是拔高,“此人身在何处?”“赵国公?”韦澳疑惑的看向长孙无忌。
“无事。”
长孙无忌也回过神,知道自己刚才的失态,又重新坐回椅子上,低声嘀咕。
“不对啊,他不该还活着啊……”他看着手中的玉牌,当年是他亲自让人打造的,因此他不可能认错。
长孙无忌稳住心神后问。
“此人如今在哪?”衙役拱手道:“牢房里。”
“将人带来,不,我亲自去一趟。”
听到长孙无忌要亲自去大牢,韦澳急忙道:“赵国公,您要见他,我差人带来就是,何必劳烦您亲自去呢。”
长孙无忌已经来到堂外。
“我亲自看一眼才能放心。”
韦澳大惊,不知对方何等身份,居然能让赵国公亲自前去相见,他急忙吩咐衙役。
“马上将此人所有情况都查清,本官要亲自查看。”
“是。”
衙役飞奔离开。
长孙无忌来到大牢时,李想正在潮湿的牢房里发呆,这环境真不是人住的。
这时听到牢房外的骚动,抬头望去,就看到一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十分有威严,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
“像!真像!”长孙无忌看到李想的模样后,心中大惊,原本早已被忘却的事又一一在脑中回放。
当年还是秦王的李世民,为了获得楚王支持,将与长孙皇后所出的第二子,刚满两岁的李宽过继给了楚王李智云。
临行前,长孙皇后托付长孙无忌找人打造一对龙凤玉牌。
龙形玉牌给了李宽,而凤形玉牌在长孙皇后手中,以此思念远方的儿子。
谁知,没过多久,楚王那边便传来李宽早薨的消息。
为此长孙皇后一病不起,养了一年才缓过来。
“赵国公,您认识此人?”韦澳轻声询问。
“……认识吧!”李想的眉眼之间有长孙皇后的影子,不过他心中疑虑万千,一时间不知怎么说。
“此人,要如何处置?”“那就,放了。”
良久长孙无忌才说道。
“但是……”“如果有事,我负责。”
“是!”韦澳拱手,随即朝手下挥手,“放人。”
“什么,我能出去了?”牢房里的李想一愣,惊讶不已。
“多谢大人!”李想看出来了,他能这么早放出来,都是那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吩咐。
长孙无忌朝着李想点点头,随即转身走了。

小说《鼠兄都饿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