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一世欢颜(秦满儿周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我一世欢颜)秦满儿周邵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许我一世欢颜)

古代言情小说《许我一世欢颜》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秦满儿周邵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魅冬”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顾氏一族乃我朝士族之首,祖居并州,太祖在位时,顾氏一族自并州迁居汴京,从此在汴京落地生根正和二年冬,周氏意图称王,顾氏同裴氏一道举兵讨伐周氏,那场战争整整持续了八年八年征战之后,周氏一族逐渐落败,虽占据汴京,却无多大的势力然而起义军并未一举攻克汴京城而三分之,分别由裴氏、顾氏和宋氏各领风骚昔年大叔与我说,起义军之所以三分,皆因那权势之争,谁都想坐上皇位,但谁都无法做到名正言顺因为谁都无法…

《许我一世欢颜》是由作者“魅冬”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比如此刻,他一进门便跪,连缘由都未说明,若他此番是为程婉玉的事儿来的,那他便能化被动为主动。待媛真上了新茶,我方起身上前去扶裴毅,道:“裴伯父这是怎么了?”裴毅跪地不起,老泪纵横,道:“老臣死罪啊……”“伯父,有什么话你起来说便是,你是长辈,这般跪着让我着实有些为难。”我又装模作样扶了两次,他仍不肯…

第7章 君子好逑(1) 试读章节

府中的仆役们已经点上了灯,天色虽渐晚,但在灯火的映照下,院子中并不昏暗,虽不若白昼那般明亮,却也足够将周遭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我本是坐在院中,听闻裴毅来访,便进了屋。

裴毅进来时,一言不发,便跪了下去。

古人常言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裴毅奉行的却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以他将这跪礼拿捏得极到火候。

比如此刻,他一进门便跪,连缘由都未说明,若他此番是为程婉玉的事儿来的,那他便能化被动为主动。

待媛真上了新茶,我方起身上前去扶裴毅,道:“裴伯父这是怎么了?”

裴毅跪地不起,老泪纵横,道:“老臣死罪啊……”

“伯父,有什么话你起来说便是,你是长辈,这般跪着让我着实有些为难。”我又装模作样扶了两次,他仍不肯起身,我也不再勉强。

他又羞又愧,道:“郡主,老臣真没想到婉玉那孩子竟会……竟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

与我所想一致,他确实是为程婉玉而来。

我瞥了门口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叹息道:“伯父,想来该是我的错。她说得很对,我不过是一介孤女,离了裴家,离了裴伯父,便什么都不是。如今已经不是我们秦家的天下了……”

说到这儿,我发了狠,用力将长长的指甲掐进肉里,终于挤出了两行泪,随即掏出绣帕装模作样地擦拭着眼角,委屈无奈声音中带了几分哭腔,“若是当初伯父不派人寻我,让全天人都当秦满儿已经死了,那该有多好?如今皇族正统血脉中只余下我这根独苗,我又是女儿身,打小学的便是刺绣弹琴的活儿,不懂行军作战,亦上不得战场。诚如程家小姐所言,这千万将士抛头洒血打下的江山,与我又有何干系?我不过是命好,生在了秦家……可是谁又知道,我多么希望自己不姓秦?我若不姓秦,今日便不用待在这儿任由她侮辱,且毫无回嘴之地……”

裴毅哭腔未逝,听了我这般话,顿时凄凄哀哀地哭喊道:“郡主此话让老臣深感惶恐,老臣大罪,老臣罪该万死!”

