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麻衣狂婿\/麻衣狂婿》叶长天,顾愫愫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麻衣狂婿\/麻衣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时三

简介: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三年前,为帮助妻子一家改命转运,叶长天逆天而行,惨遭天谴!
三年后,叶长天王者归来,却愤怒发现妻子和别的男人进了快捷酒店!
麻衣一怒,血染苍天!

角色:叶长天,顾愫愫

麻衣狂婿\/麻衣狂婿

《麻衣狂婿\/麻衣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荣耀而归

公海,一不知名岛屿!

海岸边上,叶长天驻足远眺大海尽头的东方世界,目光深邃。

在他身后,数百位衣着华丽的各肤色人聚集在此,看着他的背影,如视神明,热忱而又崇敬!

“老师,您真的要回去吗?学生愿献上每年三千亿的薪资,外加七颗镇海龙珠,换您保我族皇室百年基业牢固安稳!”这时,一个身穿白纱袍的络腮胡男人面露难色,上前两步,弓腰行礼。

此人,正是号称建立在石油上的国度,传说中的迪拜皇室之主!

可如今,堂堂一国之主,却心甘情愿给叶长天行躬身大礼。

这一幕若是让别人看到,恐怕非得吓疯了不可,但此时,在这座海岛上,却显得那般平常。

放眼看去,除了迪拜王之外,在他后边排着队等候的还有英伦皇族的大皇子,灯塔国的总统,德邦国的首相……

每一个都是来头巨大,跺跺脚就可以让全世界颤三颤的领导人!

“老师,学生愿献出南非的三处血钻矿产,恳请老师可以跟学生回灯塔国,帮学生争夺此次大选位置!”

“老师,学生愿献上本国国库的四分之三,只求老师……”

随着迪拜王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一齐开口,态度谦卑,恳求叶长天可以留下。

“够了!”

但,这时背对着他们的叶长天却是突然冷冷开腔,头也不回,道:“说了多少次叫你们不许称呼我为老师,我也绝不会收一个西方人做自己的徒弟。”

“你们,都走吧!”

闻听此言,众人全都吓得脖颈一缩,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张嘴说一个字。

轰隆隆——

与此同时,头顶上直升机的轰鸣声音响起,降落时,呼啸的劲风将周遭众人纷纷掀的倒退出去,唯有叶长天身形如枪,不动如山!

甚至,从始至终他身上那件麻衣布袍的衣角都没有被吹动分毫。

“即日起,如尔等有一胆敢犯我大夏朝土者,记住,我能助尔百载昌荣,亦能毁之!”

留下一句话后,叶长天踏步上了直升机,头也不回的离去。

望着那逐渐远去的小黑点,众人只得叹气惋惜:“东方世界,神秘……”

直升机上,负责驾驶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精壮汉子,瞧着海岛上抬头瞩目的各西方国领导,不禁苦笑摇头:“阁主,您真就准备这么放弃奉天阁了?”

奉天阁,一个响彻了西方诸国的神秘禁地!

相传,此阁中搜集了全世界的能人异士,其阁主,那个神秘的东方人,更是拥有能够令诸国改朝换代的逆天本领!

据说,是利用某种风水秘术……

“难道现在的奉天阁还不够吗?”叶长天背靠着机门闭目养神,闻言淡淡的说了一句:“三年了,我的劫期已渡,是时候回家了。”

提到‘家’这个字的时候,叶长天的嘴角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柔。

三年前,他为躲避天罚,一声不响离开长海市,离开大夏,只身一人在西方世界创建了神秘莫测的‘奉天阁’。

迪拜的皇室政权本该在两年前被推翻重组、灯塔国的在位总统本该在一年前寿寝正终,德邦国的首相本该……

全都是因为他,利用风水阴阳,强行帮这些人,这些国,逆天改命,以一阁之力,扭转了诸多西方战局!

如今期限已满,哪怕奉天阁辉煌正盛,甚至一统西方也指日可待,可他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见自己的老婆!

利益盛名,对叶长天来说,不过尔尔!

