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盛兮沈安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兮沈安和)盛兮沈安和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

网文大咖“阿漾”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盛兮沈安和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盛兮没再管震惊的武大勇,一路向上,很快便进了后山林子里的雪消融不少,动物脚印也跟着一起消失盛兮将背篓丢进空间,将那把豁口匕首拿了出来旺财在进入后山后便自行跑开,天大地大,林子才是它的家没了时间顾虑,盛兮握着匕首仔细寻找动物踪迹,没一会儿便进了林子深处果然危险的地方收获也多,盛兮很快便猎到了几只野兔,几只山鸡,几只野鸽子,还撞到了一头獐子只不过,这獐子不是她一人的猎物,獐子身后追赶的三头…

网文大咖“阿漾”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农门首辅:娇养的娘子是神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盛兮沈安和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还是接连摔了两次。雪色映照下,那张涂满脂粉,还蹭了一鼻子灰的小脸,看上去十分可笑。沈安和:“……”他不信!!盛兮不管他信或不信,将被子丢到她床上转身就要走,却冷不丁看到他书桌上那本书。沈安和浑身一震,下意识就想要将书藏起来,可最终忍住…

第3章 试读章节

盛兮见他像只惊弓之鸟,瞪着自己的眼神令她忍不住嘴角抽搐。

状似是认真想了想,片刻后她说:“这被子给你盖 。”微微一顿,她指了指脑袋,“我应该是好了。嗯,摔的。”

还是接连摔了两次。

雪色映照下,那张涂满脂粉,还蹭了一鼻子灰的小脸,看上去十分可笑。

沈安和:“……”

他不信!!

盛兮不管他信或不信,将被子丢到她床上转身就要走,却冷不丁看到他书桌上那本书。

沈安和浑身一震,下意识就想要将书藏起来,可最终忍住。

藏有何用?这东西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该拥有的。盛兮若是想把它丢进灶膛烧了,他都不会有二话。

盛兮看了看书,又抬头看了眼沈安和。

少年此刻紧绷着嘴角,眉眼低垂,看不到其中情绪,但偏偏盛兮从其身上感受到一丝涩意。

双眸轻轻一转,没说什么,她迈出房间反手关了门。

一夜无话,再推开门,漫天飘雪。

“唔,还真下雪了。”盛兮轻唔一声,低头看了眼院子。

沈安和没出去,却还是早起了。

院子被扫出一条岔路,纷纷扬扬的大雪片子落下来,很快便将扫过的痕迹覆盖。

饭菜已经做好,此时他已经开始整理昨日盛兮带回来的柴。

空间里的柴盛兮只摆了一半出来,太多容易让人怀疑。虽然眼前这男人已经起疑,但通过昨晚其态度分析,想他是不会多问的。

如此,正好。

碍于额头的伤还没好彻底,盛兮只是简单擦了擦,露出半个白净小脸。不过,顶着头顶那圈纱布,依旧看上去十分可笑。

家里如今只剩下一点红薯面和咸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沈安和就是想做点别的都没有。

与昨日一样,沈安和先吃,盛兮那份则依旧温在锅里。

吃过饭,盛兮再次背起背篓,那把斧头照例被其扔进了篓里。

沈安和从柴房出来,见她这般张了张嘴。

盛兮扭头看他,沈安和又闭了嘴。

盛兮轻挑眉梢,目光落在劈了半截的柴上,轻唔一声后开口:“不急于一时,等我回来后再劈。”

说完,盛兮便背着背篓,顶着风雪走出家门。

沈安和看着那道身影一点点变小,直到彻底消失,他都未能弄明白盛兮是不是当真如她所言,好了?

她真的会好?

呵!

一阵冷风吹来,裹着冰雪吹进沈安和脖子里。他身子僵了僵,下一瞬一阵猛咳。

一股温热顺着指间流出,雪色映照下,那抹鲜红刺眼夺目。

依旧是山脚,自山顶而下的小溪冒着热气淙淙流淌。依旧是昨日几个妇人,今日她们不打水,而是聚在溪边浆洗。

见盛兮又出门,相互对视,皆看到彼此眼中震惊。

不过,这次没等她们开口喊人,盛兮反倒主动走过来。

只是盛兮并未说话,而是蹲在溪边,极为认真地开始从溪水里捡小石子。

妇人们交换了眼神,分明是在说:看吧,这二傻子怎么可能好,这不是又犯病了?谁家大姑娘闲着没事儿去捡石子?还在这么冷的天。

盛兮大概捡了十来个,遂起身准备离开。

妇人们见她竟是要上山,急忙拦住:“盛兮,现在不能上山!下这么大雪,上山可不是闹着玩儿啊!”

“就是啊,你想玩去村口,狗子他们都在那儿呢!你找他们玩!”

