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

火爆新书《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锦渝”,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以吗?这三天,你没有别的事吗?”燕容问道“嗯,没有,你的户口在你家那边还是在村子里?”顾晖风轻云淡的问了一句“在那边的,有事吗?”燕容下意识的问道“嗯,趁着我休息我们过去一趟,把介绍信开出来,回来我们把结婚证办了,不然过后没时间了以后我休息,民政局也休息”顾晖清清淡淡的说着,心里则是十分的紧张她会不会拒绝呢?能把结婚证办了,他心里就踏实了“哦,行,你的户口是在村子里吧,那还得去大…

热门小说《重生八零逃婚前,跟着糙汉搞基建》是作者“锦渝”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燕容顾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晖扬了一下手中的票,“有票了,十点半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找个座位休息一会儿。”找了个座位,让燕容坐下,顾晖看了看前后左右的人,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再去买点东西,有人过来跟你说话,你就装哑巴,不理他们就行。”他觉得燕容这小姑娘一直在村子里呆着,这么善良,万一被人几句话骗走了,他去哪找媳妇去?…

第9章:省城火车站 试读章节

燕容看了对方一眼,摇头,“我丈夫在前边买票。”

对方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有些失望,正要走,又问道:“你们要去哪里的?”

燕容正要说话,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把她挡在了身后,警惕的看着那个黄牛,“做什么呢?”

黄牛看到这姑娘的男人真的回来了,快速转身走了。

顾晖瞪着对方的背影看了几眼,才回身问燕容,“你没事吧?”

燕容冲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没事,那个人很奇怪,过来就问我们去哪里,要不要今天的票。”

她的样子满是无辜、清纯,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顾晖扬了一下手中的票,“有票了,十点半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找个座位休息一会儿。”

找了个座位,让燕容坐下,顾晖看了看前后左右的人,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再去买点东西,有人过来跟你说话,你就装哑巴,不理他们就行。”

他觉得燕容这小姑娘一直在村子里呆着,这么善良,万一被人几句话骗走了,他去哪找媳妇去?

现在的骗子坏人可真是太多了。

燕容乖巧点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火车票。

现在的火车票还是这种硬纸版的,版面整洁,就印着几个大字,票号和来往地。

她记得梦里的后世,坐火车已经不用火车票了,直接身份证刷了就可以坐车,先进了不少。

按照年份算,也就是才过去了将近四十年。

这一回,顾晖很快就回来了,他手中提着一个网兜,里边好像有不少吃的。

燕容看了一眼,“你买了什么,这么多?”

“一些面包,汽水,瓜子之类的,碰到一个卖茶叶蛋和白糖饼的,买了一些。我们这个时间点,是要在火车上吃中午饭的。”

顾晖低头看着小姑娘乖巧的样子,嘴角弯弯,待看到燕容要抬头,他赶紧抬起头看向四周,面色淡淡。

他脑中始终还记得昨日她在自己面前那诡异的眼神,和突然用力的撞向窗台墙的动作。

那时候,他的心里拔凉,才知道她不想要这场婚事,不想嫁给他。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再醒过来后的她,却与之前的眼神有了很大的不同。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本来,内心里已经做好了今日借着回她家送她离开,这样两个人都体面,也不会有人说她的不好。

但是,醒来后的她,脸上却是常常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有时候对上自己的眼神时,他觉得她眼神里有很多他看不懂的情绪。

甚至,他有一种错觉,就好像她昏迷了一次后,突然喜欢上了自己一样!

看她昨天下午和晚上的表现,就像是已经忘记了想要离开的心思,而要安心和自己过日子一样。

他真的搞不懂她了,但他还是想遵循内心,只要她再不提离开,他就不想放她走。

也许相处的时间长一些,她对自己有了感情呢!

何况,今日回去那边开了介绍信,明日回来办了结婚证,他心里就踏实一些了。

想到此,他又低头看了她一眼,正好就和她的目光对上了。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怔了一下,又赶紧又各自撇开了头。

不知怎么的,对视的那一刻,两个人的内心里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下午三点,他们到了西凉市。

下车后,看着热闹的城市,两个人四处打量着。

如今的青山市还不如西凉繁华,西凉是他们这个省的省会城市,地方大,也热闹。

出了火车站,立刻就有一些跑三轮的和蹬黄包车的人上来询问,拉生意。

顾晖看了燕容一眼,“你家在哪个区,离这里多远?”

“在西河区,我们去对面坐五路公交。”燕容轻声说道。

顾晖听了,冲着那些拉生意的人们摆摆手,说了谢谢,就伸手牵住燕容的手挤出了围上来的人群。

出去后,燕容感觉自己的包被扯了一下,她赶紧回头去看,就见一个瘦削的身影钻进人群的同时,回头来看她,正好和她的眼神对上了。

燕容淡淡的收回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包。

幸好她的书包她又在盖上缝了两根布带,栓的很结实。

即便这样,她看到有一根布袋已经被扯开了。

顾晖感觉到她回头,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怎么了?是不是被掏东西了?”

火车站汽车站,可以说是现在社会上最乱的地方,所以他才想着赶紧带着她离开这里。

“没有,我多缝了几个带子,被扯开了一根。”

燕容说完,低声道:“我们赶紧走吧,我感觉我们被盯上了。”

顾晖环视了周围一眼,点头,牵着她快速的过马路,去对面等公交。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的是,刚才与燕容对视了一眼的那个人,与公交站附近不远处站着正闲聊的几个人比划了一个手势。

其中有一人暗暗回了一个手势,掐灭了抽了一半的烟,扔了,也走向公交站牌。

公交站牌上等车的人很多,这里一共有三条路线的车接客。

第一趟来的是七路,下来一部分人,又上了一部分人。

顾晖把燕容护在自己身边,又看了一下周围,继续等着。

这一眼,他扫中了三个有些不像是正常要出门坐车的人。

但他没动声色,只是一直没放开牵着燕容的手。

燕容本来觉得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这个时候的社会风气还没开放到大街上可以随意牵手的地步。

但她试着抽回来时,顾晖却紧紧的握着没放,她也就不好意思再抽了,心里还有丝甜。

周围的人也有怪异的看他们俩几眼的,到底没说什么。

有几个大妈低声说了一句:“哎哟,现在的年轻人哟,光天化日的,就拉拉扯扯,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是要被判流氓罪的。”

“哎,谁说不是呢!搞对象就搞对象,大庭广众的,还拉着手。”

两个人离顾晖和燕容有些远,虽然小声,但是顾晖还是能听到。

顾晖突然问了燕容一句:“媳妇,你渴不渴,我这里还有桔子汁。”

顾晖放开她的手,从手里提着的网兜里拿出汽水递给燕容。

燕容看了他一眼,本来想说不用,但他已经拧开了瓶盖,递了过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11:5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