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阿御,┅┅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蜀山居士

简介:我有个同学,他是个书呆子,整体只知道看书学习,和他同班这么久,居然没见他说过一次话
而就在刚才,我终于看见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了,而且是在杀人之后
天啦,我没听错吧,他居然威胁我说,要是我把他杀人的事说出去,他就要强暴我
天啦,那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求【收藏】 【评论】……

角色:阿御,┅┅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我叫做野山秀树,今年十七岁,就读某公立高中二年级生,外表还算清秀,跟普通少年一样有着黑眸杂乱的短发,我目前和我母亲相依为命一起生活,过着跟普通少年一样很平凡的日子,直到那个人开始不正常的行为┅┅

  某日,学校放学钟声响起。

  “秀树!等等要不要一起去商店街?听说那个热门新款的NDS游戏今天会*卖呢!”井上谷川带着兴奋的表情说着,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是从初中时期就一直同班到现在。

  “真的吗?可惜我今天是值日生┅┅对了,记得帮我买一份,钱就用你欠我的来付!”

  “哈?我才刚领到零用钱说,你这家伙还真会找时机坑我!”

  “欠钱还钱是应该的,要是游戏超出额度,我明天再拿给你。”

  “小气┅┅对了对了,你说你今天值日生吧?和你一起值日的是天冥同学耶!”谷川指着黑板上,今日值日∶野山秀树和天冥御的名字。

  “那又怎样呢?”

  “拜托,和天冥相处也算一年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怪胎?我在想他会不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干掉你啊?”

  “乱说,他没事干掉我干嘛?我和他不熟,而且也从来没说过话过,说不定他也是跟以前一样完全不搭理人,默默尽做自己的事呢。”我没好气的白谷川一眼。

  “好吧,但愿明天还能看到你好手好脚的┅┅”

  “少在那边乱说话!快滚啦你!”

  “唉┅┅班上人总算走光了,不过天冥同学到哪了?是去上厕所吗?”我在空无一人的嘀咕着,想转身到后头拿扫具时,被突然站在我身后的天冥同学吓了一跳。

  “┅┅”天冥同学看到我被吓到的动作,也只是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就把手中的扫具塞给我,接着就自己走到黑板前开始做值日生该做的事。

  “呃┅┅谢谢你帮我拿扫具。”这是从一年级开始到现在我和他说过的第一句话,本来期待天冥同学会说不客气什么的,结果他完全不搭理我而继续做他自己的事。

  我放弃,这家伙从刚入学到现在都是这样不理人的,虽然他成绩好的没话说,绑着整齐的长发又冷俊的外表下也吸引不少人注意,但他那种冷漠态度倒是让大家放弃和他有所接触,能听到他的声音也只能在老师上课点他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吧。

  我默默的扫着教室的地板,整间教室安静的不得了,只有打扫时所发出的声音在回响。

  说真的我完完全全不了解他,他在班上也没特别要好的朋友,难道这家伙不会感到孤单吗?而且我也蛮好奇他私底下也是以这种冷漠方式和家人相处的吗?还是他家庭背景有什么问题才让他变成这种个性?还是他其实是个人妖?┅┅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我真够蠢的,今天上厕所才在男厕看见他说。

  “在想什么?你扫同一块地板已经快要三分钟了。”

  “咦?啊┅┅没啦,我只是在想谷川帮我买的游戏的事啦。”天冥同学突然的发问让我吓到,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主动说话呢┅┅

  天冥同学推了一下眼镜说∶“幽城械杀,NDS?”

  “原来你知道那款游戏啊!那个最近是很乐门的抢手货呢!原本我还在想我们附近的商店街都买不到,感到很可惜说。”听到和自己兴趣有关的,我就忍不住高兴的说着。

  “是吗?”天冥同学淡淡的回应之后,拿起抹布开始清理窗户。

  我看到他冷淡的反应后一时语塞,不过还是想跟他说点话看看他的反应∶“呃┅┅等我买到游戏后要不要我借你玩啊?看你整天埋首读书感觉上很无趣,不是吗?”

