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乱世妖妃》苏易烟,苏寒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乱世妖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易烟

简介:苏易烟做杀手这行这么多年,双手早已染满鲜血,上门寻仇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可她什么场面没见过?就更不会再有什么东西叫她畏惧
可是现在,她最担心最在乎的妹妹苏寒居然也想让她死,这让她不寒而栗
她太厌恶这个世道了
她眼神里有不可磨灭的愤怒之光,却在听了苏寒一番话后,通通转化为了绝望与失落

角色:苏易烟,苏寒

乱世妖妃

《乱世妖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错陷轮回劫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苏易烟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那样惨然。她双手被人从身后捆住,浑身唯一能动的部位只有脖子,那上面戴着一条蓝宝石项链,熠熠生辉,而送她项链的人,正拿枪指着她。
  “我想反抗,易如反掌。”苏易烟淡淡地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语气都是波澜不惊。
  “对,我知道。”拿枪的艳丽女子保持着那个动作,不曾变过,语气也是像苏易烟一样的平静,“但我也知道,你不会反抗的,因为是我要你死。”女子咬重“我”这个字,眼神毒辣。
  苏易烟做杀手这行这么多年,双手早已染满鲜血,上门寻仇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可她什么场面没见过?就更不会再有什么东西叫她畏惧。可是现在,她最担心最在乎的妹妹苏寒居然也想让她死,这让她不寒而栗。
  “为什么。”苏易烟连询问都懒得再用疑惑的语气,她太厌恶这个世道了。她眼神里有不可磨灭的愤怒之光,却在听了苏寒一番话后,通通转化为了绝望与失落。
  “因为K7杀手团,有你没我!”苏寒几乎是咆哮着吼出这句话的,她再也无法冷静面对了!
  “你总是最出风头的那一个,你一身黑色紧身衣就是别人眼里穿梭于黑夜的魔鬼,我再怎么样努力也只不过被认为是被你保护的娇弱妹妹!每次派我去执行的任务,都是去杀什么要瓜分财产的孤寡老人,这对我是侮辱!是侮辱!”苏寒就像要疯了一般,面目狰狞地对着苏易烟,组织里的人都笑我,这么没用就跟着你姐混口饭吃吧,出来当什么杀手!于是我就把嘲笑我的人都杀了,然后骗大家说,死于仇家寻仇。”
  “你太过分了。”苏易烟眼里的光一点点地寂灭,她再也不认识这个自己从小呵护的妹妹了。
  “过分的是你!”苏寒再次怒吼:“你在组织里有那么多人追求,为什么还要抢我唯一心爱的人!”
  苏易烟惊愕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妹妹:“所以,秦安也是你杀的?”
  “对!”苏寒突然大笑起来,在寒冷的夜晚让人心生恐惧:“你们,都会不得好死!”
  几乎在同一时间,“砰!”的一声骤然响彻了云霄,鲜红的血花像绽放的罂粟盛开在苏易烟的脑袋上,她终于久久地失去了意识,再也睁不开眼。
  月光下,徒留苏寒猩红的双目,与畅快的气息。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易烟感觉浑身都酸痛无力,头像要炸开来一般的疼痛,伸手一摸,却没有丝毫血迹。
  我还活着吗?她心里想到,耳边突然传来浑厚的男声:“当然不是。”
  “谁?”苏易烟像狼一样警惕,四下环顾一圈,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漆黑的大殿,周围挂着像落地窗帘一样的白布,无风自动。
  她的前方突然燃起一束绿光,苏易烟望过去,绿光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张檀木台,台后坐着一位白发老人。
  “姑娘何处来?”他右手执笔,左手捋着花白的胡须,眯眼瞧向苏易烟。
  “你没必要知道。”苏易烟冷着脸,言简意赅,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走,不料身后传来老人的忠告:“不在我这儿记录,就休想投胎!难不成姑娘愿做孤魂野鬼?”
  投胎?苏易烟这下明白了,自己在地府呢!只好乖乖说:“人间来。”
  白发老人点点头,玄青袍子一挥,说:“去吧,去吧。”
  苏易烟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照着他指的地方去了。她不知道,在她走后,老者又摇摇头,叹一口气说:“煞气太重,煞气太重啊!不是好事啊……”
  再说苏易烟,顺着老者指的路一直走一直走,一路上不知道见了多少冤魂,听了多少嗟叹,心里也自嘲道:到头来自己还不是和那些枪下鬼一样,葬身地府。
  她很快就瞧见了奈何桥,还有奔流不息的忘川河水,在她身边匆匆流过。她一晃神的功夫,突然有什么东西折射着湖光闪到了自己的眼睛,她这才发现,脖子上的那条蓝宝石项链还在。