“嘿嘿,阁主您算无遗漏,您说够那就一定是够了!”

听到他的话,驾驶飞机的汉子骚了骚后脑勺,傻笑两声:“总之,俺刘小花这辈子就跟定阁主您了,您去哪,俺就去哪!”

“……”

听到刘小花这三个字,叶长天的嘴角都忍不住跟着抽动了几下。

这个一米八九的糙汉子,偏偏就叫‘小花’,而这个名字,还是他亲口赐的。

恩,赖名,好养活!

卦术上说的!

“我让你调查的顾家,现在怎么样了?”深吸了一口气,叶长天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问道。

“不好。”刘小花脸色一暗:“属下半月前抵达长海市后,就开始秘密搜查您不在家这些年顾家的消息,顾家在您离开后,曾辉煌过一年时间,但好景不长,现在家业几乎全都败光了,只剩下几家空壳公司,勉强支撑,市值不超过五百万吧。”

五百万……

叶长天眯了眯眼角,心头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当初他以为自己动用秘法,强行逆天,就可以帮顾家坐稳豪门宝座,为此他甚至不惜搭上三年的海外流离,以渡逆天之劫!

但现在看来,终归还是一场空啊!

脸上的表情略有几分失望,而正当叶长天准备继续盘问的时候,他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阁主,属下监视到,就在刚刚,夫人跟长海市的一个富二代去了君再来酒店!”

“属下怀疑夫人她……”

嗡!

对方的话音落下,下一秒,一股滔天气焰瞬间从叶长天身上扩散开来,让他们坐下的直升机都是一阵不稳,险些栽入太平洋中。

“闭嘴!”

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叶长天却也听出了下属口中的意思,顿时杀机浮现:“地址发来,再敢胡乱猜疑,割舌!”

“是!”

电话挂断,叶长天死死的攥紧了拳头,额角上根根青筋暴起,十分狰狞。

“阁主,要不然卜一卦?”刘小花谨慎询问。

“不必,我相信她!”

感受到阁主身上那股逆天寒意,刘小花不敢做声,只是将直升机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大。

……

与此同时,君再来酒店,520号情侣套房中。

身着一袭职业装,搭配着一双银色高跟鞋的顾愫愫,正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蒋海,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一个人来了,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关于我丈夫的下落了?”

说实话,这几年来,顾愫愫从未放弃过寻找叶长天的下落。

当初丈夫无端失踪,每年顾愫愫光是在寻人这方面,就要花费上百万资金!

而今天,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叫蒋海的家伙说他有叶长天下落的话,打死顾愫愫都不可能跟他约在这种地方见面。

整个长海市谁不知道,这个蒋海就是一个花花公子?

“别急嘛。”

蒋海咧嘴一笑,满眼淫邪的上下打量着顾愫愫,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蒋海!”

见此一幕,顾愫愫的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层冰霜。

不过,还不等她发火,蒋海便轻哼道:“顾大美女,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你求我,而不是我在求你!”

“如果你还想知道你丈夫的消息,我劝你对我的态度还是好一点的为妙。”

“你!”

顾愫愫的眼神发寒。

她很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这家伙如果真的知道叶长天的下落,那她就这么走了的话,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丈夫?

“呼!”

深吸一口气,顾愫愫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说吧,到底怎样你才肯告诉我?”

“一百万?还是两百万?”

“啧,难道在你顾大美女的眼中,我就是个掉进钱眼里的人吗?”

不屑的摇了摇头,蒋海冷笑道:“再说了,我家的产值,好像比你们顾家要高出几倍吧?”

“那你想怎样?”

见顾愫愫上钩,蒋海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似是自言自语道:“我这人呢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毛病。”

“当有一个绝世美女心甘情愿的躺在我床上服侍我的时候,我呢,就会管不住这张嘴。”

“到时别说是一个人的消息,就算是我家的商业机密,搞不好我都能说出来。”

“顾大美女,你应该值得庆幸,因为我刚才说的绝世美女,你恰巧就算一个。”

“所以,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