  “不用,那款游戏我早就买好了,就连最新款的PS3猎魔传也有。”

  “真的吗!那款游戏才刚上市不久耶!连价格也是吓死人的天价啊!你家竟然有啊!”我兴

  奋的说着,没想到这个让人认为只会死读书的天冥同学也是游戏的爱好者。

  “嗯?不然你认为我只会死读书吗?”

  ┅┅

  马上就被他猜出来我在想什么吗┅┅不过那款PS3的游戏我好想玩呀!虽然天冥同学很怪,不过为了想玩!我豁出去了∶“你家竟然有的话,那我可不可以到你家玩呀?”

  天冥同学被我突如其来的一问愣了一下,歪头想了一下答道∶“随你。”

  “改天找谷川一起去呢?”

  “随你。”

  “那你家还有什么游戏呢?”

  “大致上都有。”天冥同学有点不耐烦的说着。

  听到他这样说,我更是高兴的问着∶“那我可不可以常常到你家玩呀?”

  天冥同学没好气的回我∶“随你!”

  “那么我也可以找谷川常常到你家玩棉?”

  “随、便、你!别再问了!”天冥同学放大音量。

  总算做完值日生的工作了,同时也有意外的收获呢!没想到天冥同学是这么好的人,以后得多多跟他说话了!

  “天冥同学,我们一起走吧,可以的话我们顺便在外面吃完晚餐再回去如何?”

  “随你。”天冥同学边整自己的东西边敷衍的回答我。

  这时我才发现,天冥同学好像一直把那把长刀随身携带呢,由于他冷淡的态度,从以前就算有人好奇问他,他也不会回答。

  学校不管学生私自带武器进入校园吗?由于好奇心驱使之下,我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一直带着那把刀?”

  “好奇吗?”

  “当然会好奇。”我用力的点点头。

  “这刀对我来说很重要,就跟你为什么一直带靶上厕所道理一样。”

  我愣┅┅原来这家伙也会讲黄腔啊┅┅

  “什么表情?以为我不会讲黄腔?”

  我再愣,这家伙真会看透别人的心思啊┅┅

  “好了,可以走了。”天冥同学说完,就先动身先走到门边。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他∶“对了,以后你就称我秀树就好,那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你御啊?还是阿御会比较好听?”

  “咚!”的一声,天冥同学以脸直接撞上门┅┅噗嗤!真没想到他也会有这种反应!

  “笑屁!当心我砍你!走了啦!”天冥同学用力甩开门走了出去。

  “哇咧!头一次听到你威胁人耶!等我一下啦!火气别这么大嘛!阿御!”我故意叫他名字,明天我一定要跟谷川讲这件好笑的事!

  “其实你很好相处呢,而且我第一次跟阿御你说这么多话呢!要吃什么呢?”我和阿御边聊边走在商店街上。

  “是啊,我也是头一次和你这个蠢蛋说这么多,吃猪排饭如何?”阿御指着一旁看起来不错的炸猪排店。

  “你说谁蠢蛋啊?”我故意问着,这个书呆子该不会也会乱骂人?

  “就是你啊,不然还有谁?我先进去棉,烧树。”

  “烧树┅┅我叫作秀树啦!什么烧树,真难听!”我不满的反驳,不料他完全没理我的反应就先走进店里,真没想到这家伙也会有这种欠打个性。

  我们各自点了特制猪排饭后,便找一桌空位坐下。

  “对了,要是我常常到你家玩,不会造成你父母的困扰吗?”我有点担心的问着。

  “不会,我一个人住的。”

  “你一个人住?你父母呢?”才高中生而已就一个人住?这还真少见。

  “阿灾,我逃家逃那么久了,谁会知道他们两的死活。”

  逃家?这家伙逃家?!“等等┅┅你说你逃家逃那么久了,你是逃几年啊?”

  阿御歪头想了一下,用两苹手各比了个五出来。

  五加五等于十,我汗┅┅七岁就逃家?!没想到在班上成绩数一数二的好学生竟然会逃家,而且一逃就是十年之久┅┅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啊?

