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心动甜妻小说(叶宁乐傅司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首富的心动甜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首富的心动甜妻)

网文大咖“叶宁乐”大大的完结小说《首富的心动甜妻》,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霸道总裁,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叶宁乐傅司南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晚上就要去见傅招财的爷爷,叶宁乐很是为拿什么做见面礼纠结了好一阵她突然想到,先前自己在高档礼品店里做过一段时间的销售,公司发过一张购物卡做福利当时没有需要买的,所以一直留着,这次,正好派上用场叶宁乐去了礼品店,用那张卡换了盒老贵老贵的冬虫夏草口服液,正好给傅爷爷提升抵抗力提着礼品走出来,她目不斜视,大步朝外走“这位小姐,可以帮个忙吗?”正走着,有人拦过来,对她道那人穿着某高档品牌的工作…

高口碑小说《首富的心动甜妻》是作者“叶宁乐”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叶宁乐傅司南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把车开过去!”傅司南吩咐。“这……半小时后谈判就开始了。”为了这场谈判,公司上下已经准备了大半年。“推了!”几千亿的生意,他眼睛不带眨地就做了决定…

第7章 怕吓到她 试读章节

“立刻,给我查她的位置。”
叶宁乐的反应让他很不放心,冷声吩咐道。
“她现在在海滨大道的那条路上。”沈俊动作迅速,很快得到了她的位置。
“把车开过去!”傅司南吩咐。
“这……半小时后谈判就开始了。”
为了这场谈判,公司上下已经准备了大半年。
“推了!”
几千亿的生意,他眼睛不带眨地就做了决定。
沈俊胆颤地看了他一眼。
您牛!
傅司南赶到河边,老远就看到叶宁乐一个人坐在栏杆上,面朝河面。衣角和头发被风吹得高高扬起,乱七八糟,她却毫无反应。
她的身子本就纤瘦,风一吹仿佛随时能掉进河里,看得他一阵胆战心惊,不得愈发加快了脚步。
“宁乐!”他对着她叫出声来。
叶宁乐回头,露出那张肿得高高的小脸。
听沈俊说起时,他还没有多少感觉,此时亲眼见到,方才知道有多严重,俊眉随即折起,“是谁,谁打的你?”
“与你无关!”叶宁乐冷淡地将他推开。
推完,又觉得自己太过了。
害她叔叔冤死的是傅司南,跟他的保镖较什么劲啊。
她于是跳下来,不好意思地低头,“对不起啊,我刚刚……心情不好。”
她的脸肿成这样,身上也有擦伤,他心疼得要死,哪里还会跟她计较这些。
“我送你去医院。”
叶宁乐正要拒绝,身子却突然一轻,被他抱了起来。
“唉呀。”她吓得一声轻叫,连忙挣扎,“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劲臂一收,将她桎梏。
“不许闹!”
简短的三个字,透尽了男人的霸道和坚决,叶宁乐看向他线条刚毅的下巴,也知道自己的挣扎只会徒劳。
她只好闭嘴,乖乖窝在他怀里。
吹久了冷风,冷气直透骨髓,身上没有一处不冷。他身上暖暖的温度隔着衣服度过来,一点点沁透皮肤,度到她身上。
她贪恋地往里缩了缩。
这样的叶宁乐像只乖巧的猫咪,尤其两只小手拉着他的衣角,充满了依恋。
傅司南从她身上体会到了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一直绷着的唇角满意地弯了弯。
“那是傅司南的车,我不要坐他的车!”然而,当她看到前方的车时,情绪又一次激动,再次挣扎起来。
“怎么了?”傅司南低头贴近她,问。
“他是恶魔!”
满嘴的理由她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只能反反复复说这一句话。
傅司南还想再细问,她发了狂似地拧动身体,就是不肯配合。再这样下去,势必扭伤自己。
他无奈地叹一声,“好,不坐。”
于是,沈俊看到自家老大像眼瞎了般,径直越过座驾,跳上一辆出租车……
