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炙焰牢笼全文(余笙余潇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总裁的炙焰牢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总裁的炙焰牢笼)

余笙余潇潇是现代言情小说《总裁的炙焰牢笼》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一蓑烟雨”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余笙慌乱摇头萧定勋却又难受的呕吐起来她站在一边,看他吐的一塌糊涂,心里痉挛着疼的不行他病的这么严重,刚好一点就出来喝酒,萧家的人,还有余潇潇,都不管他的吗?“我去拿水……赵先生麻烦您照看一下大少爷”司机转回车上去拿水那位赵先生却忽然叫了她:“喂,有纸巾吗?”余笙怔了一下,慌忙从包里翻出纸巾递过去“你帮他擦一下吧,我腾不出手”萧定勋醉的厉害根本站不住,半个身子都靠在赵晋西身上,他只得求…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总裁的炙焰牢笼》,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余笙余潇潇,是作者“一蓑烟雨”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时间不早了,她还要去打工。她今年念大三,明年毕业了就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至少也能养活她和苏沁。而现在,她只能去挣这一个月两千块。毕竟如果她不挣钱的话,苏沁只能在地下室活活饿死,赵茹母女,是不肯在苏沁身上浪费一毛钱的…

第二章 天堂,地狱 试读章节

她坐在地上,心口像是刀子搅着一般,疼的厉害。

她连余文昌的面都见不到,怎么有办法求他把苏沁放出来?

余家,早就是赵茹母女的天下,而余文昌,也不是当年那个靠着岳家发达起来的穷小子了。

余笙摇摇晃晃站起身,可就算再难,她也不能倒下。

苏沁在这里,那么这里就算是地狱,她也得咬着牙撑下去。

时间不早了,她还要去打工。

她今年念大三,明年毕业了就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至少也能养活她和苏沁。

而现在,她只能去挣这一个月两千块。

毕竟如果她不挣钱的话,苏沁只能在地下室活活饿死,赵茹母女,是不肯在苏沁身上浪费一毛钱的。

转了两次公交,才到她打工的咖啡厅。

一直忙碌到黄昏才交班,余笙换了工作服,去后厨找厨师要了昨日剩下的面包打包带走。

有这些面包,苏沁就不会挨饿了。

她麻木的走到街道对面去等公交。

再次回到余家宅邸外时,却看到余家大门外一字排开停了将近二十辆豪车。

余笙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不管发生什么,大抵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低头从侧门进去,沿着蜿蜒的小径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她的住处和佣人房挨着,是由一间储藏室改造而成的。

整个余家都喜气洋洋,就连不苟言笑的余文昌都合不拢嘴!

京都几乎一手遮天的萧家,萧老爷子亲自登门给自己的长孙,萧家的长公子,未来的继承人萧定勋,求娶余家大小姐余潇潇!

萧老爷子这些年几乎都不露面,如今却亲自登门,还带来了巨额的聘礼,可谓是给足了余家脸面。

而更让余文昌高兴的是,萧老爷子对余潇潇赞不绝口,只差没说余潇潇是萧家的天降福星了。

要知道萧定勋病了这些年,萧老爷子日夜忧愁不已。

国内外的专家都请遍了,却没人能找出症结。

萧老爷子不得不妥协,预备着给萧定勋娶个媳妇,生个继承人出来。

虽然萧定勋身体不好,但京都也多的是人家愿意把女儿送到萧家来。

只不知为何,那些女孩儿却都没能和萧定勋试婚成功。

一直到昨夜,萧定勋非但和余潇潇试婚成功不说,他的身子也明显有了好转的迹象。

萧老爷子心情大好,一天都等不得,立时就让人着手准备聘礼,登门为长孙求娶余潇潇。

“那就这样定了,订婚礼就定在三天后,潇潇这样的好孩子,我们萧家绝不会亏待她的,你们二位就放心吧!”

萧老爷子满意而归。

余文昌和赵茹看着萧家送来的这些价值连城的聘礼,简直乐的合不拢嘴。

余家的这热闹,自然和余笙无关。

她去地下室给苏沁送了面包,就回了自己的小屋。

她的积蓄少的可怜,她可以省吃俭用,但却不能让苏沁受委屈。

妈的身子本来就不好,这些年,精神也越来越不济了。

余笙想着这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是被手腕上的剧痛惊醒的。

睁开眼的时候,却看到林妈带了几个佣人,正用麻绳将她手脚捆了起来。

“你,你们……”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余笙惊吓的毛骨悚然,她费力的想要喊叫,却直接被人用一团脏布塞住了嘴。

余笙拼命的挣扎,但她力气微弱,很快就被人用麻绳捆的结结实实,抬起来向外走。

余笙认得这是去地下室的路,她反而平复了一些。

如果是要把她关在地下室,那至少能和苏沁在一起了。

她们母女俩,受尽了这世上的罪,能死在一起,也算解脱了。

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余笙被那些人直接扔了进去。

余笙身上的麻绳打的死结,苏沁解不开,就用牙齿咬,嘴角都磨破出血了,才堪堪把手腕上的绳子解开。

余笙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又受了这一场惊吓,就发起烧来。

苏沁最害怕余笙生病,尤其是发烧。

她紧紧抱着余笙,把自己剩下的面包掰碎了一口一口喂给余笙,又撕下衣角,用自己省下的干净水打湿,给余笙擦拭额头和腋下降温。

一直折腾到天亮,余笙的烧才退了一些。

只是,更大的麻烦却在后面。

没人再送水来,之前有余笙每天送吃的,如今余笙也被关在地下室,她们只能挨饿了。

前两天还勉强能撑下去,到第三天的时候,原本就反复发烧的余笙,已经昏迷不醒了。

苏沁急的大哭,拼命拍打铁门,可却根本无人理会。

余笙烧的嘴唇干裂,昏迷中不停的呢喃着要水喝。

苏沁怔怔望着女儿惨白消瘦的小脸,如果余笙死了,她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她是个懦弱无用的女人,可她再无用,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在自己面前。

苏沁咬破了自己的手臂,她被关在地下室这么久,身体虚弱无比,亏损严重,可她却毫不在乎。

苏沁把伤口送到余笙嘴边,让她吮自己的血。

昏迷不醒的余笙什么都不知道,贪婪的吮着母亲体内的鲜血。

苏沁却心满意足的笑了,她抱着余笙,轻声给她哼着摇篮曲。

一直到伤口里再挤不出血,余笙睡的安生了,苏沁才把手臂拿开。

她们母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余家正在大办喜事。

萧家豪华车队绵延到百米外,哪怕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萧家也准备了全球独一份的礼服和首饰。

余潇潇化好妆换了礼服,萧定勋也到了楼下。

他今日穿的高定西装,和余潇潇身上的礼服是一个牌子的,细节处花费了很多小心思。

比如余潇潇的礼服腰际刺绣着山茶花,而他的西装胸前口袋那里,也绣着一朵小小的白色山茶花。

余潇潇一眼就看到了,她心底不由得一甜,含羞带怯看了萧定勋一眼。

可只是这一眼,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