  猪排饭在我还在对阿御吃惊之时送了上来,而他不打算理我古怪的表情说∶“我先开动棉。”

  阿御在开始吃之前先把他自己脸上的眼镜拿下,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耀眼的金黄色,好特别啊,大概是他刘海太长又加上戴着眼镜的关系我才没发现吧,而且总觉得┅┅平常像书呆子时的他,跟眼镜拿下现在的他感觉不太一样,总有股莫名的暴戾之气似的┅┅

  我伸手拿起附赠的红茶喝了一口,继续盯着他的眼睛看,这时阿御发现我在看他,而故意说∶“暗恋我也不必在我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

  “噗!”我被他突然的话吃惊到把我口中的红茶喷出来,这时阿御的反应也很好,瞬间就拿餐盘挡住我喷出的红茶以免全部喷到他自己脸上。

  “你真脏,没事干嘛乱喷红茶?”

  “你还说呢!没事干嘛说那种让人误解的话啊?!”

  “那你没事干嘛盯着我看?”

  “因为你的眼睛颜色很特别啊,我头一次知道说。”

  “都相处到高中二年级了,你现在才知道我眼睛是金色的?你做人真失败。”

  “这跟做人失败有什么关联啊!”我翻了翻白眼瞪他,真没想到他说话那么欠打!

  “我母亲是外国人,我父亲是本地人,这样你就了了吧?”

  “原来是混血儿啊,可是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手头很紧吧?光是打工赚学费就不容易了,而且吃这家的东西嫌贵了点┅┅”我想了一下,反正从今天开始我们也算是朋友了,“还是我请客吧!”

  “真的要请客?”

  “当然!说到做到!”我拍胸脯保证。

  “老板!再多来两份猪排饭!”阿御突然举手喊道。

  “等等!你趁机坑我啊?”

  “是你说要请客的,还有,偷偷告诉你,我当初逃家时我有带出我自己的户头,里头大概有几百万吧。”阿御窃笑。

  “@#$%^&┅┅”这该死的家伙!

  回家路上,我们挑一条小路当捷径走,我刻意跟这家伙保持距离走着,谁知道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又会坑我啥!明明有那么多钱┅┅不对吧,一般七岁逃家的小孩怎么会有自己的户头?而且还几百万┅┅

  平常他那种冷到冻死人的个性,就连老师跟他说话他也会当耳边风的,为什么今天他会跟我说那么多?难不成他有什么企图吗?还是心血来潮想整我?

  “在想什么?”阿御不知道何时已经在我旁边跟我并肩走了。

  我被他吓了一跳,整个人直接往旁边跳一大步,“你怎么老是喜欢吓我啊?!”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做贼心虚?”

  “屁啦!我怎么可能会做贼心虚!你不要随便乱说我!”

  这时阿御好像惊觉什么,说话速度瞬间加快道∶“喔,快走吧,这条小路可是出了名的不安全。”阿御话一说完,马上拉着我的手直直的往前走。

  这小子怎么了啊?看他骨瘦如柴似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走路的速度都让我不自觉开始用小跑步跟着才不会跌倒。

  “慢一点啦!你到底怎么了啊!”我的手被他抓的很疼,让我不满的抗议起来。

  “一个月前,这里发生小混混藉由这条小路两面夹击殴打路人,洗劫钱财的事件。”阿御不疾不徐的说着。

  “那也是一个月──”

  阿御打断我继续说着∶“两个礼拜又三天前也发生一样的事,接着是两个礼拜前、一个礼拜又四天前、一个礼拜前、五天前、三天前,这里发生的事件越来越频繁,你说呢?”

  你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啊?“难道说┅┅那些小混混可能开始以这条路作为据点了?”我不安的问。

  这时阿御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并推了一下眼镜道∶“看来我们还是倒楣的遇上了。”

  我抬头往前看┅┅天啊!好几个看起来就像是在说∶“我就是小混混”的家伙堵住前面的路了,就连后面也不知道何时被一堆人也给堵住了,进退不得┅┅妈呀!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啊!

  “别紧张,还好你今天是跟我走在一起,要是跟谷川那种俗辣一起走的话,你很有可能就被打的很惨了。”阿御说完之后,就把眼镜拿下来收进口袋。

  什么?阿御的意思是┅┅难道他想跟这些小混混干架吗?怎么想都不可能!一个书呆子怎么可能会打赢一堆小混混啊!这种行为简直是找死!