他会演戏,我也会。我拭了拭泪,道:“今日本就是程小姐与我之间的摩擦,若要论对错,那也是她与我之间的事,与其他人并无干系。伯父起身吧,你这样若是外人见了,定会觉得我这孤女不知好歹不分轻重仗着身份欺压他人。”

话已至此,裴毅当然顺势起身,脸上羞愧之意犹厚,道:“郡主无须担心,婉玉那不懂事的丫头我已经带来了,她就在外头,我这便让她到您面前认错,要打要杀,全凭您一句话。”

说完大力地拍了拍手,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我的院落,在屋外候着的程家父女便走了进来。走在前头的程祟冷汗淋漓,一脸菜色,想必是在裴毅那儿吃了苦头,而他身后的程婉玉,脸色惨白,走起路来步伐不稳,极为吃力,约莫是受了伤。

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

戏演到了这儿,我自然要继续下去,委屈之时不忘哽咽几声。

裴毅怒道:“还不快快跪下向郡主赔罪?婉玉,你一个姑娘家,如此任性妄为,还在郡主面前这般放肆没规矩,平日的闺训呢?这以后谁家的儿郎敢娶你?”

这话说得当真狠,明着是在责骂程婉玉,暗地却是在威胁她若今日这事儿处理不好,她嫁给裴炎一事便没了指望。再则,这副爱之深责之切的模样也是表现给我看的,无非就是希望我看在他的面子上饶了她。

因他那一声喝,程婉玉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顿时委屈更甚。

她早先当着裴炎与下人的面挨了我一巴掌,丢了面子,后又被父亲和向来宠爱她的裴毅强押着来与我认错,可谓又丢了里子,所以她不肯低头。

我觉得她其实空长了副好模样。不管她今日是否愿意,她都必须向我低头。我再不济,还有一个郡主的名头,虽无权无势,但这个名号却是裴毅目前所仰仗的,所以今日冒犯我的人即便是裴炎,他仍会站在我这方。

比起程婉玉,她父亲程祟倒是上道得多,他虽鲁莽,却也知道进门就跪定没错这样的道理。我不明白的是,在这种乱世能混到这地步的人,怎么会娇宠出这么一个口无遮拦、蛮横无理的女儿?

“子不教,父之过。小女此番冒犯了郡主,都是因臣管教不严,请郡主责罚!”程祟趴伏在地,不肯抬头。

他平日也是极为好面子的人,这会儿却碍于裴毅的压力不得不向我请罪,心头定是愤愤不平。毕竟,现在在他们这些刀尖上行走的人眼中,裴家才是他们服从的对象。

我看向程婉玉。

她正低着头,我虽看不到她的脸,却看到她那用力紧握成拳的手,那力道不难看出她正在努力隐忍,显然还未意识到自己的错。

每个人立场不同,对与错自然也是不同的。

她会如此愤愤不平,一是因为裴炎,二是因为裴毅与她的父亲。这些人平日都是宠爱她的,从未像今日这样让她受了委屈后还咬牙吞下,更遑论这会儿她还得伏跪在我脚下与我赔礼道歉。

若我大度,或者我需要装得大度,我大可在这情形下一笑而过,但我这人从小到大缺点甚多,睚眦必报便是其一。

所以……我的视线自程婉玉身上移开,哽咽道:“程将军秉着慈父之心为女儿求情,竟无端让我心生艳羡之意。若我父王还在的话,他定也像程将军这般护着我,决计不会任人辱骂于我的——裴伯父,你说呢?”

趴伏在地的程祟身子颤了一颤,仍趴伏着不敢抬头。裴毅见我这般,发现这事儿能否收场还得看程婉玉的态度,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婉玉,向郡主赔礼道歉。”裴毅敛了早前的哭腔,这话平静中夹杂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程婉玉原本极为抗拒,瞥见他的脸色后又柔顺了下来,虽尚未开口,却让人觉得她已经服软。

我本也是这么以为的。

可就在这时,裴炎来了。

程婉玉见了他,方才的低眉顺目顿时一扫而空,咬着唇瓣含泪欲涕的小模样瞧在人眼中,当真楚楚可怜。

裴炎却当没瞧见,低头专心地喝茶。

我也不急,可是程婉玉急了,她甚至不顾还跪在身侧的父亲,腾地站起身,愤恨又委屈地质问裴炎:“炎哥哥,当时她骂我是下人之女,又打了我,你都看到了不是吗?为什么你还偏向她?为什么你们都护着她?”