沈俊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宁乐安静地躺在床上,床前坐着傅司南。
在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时,沈俊给吓得口水猛地呛住喉咙,一阵乱咳。
这……是他认识的傅爷吗?
他修长的几根指头捏了个剥了壳的鸡蛋,动作不太纯熟地在叶宁乐脸上滚,有些不得其法却十分认真。
傅司南朝他瞪一眼,怪他不该出声。
他连忙捂紧嘴,只敢抽气缓解喉头的呛。
“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现在在门外,我帮二位把结婚证拿出去更名。”恢复状态后,沈俊压低声音道。
原本以为傅司南一定会爽快地把小本本掏出来,哪知他却神色复杂地沉了脸,陷入沉思中。
沈俊不解。
这种事儿,还用思考吗?
“晚些时候再说吧。”最后,他摆了手。
沈俊更惊讶了,看怪物似地看向傅司南。
“先让他在外头等着。”到底,傅司南没有把话封死。
沈俊终于感觉到了他的正常,抹了抹额际沁出的冷汗,目光不由得投向安乐。
敢情自家老大要等到叶小姐醒来,一起定夺啊。
这么霸道的总裁,什么时候变得随和了?
“我睡着了吗?”
宁乐在半个小时后醒来,睁眼便看到几根修长的手指握着个鸡蛋,在她的脸上滑动着。手指的主人垂了眉宇,一张英俊的脸都隐在了阴影里,抿唇很认真的样子特别吸引人。
她不自然地红了脸,忙坐起。
因为腿上伤口有些大,加上有感冒症状,医生建议吊水消炎。没想到竟睡着了。
傅司南抿了抿唇,“感觉怎样?”
他的指头并没有退去,依旧落在她的脸上,捏着鸡蛋一次又一次从她脸上滚过。
动作有些生涩,却让宁乐莫名想觉得温暖。
叔叔过世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对她了。
“好多了,谢谢你啊。”她真心道。或许正是因为这抹温暖,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又近了许多。
傅司南笑笑,“我们是夫妻,忘了吗?”
他提起这事儿,宁乐立刻想到两人结婚的原因,“你爷爷还在医院吗?要不我去看看他吧。”
“他回家了。”提到爷爷时,傅司南的语气寡淡了不少。
宁乐并不介意,只当他为爷爷的病担忧,于是道,“没关系的,去你家也行。”
“我家……”傅司南看着她,俊脸上浮着些不确定,“我怕吓到你。”
傅家那么大,她一去就该认清他的身份了。
那可不就是莫大的一个惊吓?
“哪里会呢?”宁乐乐观地摇头,“你放心吧,我又不是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不管你们家什么情况,都能接受的。搞不好,我们家比你们家还穷呢。”
她家除了叔叔留下的那套旧房子,也没剩什么了。
“穷?”
敢情她误读了他的意思?
傅司南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小妮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对了,你为什么那么恨傅司南?”
不把这事儿搞定,他没法光明正大地存在于她的世界。
提到傅司南,宁乐一张小俏脸又沉了下去,落在被下的拳头已经握紧。
“没什么。”好久之后,她才摇头道。
眼前这男人不过傅司南的一个保镖,知道她的事又能怎样?
“总之,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就对了!”她虽然嘴里说着没什么,但傅司南还是捕捉到她眉底的冷意和怨恨,这可不是没什么会有的表情。
她不肯多谈,他也不忍逼她,借口叫护士拔针头走了出来。
“把人带走吧,名字不改了。”他朝门口的沈俊挥挥手。
“不……改了?”这就是自家老大跟夫人商量的结果?
他们的小情小趣……普通人还真搞不懂。沈俊挠了把头发,感觉今天掉发比往日更多。
“还不快滚?”傅司南一瞪眼,能吃人。万一宁乐出来,看到这两货又会生气的,尤其沈俊!
沈俊被瞪得莫名其妙,却也不敢再多问,只领着工作人员迅速离开。
打完针,宁乐和傅司南一起下楼。
“我送你回去。”他理所当然地道,正要找车,不意电话响起。
是家里打来的。
“喂?”他接起,冷凝出声。
“少爷,您……赶快回来吧。”那头,响起的是管家的声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