盛兮虽是傻子,不受人待见,但好歹一个村的,背后议论归议论,众人却不想她真的出事儿。

只是,盛兮却轻轻勾唇道:“不用,没事儿。”

说完,她便径直上了山。

“哎,这孩子……这咋办?告诉沈小公子去?这万一出点事儿那可是要人命的!”

昨日半夜就开始下,到现在都没停,落雪几乎没了膝盖,有几家的牲畜窝棚都被雪压坏了。盛

兮不过十来岁,个子又小,脑子还不好使,万一……

“算了,还是告诉老盛家吧!沈小公子若去追,指不定俩人都遭难!”

盛兮冒雪前行,虽大雪覆路,但她却依旧准确无误地走得是昨日走过的路。

一个时辰后,终于进入后山,雪也在半刻钟前停了。

盛兮今日出来不外别的,找吃的!家里粮食维持不了几天,既然穿过来,饿死是不可能的。

下了雪,饿了一晚上的兽儿们开始出来觅食。

同拾柴一样,前山能打的飞禽走兽一早就被人打了,零星几个想找到也不容易。唯有后山希望大些。

这不,雪地里此刻已布满一排排脚印,有鸟,有兔,还有一些其他兽脚印。

捡来的小石子像是自带瞄准镜,但凡有露头,准能有收获。

在盛兮将手里小石子全部丢完后,她已经打了五只野兔,三只山鸡,剩下的全部是麻雀。

三维空间是静止的,盛兮将这些收获一股脑丢进去,再拿出来依旧是放进去时模样,不存在过期问题。

盛兮不贪多,见好就收。

然而,就在其准备转身之际,她忽地察觉一股危险气息自背后倏然冒出,几乎在下一刻,身体本能做出反应,猛地向一侧急速连滚两圈,单膝跪地再看对面,瞳孔骤缩。

竟是一头眼冒绿光的饿狼!

盛兮下意识去抓石子,才想起石子已经用完。

“啧!”盛兮轻啧一声,想到昨日察觉的异样,莫不是就是这头饿狼?但好似又有些不一样。

是不是的问题稍后再说,眼下她要做的,是如何用这副小身板儿干掉这头狼!

背篓里的斧头此刻被她拿在手上,盛兮看了眼饿狼那身皮毛,心里估算用它能换多少银子。

饿狼似乎没想到眼前的渺小人类还敢反抗,它已经饿了两天,本打算今日寻些食物,却不料被这人类截胡!

身为狼,它不服!

确认眼前这人类小女娃子没什么危险,饿狼毫不迟疑再次发起攻击。血盆大口张开,朝着盛兮过分纤细的脖颈猛扑过去。

盛兮一眨不眨地盯着饿狼,在其即将要扑过来刹那,她身子向后一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一斧头劈在饿狼头顶。

“嗷呜!”一声惨叫响彻林子,惊起一阵鸟鸣。

饿狼没死,因为盛兮这一斧头反倒更凶悍了。

盛兮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眼睛里聚起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那头饿狼。

既然一次砍不死,那就多砍几次。

最终,一番博弈后,饿狼被制服,但盛兮的力气也耗费得差不多了。

“呼!还好,手没生。就是这身子以后要多加锻炼,太弱了。”看着血染一地的饿狼,盛兮喃喃自语。

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就着雪,将斧头上的血擦了擦,这狼定然不能拿回家,她担心吓坏家里那位。

一番收拾后,她将饿狼丢进空间,背起背篓准备再次起身。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细微嘶叫传入盛兮耳朵,她猛地回头,看着不远处被积雪覆盖的灌木眯起眼睛。

眼下这感觉才是昨日的,较那饿狼竟是更危险一分。

盛兮重新拿起斧头,一步步靠近。见对面没动静,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斧头下去直接将半人高灌木拦腰斩断。

雪沫子纷纷落下,后方情形一览无余。

“咦?狐狸?”盛兮没想到,令自己警惕的竟是只小雪团子。

“嘶!嘶!”

“额,狼……”

不怪盛兮认错,着实眼前这团毛绒绒小东西像极了雪狐,全身上下与雪同色,不见半分杂质。

但……是狼无疑。

下萤村这地界不可能会有雪狼,所以,变异的吗?

此时,受惊的小白狼正半弓着身子,冲盛兮露出凶狠,实则稚嫩的獠牙。

“倒是挺凶。”盛兮挑了挑眉梢,再度看了眼小白狼后,转身就走。

同为狼,但小家伙尚为幼崽,盛兮不对没有威胁未成年下手。

只是,她刚走出两步,便听身后传来一阵“簌簌”声。

盛兮回头,竟见小狼崽从先前呆的地方窜出,正要一鼓作气向她冲过来。

见她停下,小狼崽一惊,下意识止步,结果惯性太大,“噗”地一声,小狼崽滚成雪团子没入了雪里。

盛兮:“……”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3小时前
下一篇 2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