  “你别乱来!他们那么多人,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唔!”话还没说完,阿御狠狠的朝我腹部灌了我一拳让我起不来。

  “你别碍事┅┅难得有这么蠢又任人宰割的猎物送上门了┅┅不好好享受太可惜了。”阿御把绑着他头发的发圈卸下,并且把他自己的书包丢在一旁,手还紧紧的抓着他那把随身携带的长刀。

  “阿御┅┅你┅┅”阿御是怎么了啊┅┅没事打了我一拳,又烙下这些狠话┅┅这小子果然不正常!

  “嘿嘿,小鬼你是想先讨打吗?看你脸蛋长的不错,不好好的让我们玩玩就太可惜了!”前后夹击的小混混不断在*近着,有的人还带着西瓜刀、铁棒┅┅

  “阿御别做傻事啊!唔!你这家伙┅┅”我吃痛的努力想爬起来阻止阿御,不料这天杀的又踹了我一脚让我坐回原位。

  “你乖乖的坐着看好戏就行了┅┅敢碍事,我连同你一起砍了。”阿御说着,嘴角还微微扬起,感觉上阿御很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一样。

  现在阿御的脸上,根本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书呆子了啊┅┅恶魔,跟恶魔一样的狰狞又嗜血的表情┅┅那真的是阿御吗?

  在我还在吃惊的同时,阿御已经拔出刀来,狠狠的朝着离他最近的人的腹部横划了一刀,大量的血就这样飞溅出来,那个最先被砍到的人还没自觉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就这样倒地不起。

  杀人了┅┅阿御杀人了!他竟然杀人了?!

  “哈哈哈哈!好弱!我看你们这些低等生物乾脆通通一起上好了!”阿御狂笑道,还浅尝自己刀身上的鲜血。

  那些小混混被阿御的举动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是看到自己同行的被砍倒在地,还真的全部带着怒意一起冲了上来。

  阿御剑步一踏,直接刺穿了最先冲上来的人的腹部,刀子拔出来后,转身一踢就踢中从后面偷袭过来的人,一个弯腰闪身,一拳狠狠的落在下个冲上来的胸口上,那一瞬间好像还听到骨头碎裂的声响,接着阿御跳起来踩在另一个又冲上来的人头上,“碰!”的一声,用力把他的脸踏到地板上,接着一刀砍下去,后头跟上的人肩膀吃了这一记也喷出大量鲜血来┅┅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身上发疼的地方也被眼前惊人的景象刺激到麻痹不觉,我吓的身体不敢动弹,看着眼前不断溅出的鲜血的可怜人┅┅好可怕,真的好可怕┅┅不一会儿的时间,地板上躺满了人,就连最后想逃的┅┅阿御也不放过。

  一阵风吹了过来,浓烈的血腥味就这样飘荡着,阿御被吹乱的长发,在风中显的更加狂乱,原本很狰狞的面孔,在月光照射之下,金色的眼眸和诡谲的邪笑,更加的邪魅恐怖。

  阿御抓着地板上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的衣服,把刀身的血迹擦拭乾净,随后把刀收回刀鞘中,接着阿御斜眼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突然的一看吓的浑身直发抖。

  阿御一步步的靠过来,我拼命的想逃,却又吓的动不了,他手一伸,直接把我压在墙角不得动弹,我们两的脸庞靠近的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的到,这时我的身体更加颤抖不已┅┅

  这时阿御脸上勾起不明的微笑提问∶“害怕吗?”

  去你的!你是看不出来我现在已经怕的要死喔?!我暗自在心理怒骂着,没想到眼前这个好好学生竟然是个杀人魔!

  阿御用手抓着我的肩膀,一双金眸就这样和我四目交接,我被他看的身体不敢乱动一分,“听着┅┅你最好不要跟别人说今天这里发生的事,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想伤害你,对吧?”阿御抓着我的肩膀的那苹手,越抓越紧,脸上恶魔般的笑容更加浓烈。

  ┅┅最好不会伤害我啦!

  “瞧你怕成这样,不然我换个说法好了┅┅要是你敢说出去的话呢,我就┅┅”

  你、你就怎样?杀我灭口吗?我不安的在心理猜想着,以这家伙来说肯定会杀了我!

  “看你的眼神┅┅你认为我要杀你啊?”

