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妃:偏执皇叔的掌心娇

“司锦””的倾心著作,盛锦姝阎北铮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一位干瘦苍白的女人,躺在那里她无神地看着墙角的老鼠,却不能躲开因为她没有腿牢房门传来声响,一位穿着华贵,头戴凤冠的女人走进,她的嘴角呛着冷意,“锦姝姐姐,我来看你了”盛蝶衣蹲下身,凑近那形如骷髅的女人,说着世间最恶毒的话,“我给你带了个好消息,爹死了,听说死的时候,身子都快被老鼠吃空了”盛锦姝心里却满是悲悸,她温润的爹死了,而罪魁祸首竟然是被他一手带...

盛宠医妃:偏执皇叔的掌心娇 精彩章节试读

“我哭了,”盛锦姝也后退了几步:“我哭的可惨了,到现在嗓子都还有些疼,是你没听见!”
重生后她没哭,但被阎北铮强压在马车里的时候她绝对哭了!
“我不止哭了,其实我还……还受伤了……”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暂时躲避这活阎王“折磨”的办法。
阎北铮的眼眸顿时暗下来,紧张一晃而过:“你受伤了?
伤了哪里?
我看看。”
他迅速的靠近,抱住了盛锦姝,上下检查。
盛锦姝忙抓住了他的手掌,咬牙说:“你别看了,我受伤的地方比较……特殊。”
“嗯?”
阎北铮第一次发现这世上还有自己听不懂的话,眼里划过一抹疑惑。
“还不是你弄的!”
盛锦姝干脆将自己的身子缩进了阎北铮的怀里,声音细细的说:“我还是初次,可你一点都不怜惜,我疼死了!”
“我需要养伤,伤好之前,不许你碰我!”
她已经尽可能的将话说的明白些了。
天知道,她是用了两辈子加起来的厚脸皮才能将这种没羞没臊的话说出口。
轰!
阎北铮也终于明白盛锦姝说的是什么了,他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这辈子第一次耳根微微泛红。
倒的确是他疏忽了,她还太嫩,承受能力有限…… 不过,他的小锦儿胆儿这么大,说话这么直接,他——喜欢!
他的手摸上她光洁的背,那嫩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小锦儿若是乖一点,本王可以考虑暂时放过你。”
盛锦姝的心中顿时大喜,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明确的告诉她,他会放过她。
她犹豫了一下,才终于把困扰心中两世的问题问出口:“怀锦,你……你为什么要选择我?”
眼见阎北铮的脸色一沉,有生气的迹象,她又急急的说:“全京都的人都知道,我出生商户,虽得皇帝恩宠,爹爹封了候,母亲得了诰命,家中有两位兄长也谋了官差……” “可到底是新贵,根基不稳,也没个人瞧得上眼。”
“且那二皇子不是说了吗?
我胸无点墨,琴棋书画无一不会,粗鄙不堪难登大雅之堂……所以。”
要说钱,旁的人没有钱,她是信的,可阎北铮没有钱,打死她都不信。
前世,她意外打开的地下宝库; 她不经意知道他手下那个小跟班竟是名誉四国的第一富商; 他书房里数十张金矿山的图纸; 盛产红蓝宝石的安斯国将全国一半以上的宝石都送给他私人; 临海国将品质最好的碧海珠一车车的送进他府中; 被他战败的国家每年将贡品一份为二,皇帝占三成,七成入了他的私库…… 盛家有钱,富在大兴,阎北铮有钱,富甲天下!
“世人的眼里,我连给你当丫头都不配的,可你为什么偏偏……” 就盯死了我?!!
“本王想要什么人,还需在意世人怎么看?”
阎北铮没作任何思考就答了:“本王说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
你在意那些蠢货的看法做什么?”
盛锦姝:“……” 原来,那些人在他的眼里都是蠢货,难怪他上一世从不管别人的看法,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了,可…… “人言可畏,王爷或许并不在意世人的看法和议论,可我有父母亲人,我不想因为我的名声不好,就连累他们被各种流言包围……” 盛锦姝觉得这一刻她与阎北铮之间的气氛不错,试图与他讲讲道理。
尽管,他从不是个讲道理的人!
“怀锦,我……并非贪心,也自知没有资格管你要什么名分,可既然如今我们有了……这层关系,你能不能至少对外宣布,我是你的侍妾?”

小说《盛宠医妃:偏执皇叔的掌心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