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

由安锦佑霍靖珣担任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官宦之子馆内斗殴,这可不是小事啊!”霍玉珠气的指甲都捏白了,心里骂了这个目无尊长的东西不知道多少次,这才吐出一口浊气继续说“那孩子比他小上两三岁,动起手来自然不是你表弟的对手,场面混乱,那孩子就磕到了桌角,伤了一片”“是吗?那这下可完了”霍靖珣一边摇头一边继续阴阳怪气安锦佑也愣了,看来对方伤的严重,不好处理了只是她不知道,更难处理的还在后面“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受伤这孩子竟然是御史大...

第47章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怎么?有话就说。”

“是…回禀夫人,侯爷去的不是酒楼,是,是春风楼。”

春风楼,勾栏瓦舍之地。如今还没回来只怕是要留宿了…

小丫鬟吓得身子颤抖,是不是瞄着安锦佑的神色。

原来是去了烟花之地,安锦佑眉心动了一下,竟然没由来的升起一丝不悦。

反应过来以后赶紧平静下来,侯爷想要去哪里是他自己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她也不该过问这件事。

“夫,夫人,还要去接侯爷吗…”

“不用了,你下去吧。”

“是!”

小丫头如蒙大赦。

看来今天霍靖珣是不会回来了,自己也没有了困意,她拿起母亲的佩剑来到院子里。

合.欢花在风中轻舞,散发出清甜的香味,月色如钩,她很喜欢这样的夜色。

安锦佑深吸了一口气,注意到私下无人,拔出了佩剑,在花香中慢慢舞剑。

她的性子随了母亲,只是却没有母亲那样的运气,能够无拘无束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即便是喜欢的,只要不符合规矩也只能压着,即便是再讨厌,只要有用,她也得学好。

剑刃划破空气,似乎也短暂的划破了那层束缚着她,名为规矩的东西,让她有了片刻的喘息机会。

长宁侯府门外,风鲁扶着霍靖珣跌跌撞撞的进门。

后者喝的酩酊大醉,意识不清。

“你喝的太多了,哪个是你的房间?我送你回去!”

这一身的酒味,风鲁怀疑明天的开府宴他还能起得来吗?

说到回房间,霍靖珣忽然推开扶着自己身边的男人,一下来了精神。

“不行!不能回我的房间,我得去朝晖阁。我母亲要是知道我没去朝晖阁,明儿一早又得,嗝~又得说我。”

风鲁一脸的无语,他这是喝的是非不分了吧?

“你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人家都休息了,你这时候去不是折腾人吗?”

而且还是因为被拒绝了这种事情醉酒,万一说了什么,绝对破坏感情。

霍靖珣甩开风鲁的手,脚步虚浮但是神色和语气都很认真。

“她,她绝对没有睡觉,她天天晚上看账本,那些个无趣的账本有什么好看的,整日整日的看到深夜,要不然就是拨弄算盘,那个声音哒哒哒的,她也不觉得枯燥心烦。”

霍靖珣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比划着,看着很滑稽。

风鲁拿他没办法,这要是他在说几句把府里的人惊动了,更麻烦。

“行行行,我带你过去,哪里是侯夫人的院子啊?”

霍靖珣眨眨眼睛看着他。

“你不知道?”

风鲁:…我要是知道了才是大事你知道吗!

“你不知道,我知道。”

霍靖珣说着环顾四周,可是天色太暗了,加上他喝了酒,自己也分不清了。

“她房间的灯一定亮着,院里还有一棵合.欢花树,我上去看看。”

说着,霍靖珣就要上墙。

“哎哎哎!”

风鲁赶紧将人拉住,醉成这个样子上什么墙啊。

“你别摔着,我去,我去给你找!”

万般无奈,他只能自己到了高处查看。

风鲁躲在一边的墙角,借着书的遮掩观察着环境。

真让这小子说对了,安锦佑还真没休息,不仅没有休息,还在院子里舞剑呢。

只是那动作虚浮无力,看着就是空有几个花架子而已。

管她干什么,没睡就行!

风鲁正要下去将人带来,却看到霍靖珣已经跟来了,此时就蹲在自己身边。

“你!”

意识到这里有人,他赶紧压低声音。

小说《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