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时卿落萧寒峥(时卿落萧寒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卿落萧寒峥)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时卿落萧寒峥)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以时卿落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时卿落”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萧寒峥低头就见她双眸清澈,带着好奇的看着自己他的心跳动得更快虽然一回答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但还是颔首道,“嗯,莫清凌将来的成就不低”他死的时候,莫清凌早就在兵部站稳脚跟如果不出意外,兵部尚书致仕之后,就是莫清凌接任时卿落眼睛亮了亮,“那咱们可以提前找机会和他搭上关系”她手里有炼铁炼钢的方法,等莫清凌将铁矿开采出来,倒是可以找机会给对方,然后借此结交搭上关系…

小说《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时卿落萧寒峥,也是实力派作者“蓝白格子”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然后十几人一起拉着石郎中和他徒弟,一起朝着县城走去。路上遇到人,大家看到石郎中被一个小姑娘捆绑拖着走,不由得纷纷好奇的上来问。时卿落就将石郎中做的事情宣传一遍。镇上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石郎中竟然这么黑心的故意害人…

第30章 他完了 试读章节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大多数人都喜欢八卦和凑热闹。

因此在场的人,几乎都答应跟着一起去县城。

特别是抓好药的人,也请时卿落帮他们将药方找了出来。

准备拿着去县城请其他郎中看看药方和抓的药,有没有问题。

然后十几人一起拉着石郎中和他徒弟,一起朝着县城走去。

路上遇到人,大家看到石郎中被一个小姑娘捆绑拖着走,不由得纷纷好奇的上来问。

时卿落就将石郎中做的事情宣传一遍。

镇上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石郎中竟然这么黑心的故意害人。

从镇上到县城就走四十来分钟,所以不少人也没忍住,跟着一起去凑热闹。

去往县城的路上,再遇到人问,不用时卿落重复,跟着的人就七嘴八舌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前往县城的队伍继续扩大。

等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有四十多人尾随跟来。

到衙门面前,衙役看到一个小姑娘拖着两个捆绑的人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人,不由得愣了愣。

其中一名衙役走上前问:“你们要干什么?”

时卿落回道:“我们是来报官的。”

“这是我们镇上的郎中,故意用相冲的药给我相公吃,差点害死了我相公。”

说完她从背篓里拿出萧寒峥昨晚就写好的状纸,“这是我相公萧秀才写的状纸,还劳烦你呈交给知县大人。”

衙役听她说是秀才的家眷,重视了几分。

接过状纸道:“你们先等一等。”

衙门的正堂,一名容貌冷峻的年轻男子穿着七品官服,正在翻看近年来南溪县的文书。

衙役进来后将状纸呈上,“大人,有一名小妇人在外要报官,这是他相公萧秀才写的状纸。”

莫清凌接过来看了看,“将人带上来吧。”

“是!”衙役恭敬的退了出去。

接着将时卿落等人带进了公堂。

时卿落见上首坐着的年轻冷峻男子有些疑惑,不是说知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吗?

“见过知县大人。”时卿落没有跪拜,只是行了个礼。

莫清凌看到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捆绑拉着两个男人上堂,不由得惊讶了下。

他问:“你捆绑拉着的人,就是要状告的石郎中?”

时卿落点头,“对,他们之前反抗不愿意跟着来,我怕他们跑了,就将人捆绑拉着来了。”

“也省得知县大人再让人跑一趟去抓人。”

莫清凌:“……”第一次见这么报官的。

他又问:“状纸我已经看了,你说石郎中故意用药毒害你夫君,可有证据?”

时卿落将背篓里的旧药渣、上次还未熬的药、这次开的药,以及所有药方递给衙役呈了上去。

“这些就是证据。”

莫清凌接过药方看了看,吩咐人去县衙后面,将他院子里的府医叫过来。

一听要叫府医过来,石郎中的脸色又变了变。

时卿落则因为这点,判断这位年轻的知县,身份背景可能不简单,否则应该不会有专供的府医用。

很快,一名老者跟着衙役进来。

莫清凌指了指桌子上的药渣和药方。

“你来看看这药方、药渣和新抓的药,是不是能对应起来,再看看药方有没有问题。”

府医恭敬的道:“是。”

他走过去,很快就拿起对应的药方,伸手拔了一遍药渣和新药包。

完了后脸色沉了沉,“禀报大人,开这药方的人居心不良,这是想害死人。”

“前面的方子会导致人高热反复不退,陷入昏迷之后,再继续喝这药就醒不过来了。”

“后面的药方,表面看着是补药,可却有两味药对冲。”

“喝下去之后,身体反而会越来越虚弱,估计后半生都得躺在床上了。”

莫清凌敲了敲桌子,“有没有可能是抓错的?”

府医如实回道:“看方子的用药不可能,而且一次是意外,全都有问题就不可能是意外了。”

莫清凌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时卿落又指了指打开的那包新药,“石郎中还说那包药里的须是人参须呢。”

府医愣了下,拿起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

“这并不是人参须,而是一种野药,吃下去不但不能补身体,反而会导致人头晕眼花。”

时卿落趁机道:“大人,我不但要告石郎中故意谋杀我相公,还要告他卖假药害人。”

之前在石郎中药堂看病买药的人,听完府医的话都慌了。

一名中年男子请求,“大人,能不能请这位老先生也帮我们看看,刚才抓的药有没有问题。”

莫清凌点点头:“可!”

府医开始为跟着时卿落来的十几人,看了看药方和药。

看完后说:“有一大半人的药没问题,但用药的量却不是那么准确,明显想要拖着病好的时间。”

“比如原本吃三副药就能好的,得吃五六副才行。”

府医顿了顿又道:“还有一小半人的药有问题,不是掺了假药,就是药不对症。”

府医一说完,跟来的人都急了。

“难怪我每次去找石郎中抓药,都要吃许久才能好,原来他故意拖着。”

“我有个亲戚去他哪里抓药看病,可没几天就病死了,我怀疑也是他故意害的,或者里面有假药。”

“石家药堂的药比县城的便宜,原来猫腻在假药上。”

“石郎中简直是黑了心,这种钱都赚。”

大家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的骂起来。

石郎中脸色惨白,瘫软的坐在地上,他完了。

莫清凌让衙役将石郎中口里塞着的布拿掉,“石郎中,现在人证物证确凿,你还要何话要说?”

石郎中摇摇头,“无话可说。”

证据摆在面前,他不认也得认,咬死不认说不定还会被上刑。

时卿落开口道:“大人,我相公和石郎中并没有仇怨,按理说他并没有害我相公的理由,所以我怀疑他背后有人指使。”

莫清凌看向石郎中,“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干的?”

他也怀疑有人指使,就算这个小妇人不说,他也会问的。

石郎中咽了咽口水,想了想还是道:“确实是有人指使我干的,但我不认识那人。”

“他半个月前突然有天半夜出现,然后给了我一百两银子,让我给萧秀才开的药动手脚。”

“并答应事成之后,会再给我两百两。”

“我只知道是个蒙面的男子,却没有看过对方的真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12:1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