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映晨中(云瑶月宁奕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映晨中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月映晨中)

主角云瑶月宁奕晨出自古代言情小说《月映晨中》,作者“迢迢又朝朝”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啊……不要……”云瑶月眼睁睁看着他将自己的心头血挖出来,用小碗盛着一口一口地喂给了皇帝“宁北渊,你简直不是人!”她好恨她恨自己年少无知时爱错了人,竟然连个改正的机会都没有,自己不仅害得宁奕晨不得好死,就连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都被这个禽兽算计他骗皇帝说自己费了很大功夫搞来一个药方,说是用刚刚出生的血脉之躯泡入药酒,再用药酒擦拭身体,就可获得如同初生孩童般的年轻身体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

古代言情小说《月映晨中》,是作者“迢迢又朝朝”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云瑶月宁奕晨,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是啊,王爷只是被那个小贱蹄子蒙蔽了双眼,娘娘可是这王府的正妃……”女人的动作渐停,转过身来看向那些奴婢。“她陈怜儿算什么东西,我苏若盈才是他的王妃,渊哥哥只是一时兴起而已……”自从苏若盈没了孩子,在辽王府的地位不断下降,虽是正妃,却是替嫡姐嫁入的,身边人的议论本就没有间断过。辽王宁北渊眼看要成太子…

第4章 神秘身份 试读章节

“啪嗒……呯……”

上好的青花瓷器被摔成碎片,一个身着华丽正红衣裙的女人站在一堆碎片中。

身边跪了一地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婢女,但却没一人敢上前制止女人。

又是一套珍贵的瓷具被女人打落,这回砸在地上的声音格外清脆。

“王、王妃,这是王爷最爱的茶具…您怎的给砸了,万一王爷怪罪下来……”

人群中一个绿衣少女小心翼翼地开口,其他下人见有人开了头也一个接一个地说。

“是啊,王爷只是被那个小贱蹄子蒙蔽了双眼,娘娘可是这王府的正妃……”

女人的动作渐停,转过身来看向那些奴婢。

“她陈怜儿算什么东西,我苏若盈才是他的王妃,渊哥哥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自从苏若盈没了孩子,在辽王府的地位不断下降,虽是正妃,却是替嫡姐嫁入的,身边人的议论本就没有间断过。

辽王宁北渊眼看要成太子,是断不可能再将苏若盈留下的。

一面假装深情对她好,一面宠幸侍妾。

这不,前几日辽王宁北渊与王妃苏若盈在回府途中遇到一个少女。

宁北渊将她带回王府,辽王当即下令让少女侍寝。

而那日,是满月本该是王妃侍寝的。

苏若盈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人截胡了,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几次下毒陷害都被抓了个正着,换来的是宁北渊对自己的印象急剧下降。

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侍卫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突然呼啦啦的跪倒一大片。

“见过陈姑娘。”

苏若盈双眼瞪着来人。

来人一身雀羽轻纱长衫,头发挽着百合发髻。

头上还插着一支珍珠粉玉步摇,举手投足之间竟比她这个正妃更为端庄绝色。

苏若盈满目嫉恨地看着她缓缓走向自己。

“怜儿见过王妃姐姐,这几日王爷都在妹妹那就寝,王妃姐姐不会生气吧?”

“啪”一声脆响,陈怜儿被推倒在地。

左边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红痕。

“你……你怎么敢打我?”

众人见苏若盈打了陈怜儿一时都忘了说话。

不受宠的王妃打了如今最受宠的陈姑娘,看来这王妃只怕是要完了。

“这是怎么了?”

一道沉稳温和的声音传进众人的耳中,但满园的人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其中一个婢女也就是陈怜儿的贴身侍女上前跪在那人面前。

“王爷,你快去看看姑娘吧,姑娘被王妃欺侮……呜呜呜……”

未等婢女说完,宁北渊便快速地进入院子。

还未进门就听到一声抽泣。

“王妃姐姐息怒,都是怜儿的不好……怜儿不该……”

宁北渊一进门就看到自己近几日宠爱的娇滴滴的美人,脸上红通通的,虚弱地坐在地上哭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上去就给了苏若盈一巴掌,把苏若盈打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当王妃的岂能如此不大度,我已经忍耐你再三,可如今你还是如此,近日你就在屋里好好反省吧。”

