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第一才子

军事历史《大宋:第一才子》中的主人公是主角陈宁李清照,编写本书的大神叫做“大唐彦祖”。更多精彩阅读:李恪非气的面红耳赤,指着李清照道:“我就知道,你这死丫头没安好心!”头疼李恪非有一儿一女,儿子是宫廷的任敕局删定官,也算稳定,不用他操心了唯独自己的女儿,才华横溢又古灵精怪,女儿家书读多了也不好,心眼子多李恪非哼道:“那小子是谁?谁家的郎君?”李清照道:“他啊,他是个读书人,才学横溢,家中世代经商,不过在汴京不怎么出名”“爹你放心,他很有潜力,将来定能入朝为相”有一说一,李清照狠起来,连...

大宋:第一才子 在线试读


“少爷,外面天已经黑了,该回去了,不然老爷又要骂人。”

韩澡有些扫兴,不过还是道:“好吧。”

“对了,给我好兄弟的材料买好了没?”

“早便买好了。”

卧槽!

陈宁这才想起来今日出来是做什么的,还有个大姨子在梁门大街等着自己……她该不会还在吧?

陈宁对韩澡道:“给我送到家里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说完后,他便急促的朝外跑去。

……

梁门大街的尽头,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稀稀落落的灯火还在亮着。

陆红鹿还在焦急的四下望着,却始终见不到陈宁的到来。

一旁摆着馄饨摊的老翁询问道:“娃儿,等的人还没来?”

陆红鹿轻轻嗯了一声:“还没。”

“这儿晚上不太安全,等不到就先回家吧,老汉要收摊了。”

这处还亮着灯火的馄饨摊是陆红鹿唯一的依靠。

她从下午就开始等,夕阳落下,华灯初上,夜近过半。

街肆上热闹的人群消失,家家户户灯火熄灭,道路变的有些漆黑。

陆红鹿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馄饨摊旁的廊檐下四处观望。

她不认识回家的路,她对汴京不熟悉,她才来这里三个月,寻常都没出过远门。

这是陈宁第一次带她来这么远的地方,她不敢乱走,陈宁说让她在这里等着不要乱动。

老汉微微摇摇头,多可怜的女娃儿呀。

可是她实在不能在这里陪着陆红鹿了,只能叮嘱道:“娃儿,这盏煤油灯你提着,能照个亮堂。”

“老汉要收摊回家了。”

陆红鹿摇摇头,轻声道:“不用啦,您留着自己照着回家的路,没关系儿,我家宁哥儿会来接我的。”

摊贩老爷爷走了,不过他将煤灯留了下来,给陆红鹿点亮最后一点希望。

天色越来越黑了,仲春的晚风还有点凉。

陆红鹿双手环抱在胸口,听着呼啸的风声,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着。

她左顾右盼,朝梁门大街的两侧望去。

偶尔会经过几个人,每次都会让陆红鹿紧张万分。

她想起老爷爷临走时说的话——天这么黑了,会有坏人。

陆红鹿将身躯蠕动到廊檐柱子后面,只露出眼睛偷偷的打量着偶尔过往的人。

都不是宁哥儿。

吱呀。

身后门扉声响起,将陆红鹿吓了一跳。

“妹子,还没等到你家男人?”

身后是一处糖果铺子,里面的大娘将门扉打开,询问道:“莫等了,她不会来了,今晚在大娘这凑合一夜。”

陆红鹿羞赧的摇摇头,笃定的道:“会来的。”

哎。

那大娘索性也不关门了,将灯火就那么亮着,替陆红鹿照着光。

远处。

笃笃笃。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陈宁慌乱的朝这边跑来。

陆红鹿一喜,急忙提着煤灯走出来,站在大街中间冲陈宁招手。

“宁哥儿,我在这。”

陈宁脸很红,虽然现在有些黑,但他能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烫。

陈宁三两步跑了过来,急切的道:“红鹿姐,你怎么还没回去呀?”

陆红鹿眨眨眼,道:“不是你让我在这儿不要乱走的吗?”

“我……也不认识家在哪儿。”

陈宁吸了吸鼻子,轻声道:“冷吗?”

“有点。”

陈宁将外衫脱了下来,给陆红鹿披上,道:“走吧,咱回家。”

“嗯。”

陆红鹿吸了吸琼鼻,她能闻到陈宁衣衫上的胭脂气味,但她什么都没说。

“宁哥儿,材料买好了吗?”

陈宁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忙道:“买好了,明日就会送到府上去。”

“好!”

黑暗中,一盏不太亮的煤油灯照着两人长长的身影,朝着陈府走去。

小说《大宋:第一才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