天色越发的黑,屋里的灯再亮,也比不上白昼。

程婉玉身侧不远处点着一盏灯,灯火映照出她的面容,红润光泽,全然看不到早前被打的影子。

本以为事情快要收场,她又这么来了一句,裴毅的脸色立刻又变了。程祟不再伏跪,抬了头想着法儿扯她,她却不管不顾,愤恨地看向我,尖声道:“凭什么你一来便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你一来,炎哥哥就不愿再理我,每日都让人挡着不愿见我,我想见他一面甚至都得像那些下贱的仆役低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若没有你,这些都不会发生。可笑的是爹和裴伯父还让我向你赔礼致歉。凭什么?就凭你那个虚有的郡主名头吗?郡主又如何,你连早年在京中的傀儡皇帝都不如——”

清脆的声音让我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抖。

程祟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用力地甩了程婉玉一巴掌,程婉玉捂着脸,眼泪决堤而出,已经接近歇斯底里。她朝程祟哭喊道:“连你也打我……从小到大你从未对我打骂过一句,可你今日却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逆女,你当真太放肆了!”程祟气得脸色通红,“快向郡主认错,否则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不单是他,裴家父子的脸色亦不好看。

程婉玉顺手抓起一旁的茶杯重重地摔了下去,瓷器摔在那大理石地板上,刹那就四分五裂,有一小块碎片弹了起来,溅落在我手上,戳出了一道小口子,顿时就见了血。

是有些疼,但这点疼其实算不上什么,我并不娇贵。

裴炎却变了脸色,他一个箭步就到了我身边,不顾他人的眼光抓着我的手查看伤口。

不过是轻伤,无大碍。

即便如此,屋中见证了这一事情发展的人都觉得程婉玉该为此负责。我无意间一瞥,碰到了裴毅的视线。他将裴炎的举动看在眼底,连带着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诡异复杂。

裴炎不知何时拔出了佩剑,森冷的剑尖指着程婉玉,只消再向前一丁点儿,便能刺穿她的咽喉,冷冷地看着她,眼中那种冷漠足以刺穿她的心:“道歉。”

他出剑的速度极快,之前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曾想到他会有此举动。我从程祟的眼中看到了一瞬间的惊慌,却并无对裴炎的不谅解,因为他疼爱这个女儿的同时亦忠心于裴毅。

这些人当中,程婉玉最看重的还是裴炎的看法,她望着裴炎的视线从不敢置信到恐慌,再到绝望。

“恳请郡主原谅婉玉今日的无礼之处。”她跪在地上,膝盖似乎无意间跪在了碎片上,血染红了衣裙却不觉得疼。

她的识相让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我起身走上前去,伸手去搀扶她,道:“无心之过,我自不会去计较那些有的没的,程小姐这性子倒与我缨妹妹有几分相似,可惜她……”

程婉玉看着我的眼神猩红狰狞,像是要把我撕碎那般,却顺着我的搀扶起了身。

这样的眼神竟让我觉得有几分压迫感,妒忌的女人当真可怕。我松开她,道:“裴伯父,你们就别怪程小姐了,她受了伤,不如就让裴炎送他回去歇息吧!”

裴炎与程祟皆是一喜,裴炎却不肯,我笑道:“那就让我送程小姐好了,她让我想起了缨妹妹,我也想与她多说几句话。”

听我这么说,裴炎立刻上前,轻巧地将我与程婉玉分开了些,道:“还是我送婉玉回去吧!”

程婉玉似喜又悲,最终还是跟在裴炎身后离开。

程祟也离开之后,屋内单剩我与裴毅两人,媛真守在院子外,没有接到命令她不会轻易进来。

若是往日,裴毅不会在我这里多留,这会儿他没走,便是有话要私下与我说。

他尚未开口,我当然不会自找麻烦。

果然,等了片刻,他就开了口:“裴炎他,欲娶郡主为妻。”

我为之一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5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