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光兮颎颎(神光兮颎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神光兮颎颎)神光兮颎颎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神光兮颎颎)

小说《神光兮颎颎》,是作者“东条小野”笔下的一部​奇幻玄幻,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尤典藻花尽,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中年男子紧锁的眉头逐渐舒展“欢迎你,尤典大师,我是吴家的现任家主————吴世杰”“吴先生,久仰吴家大名”“不过我想客套可以免了,我想了解吴荣老爷子的情况”吴世杰点了点头“尤大师,我们边走边聊”我随他进入了三楼的一个房间“尤大师,三日前的丑时,我父亲忽然面露痛苦之色,浑身汗如雨下,但不到半刻钟,我的父亲状态又变为正常仆人以为他是魇住了,就没有惊醒他”“可等到第二日的晌午,我父亲都没…

网文大咖“东条小野”大大的完结小说《神光兮颎颎》,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奇幻玄幻,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尤典藻花尽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我实在不好意思将她继续堵在门口,把她迎进屋内。“我去泡壶茶,金小姐你随便坐下等等。”尽管有些坐立不安,待客之礼我还是懂得的,况且人家是女帝,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把我咔嚓掉,我就真的有苦说不出了。没让她等太久,我便端着一杯茶递给她:“金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煮热水,让金小姐连口热的都喝不上,”“…

第10章 是我想要的日常 试读章节

“尤大夫,你的药确实有效,家父只是喝了一副,精神就恢复了大多,十分感谢你。”哪怕知道我看不见,藻花尽还是微微欠了欠身子。

我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涛,堂堂女帝竟对着平民行礼,这简直虚幻不已。

看得出来,她今天是真的想把金依梨扮演到底。

我实在不好意思将她继续堵在门口,把她迎进屋内。

“我去泡壶茶,金小姐你随便坐下等等。”

尽管有些坐立不安,待客之礼我还是懂得的,

况且人家是女帝,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把我咔嚓掉,我就真的有苦说不出了。

没让她等太久,我便端着一杯茶递给她:

“金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煮热水,让金小姐连口热的都喝不上,”

“不过这冷泡茶也有一番滋味,你若不嫌弃可以尝尝。”

“本来是我登门道谢,却让尤大夫招待我,实在是非常抱歉。”

我苦笑,话虽这样,可她的神情连一丝愧疚都没有。

等了许久,她依旧不进入正题,我继续道:

“来都来了,不如金小姐留下吃一顿饭再走?我虽然看不见,其实手艺还是不错的。”

我努力点醒她,意思是她该走了,毕竟尚未结婚的女子留在陌生男人的家里吃晚饭是多么不成体统。

“好的,那就全听尤大夫安排。”藻花尽笑着应了下来。

这回轮到我在风中凌乱。

先不论在我家吃饭到底影不影响她的声誉,连着两天到我这没事找事,女帝都不需要工作吗?

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

我只能硬着头皮,想办法弄出几道符合女帝身份的菜。

别看我前世是混迹黑道的老大哥,我的手艺也算数一数二,

毕竟能来黑帮混的弟兄们全都是糙汉子,一个会做饭的人都没有。

既然女帝已经吃遍了天下的名菜,让她尝尝我们中国的菜系又何妨?

与食材进行了半个多时辰的斗争,我勉强端出一像模像样的松鼠桂鱼。

虽说材料都是从系统那换的半成品,这样一条松鼠桂鱼也花了我不少精力。

“来,尝尝看,这是我家乡的美食。”我将筷子递给藻花尽。

她看着这样一盘说不出形状的东西,一时间没有动筷,似乎在判断这盘菜是否有毒,

在我的催促下才狐疑地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

“嗯!这是什么,我从未吃过这样的东西。”藻花尽掩住嘴,发出由衷的赞叹。

我心中暗自得意,自动脑补了藻花尽吃遍了中国菜后露出的表情。

我丝毫没意识到,我在此时已经冒出了想为藻花尽做出更多中国菜的想法。

并且也丝毫没有发现,就是这个想法,成了我差点死掉的罪魁祸首。

饭毕,夜幕已经悄悄降临了。

藻花尽客套一番,大体意思就是谢谢我的招待。最终也没有有表现出想攻击我的意思。

不过也好,她总算可以离开了,

继续呆下去我的小心脏怕是要受不了。

女帝这一关我总算是熬过去了,今后她也不会找我的麻烦了吧。

于是,怀揣着这样幼稚的想法,我等到到了第三天迟暮时的敲门声……

后来我粗略算了算,整整15天,当朝女帝连续15天找各种理由光顾我的医馆,并且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那几日我看到藻花尽的脸已经麻木了。

这本来是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可它的的确确发生了,既荒诞又真实。

说个可笑的事情,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有女帝的生活,冷清的住处被这个陌生的女子打破了,既让我觉得恼火又温情。

每次医馆打了烊,我习惯性的留出一道门缝,

为的就是六点差一刻时,藻花尽方便推门进来。

今天也同样如此。

“尤大夫,下午好。”藻花尽打了个招呼。

我敷衍的应了一声。

藻花尽今天罕见的拎了个篮子来,莫非她今天要住在这里不成?

“尤大夫,多亏你的药,家父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这是我给你带的水果。”

我叹了口气,接过她手里的篮子。

我又不是病人,给我送水果显得怪怪的,

看起来女帝连送礼物也不会啊。

“金小姐,喝什么?”

“不必麻烦了,我只是呆一会便好。”

别看藻花尽说是呆一会,其实她正在垂涎今天晚餐到底会吃什么,而我又不能揭穿她。

“对了尤大夫,既然家父的病已经好了,那我就没有再来的理由了,你我萍水相逢,今日我一走,怕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我巴不得盼她走,可听到这话,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本是我生命中一个过路的女人,又是我最不愿意接触的任务对象,此刻竟牵动了我心中最微弱的部分。

见我迟迟不开口说话,藻花尽开玩笑似的说:

“难道尤大夫还是希望我留下来吗?”

我耳尖一热,心脏就像被捏住一样狠狠抽动了一下。

为了掩饰尴尬,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怎会如此!哪里有患者家属天天跟医生见面的,防止流出什么风言风语,还是尽快了结为好。”

我故意将话说的重了一些。

藻花尽没有生气,话锋一转:

“话又说回来,尤大夫其实你能看见吧。”

听到这话我浑身都僵住了,汗出如渖。

这事情要是败露了,我便是犯了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我强打起笑容:

“你在这说什么呢,我要是真能看见就好了。”

“尤大夫,有时候人装傻是不礼貌的哦。”

藻花尽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话音未落,一双纤纤玉手搭在我的肩头上,

等我意识到她与我仅剩下不到两唇的距离时,早就为时已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