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空皇宫,带着战王一家去流放

“东方欲明”的倾心著作,萧怀朔苏清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苏清宁此时只感觉对方温热的呼吸不断喷洒在自己的耳廓上,像有一道电流划过全身,整个人都有点酥酥麻麻的胸前的柔软紧贴着坚实的胸膛,两颗隔得极近的心脏好似都跳得比平常快了一拍“扑哧……”“扑哧……”一声声窗子被捅破的声音由远及近没多久便见窗户前落下两个细长的黑色身影这两人刚才已经给附近的房间都下了蒙汗药,现在也轻车熟路将窗户捅了个口,便吹了管土黄色粉末进来苏清宁用意念控制风流,直接把那粉末全扑...

第10章 阅读精彩章节


此时禁军才搜查完王府,各个房间的门都大敞着。众人看着房间里的场景都惊得险些忘了呼吸。

大家都是才从房间里被叫醒出来的。这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怎么可能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更诡异的是,不止房间里的值钱摆设不见了,就连屋檐上的镀金脊兽、大门上的铜环、房梁上的装饰……

全都,他娘的不见了!!!

饶是之前亲眼看见整个议事殿被搬空了,现在看到整个王府在不到半刻钟就被清空,萧怀朔心中还是震惊无比。

转头看向一脸轻松的苏清宁,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

“是你做的?”

“是啊,我把你家洗劫了,你有意见?”

苏清宁表面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内心却有些忐忑,在等着看萧怀朔的反应。

美男我所欲也,美男不乖随时跑路也!

反正她现在空间在手,万事不发愁。留下来也不过是觉得和这家人相处很舒服。

如果萧怀朔容不得她的这些特别之处,或者起了什么非分之想,她随时拍屁股走人!

萧怀朔脸上却看不出太多表情,又淡淡问道:

“皇宫被盗也是你干的?”

苏清宁现在还真有些佩服这便宜相公的心理素质。毕竟她的技能在这个时空太逆天了,正常人怎么着也得被吓一大跳。

萧怀朔却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苏清宁心里起了想逗弄他的想法,笑着道:

“对呀,我不光搬空了皇宫,还搬空了东宫、丞相府和好些个贪官府邸。你要不要现在去举告我呀~”

她这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看在萧怀朔眼里竟莫名有些可爱。薄唇忍不住微微上扬,淡淡道:

“干得漂亮!”

苏清宁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没选错,这相公能处!

那边,太子不信这个邪。亲自带着一队侍卫把王府的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硬是没再找出一根针。

气得浑身颤抖,眼中满是凶光的盯着萧怀朔。

“好啊!萧怀朔,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朝廷抄家前把战王府搬空了!说!你把东西都放哪了?坦白从宽,孤还能饶你一命!”

萧怀朔还是那副神态自若的样子。好似他才是那个审判者,而面前的太子是那被逼到绝路的犯人。

“殿下说的什么话?臣今夜才得知战王府获罪被抄家,圣旨下了后便被禁军押解回了战王府。又怎么可能在众人眼皮底下搬空战王府?!”

“太子殿下监管兵马司,对京城治安全权掌控,怎么可能有人能在您眼皮底下搬空战王府?依臣看,倒像是某些人想私吞了我战王府的偌大家业,在玩监守自盗的把戏呢!”

苏清宁站在他身边,也一副泫然欲泣、吓得不轻的样子。

“天呐!天呐!臣妾的十八抬嫁妆啊!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都没了!呜呜呜……也不知哪来的贼人,有如此通天的本事!”

心里恨不得反手给萧怀朔比个666,暗自佩服他反应之敏捷。

先前就在殿上一句话离间君臣,现在又阴阳太子监守自盗,想私吞战王府家产。逻辑之缜密,让人难以辩驳。

萧家人虽也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也纷纷帮两人说话。

祖母刘青重重捶了捶拐杖,眼中精光四射。

“太子殿下,治罪也得讲究个合情合理。如今全城戒严,我孙儿又如何能几个时辰内搬空战王府。这要是传出去,怕是天下人都要笑掉大牙!”

太子直觉就是战王府的人在搞鬼,但又找不到证据,只感觉像是踢到了铁板上,气得险些咬碎了后槽牙。

他今天跟过来本就是想着战王府家财万贯,比起东宫私库也毫不逊色,正好把抄到的东西拿去孝敬父皇,免得他老人家现在没钱了找自己要。

现在好了,抄家没抄成,还被萧怀朔怼得哑口无言,落了好大一个脸。

太子目露凶光的扫视了战王府众人一圈,非要再找回场子不可。

这一看就看到了沉浸在表演中无法自拔的苏清宁,顿时眼前一亮。

这小妮子倒是长得俊!他治不了萧怀朔,难道还治不了一个弱女子?!

“肯定是萧怀朔搞的鬼!来人!给孤把苏氏扒了!证据肯定在她身上!!”

萧怀朔顿时眼中杀意迸射,挪动轮椅挡在了苏清宁面前。

祖母刘青和母亲张沁雪也带着几个萧家人挡在了她身前。

“士可杀不可辱!圣上虽把我萧家贬为庶人,可没说我萧家可以随意任人欺辱。殿下若质疑欺辱我萧家女眷,只能从老身尸体上踏过去了!”

大嫂黎宣仪也气得不轻,挡在苏清宁面前破口大骂。

“太子殿下!指控人也要有证据!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介女流,您也不怕遭天下人笑话?!”

太子臃肿的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看到萧家人全都急了,之前的郁闷都消散了不少。

“把这些碍事的人都拖走!他们这么护着那女人,她身上肯定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把她给孤拖上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扒干净!”

几个禁军领命走上来。萧怀朔眼中似闪过一丝决绝,准备招来藏在外面的剩余势力,和这狗太子拼个鱼死网破得了。

却突然从门外吹来一阵狂风。厚达百斤重的门板从门口飞射而来,直接把太子砸趴在了地上。

“碰——”

“啊——”

厚重门板落地的声音震耳欲聋,砸起地上飞尘无数。

太子宛如一只被捶扁的河豚,眼睛一翻,吐出一口浓浓的鲜血便昏了过去。

“殿下!殿下!”

“禁军!还不去抓刺客!”

“先把殿下抬出来!传太医!快传太医啊!殿下您醒醒!”

前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三个士兵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门板抬起,把太子捞了出来。一时也没人顾上扒苏清宁衣服了。

萧家人看着面前诡异的一幕,心中都惊骇无比。纷纷神情严肃的把身边的亲人护在了身后。

苏清宁也学着周围仆妇的样子,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呜呜呜……真的好可怕!呜呜呜……哎哟!我看见有道黑影往东边去了!兵爷快去追啊!定不能放过此等妄图谋害皇嗣的贼人!!”

小说《搬空皇宫,带着战王一家去流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