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姜浩宇,姜小鱼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姜浩宇

简介:他把她的身体顶得抛皮球似的不断上下
尼玛,打什么假炮!楚依然又羞又怒,偏偏又挣脱不开,只能愤怒地骂:“你要不要脸?”他微笑着看着她:“我怎么不要脸了?我和我的女仆打打假炮,难道还要得到有关部门批准?”楚依然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怎么会变得这么无耻!”他是娱乐圈的天王巨星,她是被拐卖的孤女,一夜沉沦,他食髓知味,恋上了她的味道
她做了他的女人,被他宠得上天入地,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
一……

角色:姜浩宇,姜小鱼

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

《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豪门虐恋:爱到最深处》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当年的仇家逼他现身

江城,冬夜的巷子里。

刚下过雪,积雪覆盖的青石板路上,侧卧着一个男子,在他身下一滩暗红的血水冻结成冰,从巷口卷进来的风刮过,都吹不动他的衣角。

“真的,好不甘心……”

姜浩宇被鲜血糊住了眼皮,努力抬起,看向巷口的那一盏路灯,温暖明亮的光,淡淡洒落,却永远也照不到他身上了……吧?

嘎吱——

忽然,一辆从巷子另一头开进来的车,紧急刹车,车轮停在离他不到半尺的地方。

车门开了。

有人下了车。

是一个扎马尾的妹子,走过来蹲下,恰好姜浩宇虚弱的咳了一声,有血沫从他嘴角涌出来,她惊呼了一声:“是你?”

姜浩宇努力抬眼,看到一张模糊的脸,以及一双亮如星辰的杏眼,想说话,却没有力气吐出一个字,只能颤动嘴唇,无声的说了两个字:“救我……”

巷子外,有纷杂的脚步声,还有狂暴的声音传来:“搜!他受伤了,跑不远的,一定在这附近,搜仔细一点!”

闻声,姜浩宇绝望了,不再奢望那妹子会救他了。

只是一丝不甘心的执念,让他猛地一撑手肘坐起来,想逃,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虚弱的身子又朝地上倒去。

突然,一只纤白如玉的手伸来,抓住他,把他拖上了车……

——

五年之后。

深海之上,巨浪翻腾,黑沉沉的风暴从远处狂卷而来,隐约能看到其中有两道身影,宛如神明在疯狂搏杀。

没多久,一道凄厉的吼声响起:“夺命金针!修罗殿主,你真要赶尽杀……”

最后一个“绝”字,没机会说出来,风暴炸裂,能看到一根金针洞穿了这人的眉心,整个人坠入海中,转眼被海浪吞噬。

另一道年轻的身影,收回暴射而回的金针,从风暴中冲出来,如神临一般,踏浪而来,射向海面上的战舰群的主舰之上。

“这就是……战神榜第一!”

“问鼎天下,唯我修罗殿主!”

“修罗战神!”

海面的战舰上,站着上千名黑衣人,一个个翘首眺望,目光里充斥着崇拜及敬畏,火热无比。

三年前,他如彗星般崛起,横扫战神榜,一路杀上巅峰。

从此修罗之名,如风暴席卷天下。

只是,就连修罗殿众,也不敢想,杀战神榜第二的银月阁主,于他,也如屠鸡杀狗!

震惊!

同时,所有的修罗殿众心目中,又感到无比的荣耀。

主舰的甲板上。

修罗殿主姜浩宇飘身落下,风吹乱的碎发间,露出一道暗红色的疤痕,让他本来清秀斯文的脸,透着一股凶悍。

甲板上站着的妖娆女人,像个殷勤的小媳妇侍候远行归来的丈夫,递上了蓬松香软的洁白毛巾,给他擦脸。

“老大,你真打算回去认儿子?也许,那个女人早就改嫁了。”

她的声音,透着幽怨,好像丈夫要认下在外面养的私生子一样。

“嗯。”

姜浩宇应了一声,接过毛巾,胡乱擦了两把,把染红的毛巾扔给她,无视了她勾魂的小眼神。

这女人是修罗殿四王之一的月修罗,迷死人不偿命,却心狠手辣,觊觎她美色的,多半都不得好死,堪比黑寡妇。

“三年前,我被陷害,还被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被梦然带回家,做了白家的上门女婿,才躲过仇家的追杀。”

“为了保住我爷爷的祖传金针跟医书,我逃亡海外,凭金针刺穴术救了义父,接替义父坐上修罗殿主的位置,成为这个海外顶级雇佣军团之主,算是一步登天,拥有了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的权利跟财富,以及绝强的实力。”

“但,不管我身份怎样变,都是我欠她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了儿子,就算她改嫁了……不存在的,她不可能改嫁!

莫名的,姜浩宇想到那个冷傲如雪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就无法忍受,一股暴戾之气涌起,来自修罗血狱的狂暴杀意冲起,海风也吹不散那一股恐怖的气势。

“让天魁和天机到港口等着,到时候跟我一起走。”

姜浩宇说着,有意无视了月修罗幽怨的眼神。

这一趟,受华国军方某人之托,闯到深海域杀入银月阁老巢之前,他收到了一条短信,顺手点开看了一下。

是华国的手机号,发了一个小孩子的图片资料。

孩子叫姜小鱼,是白梦然所生,跟他两岁时样子,长得跟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要说不是他儿子,都没人信。

发消息的人自称是林老师。

当即,姜浩宇就决定回国去看儿子,顺便也去考察一下国内的投资环境,把修罗殿的一些资产往华国转移,回国内去发展。

隔天,华国江南省的江城。

“天机,给老子查,把这家托管中心给我查个底朝天,老子要看看,是谁在搞鬼!”

姜浩宇的目光冷戾,声音里透着无尽杀机。

此时,他站在一个刚刷过油漆的院子前,盯着“江城婴幼儿托管中心”的木牌,整个人的气息暴虐翻腾。

托管中心的人居然告诉他,姜小鱼跟人打架头部流血,被送去医院了。

要不是担心儿子的伤势,他都想亲手拆了这个托管中心……刚才有个小姑娘偷偷告诉他,姜小鱼没打架,是被老师推倒在桌子角上,撞破头的。

托管中心的老师没人指使,不会那么大胆子下黑手,一定是有人指使的。

况且,他在海外并没有用姜浩宇的名字,这家小小的托管中心,怎么能查到他的号码,给他发信息?

他怀疑,是当年的仇家逼他现身!

就算不是……宁错杀,不放过!

“属下遵命!”

车边,如冰雕的黑衣美女,抱拳应了一声,声线冰寒,散发着嗜血的杀机。

很快,就有一队黑衣人,在天机的率领下,冲进这家托管中心,开始调查。

与此同时,江城及周边城市,外来人口明显增多,似雪落平湖,悄无声息的融入,很快就无影无踪了。

他们的任务……调查姜浩宇当年的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