  我汗┅┅又被他猜出来我在想啥,这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恐怖┅┅

  这时阿御的另一苹手掠过我的脸颊,冰冷又带着血腥味的感觉就这样直扑脑门,接着阿御他┅┅突然吻了我!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脑袋中他要杀我的想法马上被打空!

  “哇靠!你这变态搞啥啊?!”我吓的顺手一挥,刚好给他脸上一巴掌巴下去┅┅这下我惨了┅┅死定了啦!他一定会杀了我!

  不料这时他脸上又勾起微笑,“这样才是秀树嘛,何必用那种很恐怖似的眼神看着我?你听着┅┅”阿御又把他自己的脸靠近我道∶“你敢说出去┅┅我就强暴你!”

  ┅┅等等,我没听错吧┅┅强暴我?男的强暴男的有什么意义啊?还是他是故意跟我开玩笑?这一点也不好笑好吗!

  “你的眼神好像在说,我在开你玩笑?想试试看吗?”阿御朝着我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酥麻的感觉让我浑身发毛┅┅

  阿御这时突然用一苹手把我的双手紧紧扣在墙上,该死!他力气怎么会那么大啊!接着他用另一苹手托住我的下巴┅┅靠!我去你的!又吻我!┅┅妈呀!他还把舌头伸进来!这家伙竟然玩真的啊?!

  “唔!”我一直想挣扎开来,可是自己的力气却丝毫无影响他一分。

  阿御的舌尖不停的在我口中搅和着,还伴随着刚才舔拭刀口上的恶心血味┅┅阿御不断*着我口中的滋味,他妈的搞的我快窒息了!

  这时阿御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我终于有喘息的机会了┅┅他贪婪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着我,脸上尽是那种可怕的微笑┅┅

  “你的脸好红喔,害羞啊?”阿御轻抚着我的脸颊窃笑。

  “羞你的大头鬼啦!我是差点被你弄窒息加生气气到脸红的!”

  “喔?意思是说我可以继续棉?”阿御故意将手伸到我的裤头上。

  “不、不要!别碰我!你这个死变态!”我又开始左右不停乱动的挣扎着,但是他的力气竟然大到对我的挣扎不为所动。

  阿御歪头想了一下,“好,不碰你,但是你可要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敢说出去,我就强暴你!了解吗?”阿御放开我的手,走到一旁捡起自己的书包背上,这时阿御又说∶“要走就快点走,等等警察就会过来巡逻了,毕竟这里常出事。”阿御窃笑着自己先行往前走。

  可恶!这该死的家伙┅┅我终于能自己站起来,想逃离他时┅┅又看着自己周围躺了一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的人,让我很害怕又没志气的追上阿御的脚步┅┅今天我还真是他妈的衰!

  我跟在阿御后面保持一段距离走着,天晓得这家伙会不会突然反悔就杀过来┅┅

  “只要你不说出去,我就不会对你怎样,少在那边乱猜想。”阿御突然说的话让我吓了一跳,难不成这家伙有读心术吗?

  “你┅┅为什么要杀人?”我不怕死的问问看,反正我都被他盯上了,说不定也活不久。

  “宁为杀人,不愿被杀;宁为被怨恨拥有,不愿痛苦失去。我还背负着┅┅你绝对无法想像到的宿命。今天你是头一个能烦我这么久的人,不杀你算是我把你当朋友看。”

  “啥?”我完全听不懂,“你说的自己好像从哪里出来的佛祖一样┅┅既然是朋友的话,那你还搞威胁这套?”

  “总有一天┅┅我就会消失了,你到时想怎么跟别人讲都可以。”

  消失?这小子又想搞什么把戏?意思是他要出国旅行?不对吧,要是我说出去的话,他连出国旅行也肯定会被警察追到底吧?

  “唔?!你这家伙!”我用力推开眼前的人,阿御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又偷吻了我一下┅┅这小子刚才说的话果然都在唬我吧!

  “随便你怎么想,明天见棉。”阿御带着淡淡的微笑朝着另一个方向先走了,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瞥见他的表情,莫名的痛苦?

  在杀人的时候享受杀人的快感,现在丢下一堆莫名其妙且让人不解的话,又带着痛苦的表情离去┅┅他身上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谜啊?这样下去的生活┅┅还能很平常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水火关系:宠你没商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