不出所料,苏若盈被关了紧闭,而宁北渊身后的陈怜儿却是在偷笑。

云丞相府。

两个丞相府的小姐正讨论着最近的热门产业,珍宝阁。

云梦微耐不住云瑶月的劝说,被拉着就往珍宝阁去,珍宝阁坐落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

而云瑶月则是有些紧张,她记得就是这日珍宝阁的幕后老板曝光,可奇怪的是曝光后没一人知道那老板具体是谁。

她今天一定得找到那个幕后老板,让他和自己合作。

反观云梦微,她还记得前世自己并不关心这些,竟然为了讨好宁君诺,将整个珍宝阁送给了他。

最后让宁北渊在老皇帝面前好好风光了一把,这可是有着大半个国家从各地搜罗来的奇珍异宝。

云梦瑶眼看着云梦微进入,此时珍宝阁内已有不少小姐公子看着首饰。

云梦微的身影一出现,掌柜的立马上前去低着身子恭恭敬敬地小声询问。

“少……小姐,请问想要点什么?”

众人听不见他说了什么,但那恭敬地模样,让在场的人惊异,珍宝阁的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卑微了。

谁都知道,珍宝阁的背幕主人,可是连皇室都惹不起的人。

整个大厅一下子就如同热油爆开般,开始纷纷议论着云梦微。

“这女子是什么身份,能让唐掌柜如此对她恭敬,凭什么?”

有些不服气的想找云梦微争论,毕竟看起来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少女。

“少主,需不需要……”

云梦微双眸一暗,直勾勾地盯着那些个挑事儿的人。

“小心处理了,不要让阿姐知道,如若…”

不少刚刚妄言的人,感觉到自己的脖梗有些发凉。

“知道了,少主放心。”

待云梦微出去后,唐掌柜便让人即刻去处理了那些人。

行至大堂时还不忘回头看一下那个娇俏少女的背影。

看着身边牵着自己手的乖巧少女,云梦瑶摇摇头笑,原来是你。

自己前世到底错过了多少啊。

珍宝阁门口。

云瑶月看见了云梦微一脸沮丧的从里边走了出来。

云梦微一见到她,立马就恢复原来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女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过,自然会认准她本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阿姐,你在那里干嘛呢?”

见到云瑶月正傻愣愣的看着一个白衣男子,还逐渐看得入迷了。

云梦微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

阿姐……

好半晌,云瑶月才回头去找云梦微。

不远处的小土包内,云梦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的所在。

“我这是在……哪……你们是谁……”

云梦微看到自己的眼前的那几个长相猥琐的男人,再看看自己的处境。

瞬间明白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几个人看着云梦微一脸的不敢相信。

“不是说那丞相府的二小姐天姿绝色么?”

“依我看,这怕不是传闻不靠谱…”

云梦微在里间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挣扎着坐起身来,下意识想用簪子割破捆住自己手脚的绳子,可自己被捆绑得动不了。

却又听到外面的声音响起。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绑错了人,嗯,这个小娘子确实长得漂亮。”

“大当家是想……”

“没错,去把他喊出来。”

云梦微听到这就没了。

那个“他”是谁呢……

很快,门口响起一阵声音。

“爹。你说的云二小姐在哪?”

一个清瘦的身影走出来,向那头儿点点头。

“在里屋。”说着还指了指。

见人进去了,几个人凑到一块。

“等少寨主与那云二小姐生米煮成熟饭……”

那个头儿听到此话,大笑道。

“看来寨子马上就要和丞相府扯上关系了。”

“小的在此先恭祝头儿了……”

这两人这样说着话,而此时屋中。

云梦微在屋内看到这冒然进来的男子,有些害怕的后退。

“嘿嘿嘿,小美人……”

“你,你要是沾污了我,我阿姐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当男子见到云梦微后,傻眼了。

少女的容颜虽美但尽显稚嫩,完全没有任何绝色可言。

“你不是云二小…啊……啊啊啊……真野蛮,你到底是不是丞相小姐啊……”

云梦微哪等男子说完,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将男子给狠狠的揍了一顿。

揍完了人,云梦微便坐在那里吹着打痛的手,看着男子脸上的伤疤。

“要是让我再看到一次,本小姐就把你给废了,听到没?”

少女的细言软语听到了那男子的耳朵中却是如同恶灵呢喃般阴冷。

“知、知道了……”

“滚吧。”

“是是是,多谢小姐……”

屋外,男子衣衫不整的走出来。

“阿姐……你知道梦儿丢了吗?”

