禀告首辅,夫人她又去给你物色美女了

书名:禀告首辅,夫人她又去给你物色美女了本书主角有云薇顾长凌,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宁慕溪”之手,本书精彩章节:奈何云薇十分不配合,一个劲儿的挣扎,“你松开我,松开我,我要去找陆行亦……”顾长凌脸色再次阴沉下去,“陆行亦?”柳芳如解释:“是这样的,我们回来时,遇到了景王殿下,听如诗说,郡主小时候与他关系很好,许久不见,郡主许是想多跟殿下叙叙旧吧”如诗如画也赶忙衬,“是的,景王殿下身体不好,后面与郡主往来的少,但是郡主重义,一直都惦念着景王殿下,所以这次意外看到,才会如此激动”顾长凌哦了一声,似乎信了看...

禀告首辅,夫人她又去给你物色美女了 免费试读


孙公子谨慎了,刻意选了第一圈,顾长凌还靠后的时候,最挨近他的时候。


谁知道这次顾长凌问了第几圈后,就转了话题,忽然关心他被石子击中后,膝盖疼吗?

姓孙的说,“废话,肯定疼啊。”

疼的他当时还嗷了一嗓子呢。

顾长凌道:“应该是挺疼的,我记得当时看到孙公子疼的抽搐了一下,是不是?”

姓孙的闹不懂他想干嘛,但为了加大他的惨,顺便挽回他倒数第二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就说:“是的,当时膝盖受伤后,我速度就跟不上了。”

“确实,当时孙公子速度落慢,被钱公子超越,所以钱公子也看到了你受伤,是不是?”

被牵扯进来的钱公子拱手回:“是的。”

他当时确实看到了。

顾长凌笑了,“既如此,钱公子可知道当时与孙公子错开时,是赛跑第几圈?”

钱公子犹豫,“……是第二圈。”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掺和进来当帮凶。

姓孙的僵住,想反驳自己记错了圈数。

可是想起第二圈顾长凌就拉开了距离,挤入中前方了,早就远远的甩过他们,都不在一块,隔着那么多人,怎么暗算他?

若是反驳,就成了白飞那种情况。

怎么都是死路,他只好尴尬的回,“那可能,可能我也是被碎石子崩到了。”

接连两个记错了,到问到苏培的时候,苏培比他们都聪明,直接实话实说:“我在第三圈最后半圈冲刺阶段,手臂突然麻的。”

这次顾长凌没吱声,云薇上。

最后那半圈,走她眼皮子底下过的,“当时本郡主靠在栏杆上,刚好看到苏公子路过我时,带起不少碎石,然后崩到了自己的手臂,你当时有很轻微的晃动下了手腕,对吧?”

知道他晃手了,看来是亲眼看到了。

苏培道:“确实如此,幸得郡主看到,不然怕是要冤枉顾修撰了。”

顾长凌笑笑,走到陆行止面前,“太子殿下,下官问完了,请您定夺。”

这下没有反驳的声音了,赤.裸裸就是齐宇诬陷。

陆行止不悦,“齐宇,你为何要诬陷顾修撰?”

齐宇气结,仍旧不死心的做着最后的挣扎,“殿下,纵使他们方位有问题,可能出现误判,但是下官身上的伤是实打实的,而且当时只有他与我离得最近,也是在他与我错开时,我忽然捂着腹部慢下来,这些周围人都可以作证,顾长凌你怎么解释?”

顾长凌眯眼,“齐公子一直说我伤着你了,那不知,伤到了哪里?既然是石子打中的,想来伤处淤青应该能模糊辨认下痕迹,不知能否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石子所伤?”

齐宇忽然愣住。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顾长凌伤到了他腹部脐下三寸,差一点,就把他命根子废了,所以他才在赛后气的没有理智。

再说这种地方,这么多人,他怎么亮出伤口!

他甚至连说都不能说,因为女眷太多。

齐宇终究是没有辩驳,相当于默认。

事情落定,陆行止的耐心也被耗尽。

齐宇诬陷,但念及初犯,遂罚禁足在家思过三天,然后罚俸半年,再当面跟顾长凌赔罪。

齐宇的道歉声都是牙缝里挤出来的,后续他以身体不舒服告辞,走时听到了许多嘲讽声。

掌心紧攥,他发誓,顾长凌,死定了。

没了作妖的人,场内有慢慢沸腾起来,是该兑现彩头的时候了。

陆行止亲自将《云端山水》送给了顾长凌。

小说《禀告首辅,夫人她又去给你物色美女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