  苏易烟苦笑着上扬嘴角,把她扯下来,放在手里端详。
  这是十三年前苏寒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那时候的苏寒,还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现在…
  苏易烟不愿再去想,一狠心直接把那条项链抛入了忘川,滚滚的忘川水立刻就把它带走了,后悔的机会都不给人留。
  苏易烟望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无限感慨。这张脸诱惑了秦安,那个苦苦追求自己的人,却也给他惹来了杀身之祸。其实苏易烟对他根本没有丝毫感情,要有,也只是同情。
  她还是决定放下一切去安心地轮回,只希望来世不要是个杀手。但她也发誓,她苏易烟,再也不会在任何一世里相信亲情!
  苏易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奈何桥,迎接她的是孟婆。
  “姑娘。”孟婆笑语盈盈,她的身边放着一个棕色的木桶,还有一个水勺,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孟婆汤。
  苏易烟狐疑地盯着那个桶里泛黄的汤水,不知道会不会难喝得要死。
  “我能不能不喝?”她用商量的口吻说。
  “这可不行啊姑娘!喝了孟婆汤,才能忘上世愁,解来世忧啊!”孟婆拒绝了,说着还弯腰用那个木勺子舀了一碗水递给苏易烟。
  苏易烟听过很多关于孟婆汤的故事,也知道不喝孟婆汤就忘不掉前世的事,也就休想过这奈何桥。
  她只好勉为其难地接过了汤,刚递到嘴边又犹豫地说:“要不我…”
  “喝吧姑娘,别推脱了。”孟婆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这奈何桥上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人,执念比她深的,孟婆自然也对付过很多。
  苏易烟没辙,只好再次举起碗,眼看就要喝下去了,远处突然又炸雷一般响起了苏寒的声音:“苏易烟!你想安安心心投胎?没门!”
  苏易烟惊地愕循声望去,手中木碗摔倒了地上,碎成两半。
  苏寒怒气冲冲地从远处冲来,不顾任何人的阻拦,还一路打伤好几个野鬼,冲上了奈何桥。
  “没想到,你居然做鬼都不放过我!”苏寒怒吼着就想去掐苏易烟的脖子,苏易烟反扣住她的手,不明白她在讲什么。到底是谁做了鬼都不放过对方啊?
  “组织竟然偷听我们的对话,居然为了你,杀了我!”苏寒接近疯狂,双手用力的挥舞想要摆脱束缚。
  “那是你罪有应得!”苏易烟终于爆发了:“我从小就时时刻刻护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我是杀手是是恶魔,而你手上的人命,要比我多的多!”她松开苏寒狠狠给了她一个巴掌,还一把推开前来劝架的孟婆,再次怒吼道:“组织束缚了我一生的自由,我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你却亲手了结我!”
  说话间忘川上方原本漆黑的天骤然闪过好多道闪电,忘川水也越来越沸腾,奈何桥上大大小小的鬼都恐慌了,旋风很快就刮了起来,没过多久所有人耳边都只剩呼啸的风声。
  苏易烟仰天长啸一声,声音刺耳而激烈,奈何桥开始抖了,越来越多的鬼开始站不稳,纷纷落入了忘川灰飞烟灭。苏寒也吓住了,看着身边笼罩着一层红色云烟的苏易烟,慌忙问孟婆:“怎,怎么会这样。”
  孟婆在这场混乱中左右躲闪着闪电,身体却还是跟着桥体止不住地摇晃。她面色苍白抖抖索索地说:“投胎了,也就罢了,你,你为何偏偏要激起她的煞气啊!为何啊!快,快去叫判官,快去叫判官!”
  苏寒也浑身颤抖着,恍惚间听见要叫判官,就摸索着朝桥下走,没想到还没走到尽头,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她在一瞬间,就湮灭了。
  苏易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心中想着停下来,却被执念控制着。她无法摆脱周身的红色烟云,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就再也不省人事了。
  忘川两岸的彼岸花开始疯狂生长,火红一片,只见花不见叶,密密麻麻交织出一片网一样的景象,拦住了所有想要逃路的小鬼。
  其中一枝花越长越高越长越粗,直冲云霄,吸走了所有的闪电,天空又恢复了以往死一样的寂静。
  狂风被它们织成的网拦住,再也刮不向远方,渐渐平复了下来。奈何桥也稳了,不再摇晃,不再向河中砸落碎石,只是孟婆不知去向。
  等到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忘川一带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任何鬼魂和地府官员了,就是一片不毛之地,除了两岸已经恢复原样彼岸花,正颔首低头,等待绽放,谁也不知道它们曾那样疯狂。
  苏易烟早已不知去处,消失在了地府的茫茫冥夜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乱世妖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