云梦微抬起头看着窗外那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总感觉有什么事被她遗忘了。

果不其然,一到了子时。

云梦微在睡觉,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悄悄的走到她的身边。

“小娘子……过了今夜,你就是我的了……”

说话声吵醒了云梦微,她翻了个身,也不管是谁就一下子给了那个人一拳。

“让你吵本小姐睡觉……”

云梦微的低喃让那人以为她醒了,吓得连忙跑了出去。

京城……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个披着黑袍子的女人站在一条小巷内,身边还半跪着一个同样黑色紧身衣的男人。

“回姑娘,办好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听起来让人不是很舒服。

闻言,女人将一袋东西丢给男人,他打开一看,全是小金块。

站起身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女人。

“姑娘若有事尽管来找夜月阁。”

将钱袋收好,飞身上了房顶,才一下的功夫就不见了影。

那个女人也离开了小巷,从后小门进去,回了屋。

刚才差点就被侍卫发现了,好险。

“哟,陈姑娘这么晚了才从外面回来啊?”

女人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说话的是谁了。

辽王府除王妃之外,还有一个侧妃,两个侍妾,三个通房丫头。

王妃之位被苏若盈截胡之后,本该是王妃的苏婉娇就被降为了侧妃。

辽王大婚,正妃与侧妃同时嫁入王府。

眼睁睁地看着苏若盈穿着那本该是自己的王妃嫁衣,且八抬大轿从正门进入,而自己却只能坐小轿从偏门入。

大婚之夜,苏若盈还来与自己炫耀。

“大姐姐,你是嫡女又如何,渊哥哥的身边人只能是我,至于你只配做妾室。”

而这番话也让苏婉娇彻底黑化。

这也让她知道,苏若盈不再是那个让她随意羞侮的蠢货庶女了。

可她不甘心啊,不甘心让苏若盈就这么成为太子妃。

以至于在得知苏若盈怀上了宁北渊的孩子。

就偷偷地买通了端菜丫头,让她每日都在苏若盈的汤盅内下毒。

这毒是雪凉草花蕊制成的毒粉,孕妇吃下会让孩子在肚子里慢慢流失掉,最终只剩一个空壳。

而孕妇则是落下病根,终生不得有孕。

不少人都避之不及。

整个青溟更是将此毒作为禁药,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贩卖。

苏婉娇之所以能够拿到此毒,是一个黑衣男子给的。

原本以为,苏若盈没了孩子,就能让宁北渊休了她。

自己再适当的怀上孩子,成为辽王妃及日后的太子妃。

而现在,一切计划都在陈怜儿的到来化为乌有了。

瞧着才几日的功夫,陈怜儿就让宁北渊为她许下了侧妃之位。

陈怜儿看到苏婉娇,一点好感都没有。

“啧,苏侧妃这不请自来的态度可真是让妹妹刮目相看呢……”

“妹妹?呵,别忘了,你现在连一个侍妾都算不上。”

苏婉娇看着陈怜儿那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陈怜儿,就这种伎俩也想用在我身上,告诉你,我可不是你……”

见陈怜儿还是一幅要哭不哭的模样,苏婉娇的大小姐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掐着陈怜儿的脖子,陈怜儿被掐得险些喘不过气来。

“渊哥哥……救我……”

“渊哥哥,就凭你也配这样唤王爷,今日你落到我手里,别想着活着离开……”

辽王书房。

落雪院的侍卫匆忙来报:“侧妃娘娘去了落雪院……”

宁北渊一听,立即将手头事放下,起身大步走去了。

苏婉娇死死掐着陈怜儿脖子的手猛地一顿。

转身就见一脸怒气冲天的宁北渊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昏迷的陈怜儿拦腰抱起。

看向她的眼睛哪里还有往日半分的柔情?

宁北渊抱着陈怜儿愤然离去,苏婉娇的泪水终于“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她可以忍受自己的位置被妹妹抢走,自己被妹妹百般侮辱,可她陈怜儿算个什么东西。

她无意中看到了自己手上的红痣,想起出嫁前母亲对自己说的话。

“辽王不是你的良人,竟然你执意要嫁去为妾,那你就去吧,往后记得多回信。”

苏婉娇又想起自己小时候落水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宁北渊。

可是现在她已经开始怀疑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2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