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洛屿洛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小偷)洛屿洛柠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小偷)

《小偷》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好大一只猫”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洛屿洛柠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小偷》内容介绍:“想要进洛家家门,就只需要做到一点”洛屿看着四人冷声说道听到洛屿的话几人脸上都露出了高兴的表情像他们这些人如果想加入一个家门,必须得有熟人推荐,完成家门的各种考验,每日还得按时向上面的人上供然而洛屿只需要一个条件,这让他们都大为震惊“洛爷,不知入家门的条件是什么?”二狗从身上掏出一支烟递给洛屿洛屿摆了摆手,他平时不抽烟,只有在紧张和害怕时才会抽因为牧春来说过,人在害怕和特别紧张时身体…

《小偷》主角洛屿洛柠,是小说写手“好大一只猫”所写。精彩内容:看着生活过十几年的城市,洛屿不免有些伤感,眼睛里泛起了阵阵泪光。“小兄弟,让一下,我放一下东西。”一个声音将洛屿从悲伤的情绪中拉了出来。洛屿看着此人,这人梳了一个大背头,身上的衣服好像是某个不知名的品牌,脚上的一双皮鞋被擦的油光铮亮…

第3章 蹬大轮 试读章节

和带着坚定的目光离开的洛柠不同,洛屿的离开是被迫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牧春来曾经对他们说过,如果有一天出师了就要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安市这个地方不是你们施展的舞台,你们应该去往更繁华的大城市。

洛屿想起师父的话,自言自语道:“繁华的大城市,那就南下去海边吧。”

随即洛屿便买了一张去往北海的火车票,绿皮火车伴随着阵阵浓烟驶出了安市。

看着生活过十几年的城市,洛屿不免有些伤感,眼睛里泛起了阵阵泪光。

“小兄弟,让一下,我放一下东西。”

一个声音将洛屿从悲伤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洛屿看着此人,这人梳了一个大背头,身上的衣服好像是某个不知名的品牌,脚上的一双皮鞋被擦的油光铮亮。

洛屿站起身来,男子将一个皮箱放入头上的行李架。

随即在洛屿的对面坐了下来,旁边还坐着一个熟睡的男人。

洛屿知道男子的身上揣着大量的现金,因为刚刚男子放行李箱的时候,微微鼓起的衣服口袋蹭到了他的手背。

虽然隔着三层衣服,洛屿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是钱的触感。

这样的放钱方法,在小偷之间有种专业的术语叫做“白给。”

如果想要偷走他的钱,就在刚才那一个瞬间他就已经得手了。

可洛屿的心里却没有泛起一点水花,不是不义之财不盗这句话,早就在他的心里已经根生地固了。

他坐了下来,又将眼睛看向了窗外。

“小兄弟,你是哪的人?”这时对面的男人开始和他搭着话。

“我是安市的,准备去上海。”洛屿看着眼前的人回答道。

“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这么小就出门啊,你父母放心吗?”男人继续说着。

“我今天刚满十八,家人想让我出去见见世面。”

说到家人洛屿想起洛桑和洛柠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师父他老人家一个人生活也不知道习不习惯。

此时洛屿不知道的是他担心的师父已经不存在了。

男子听了洛屿的话拍手说道:“好小子有魄力,年轻就应该多去外面的世界见见世面。”

“我叫南星,是四川人,我也要去上海。咱们这一路上就能做个伴了。”

洛屿微笑着说道:“要得,要得。”

南星听到洛屿的话高兴的说道:“耶,你娃儿还会说四川话。”

说完便从手边的布袋里拿出一瓶酒,给洛屿递过来一个杯子。也不等洛屿拒绝就在酒杯里,倒满了一杯酒。

“来嘛,咱哥俩喝一杯,就当给你过生日了。”说完南星举起了杯子,往洛屿面前递了递。

洛屿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

“出门在外哪有不喝酒的,凡事都有个第一次,来嘛。”南星劝说道。

洛屿也不好拒绝毕竟南星是一片好心,于是端起酒杯和南星碰了个杯,一饮而尽。

强烈的刺激感刺激着洛屿的喉咙,不由得让他的喉咙难受起来。

洛屿扶着桌角,弓着身子一阵咳嗽。

“哈哈哈,你娃儿硬是耿直哦,第一次喝酒哪有你这样的。”南星笑着拍着洛屿的背说着。

过了好一阵洛屿才慢慢缓过来,尴尬着说:“我没想到这玩意这么厉害。”

“酒嘛,就是慢慢喝,你这样肯定受不了的,慢慢习惯就好。”

说完南星又往洛屿的杯子里倒了半杯酒。

两人随即一直攀谈起来。

南星给洛屿讲述了自己怎么在十六岁时揣着一块钱去往北海打拼的。

南星的话也让洛屿听得入迷,这十几年来一直跟着牧春来偷盗,南星讲的事情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新奇。

正当两人谈的正欢时,洛屿突然大声吼道:“你想干嘛。”

旁边熟睡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看见交谈正欢的南星他一直选择装睡,想寻找机会对南星下手。

虽然他的动作很隐蔽,可这对于洛屿来说他的这些伪装简直就像小儿科一样。

在他触碰到南星的衣服时,洛屿吼了出来。

专门在火车行窃的也有一种说法叫作“蹬大轮。”

男子见被发现了,想立马把手收回去的时候,却被南星一把抓住,两人扭打起来。

在扭打的过程中,男子用两根手指缝中夹着的刀片划向了南星的手臂,顿时南星的手臂鲜血直流。

可南星哪管得了这么多。

用力一拳打在此人的鼻梁上,顿时男子鲜血直流,南星抓住这人一把把他摔到了火车的过道上。

从他的手中抢过了刀片,又在那人的口袋里翻到了二十块钱,一脚踹向他的腹部。

骂骂咧咧的说着:“滚,别让老子再看见你。这些钱就当你赔我了,敢偷老子的东西,你想找死啊。”

男子的身体十分消瘦完全不是南星的对手,自知理亏便捂着鼻子跌跌撞撞跑到了另一个车厢上。

南星也去往厕所用水冲洗了一下伤口,在皮箱里拿出一件干净的T恤,做了个简单的包扎。

“没事吧?”洛屿关心的问道。

“没事,伤口不深,只要血止住就好了。”南星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刀片又继续说着。

“你小子眼睛可以啊,这么小的东西都能发现,要不是你恐怕我今天这钱是丢定了。”

洛屿淡淡的说道:“只是凑巧罢了。”

南星骂骂咧咧的说着:“他妈的,老子最看不惯小偷了,有手有脚做什么不好,还当小偷。”

洛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尴尬,如果让南星知道了他的身份,那还不得打死他。

“来兄弟咱哥俩再喝一个去去晦气。”说完南星又端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喝了酒的南星比之前的话更多了。

一直在洛屿耳边说个不停,从自己的家事说到了国家的经济问题。

又由国内讲到了国外的政变,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着。讲的口干了就又喝上一口酒,又继续说着。

正当他讲到伊拉克因战争产生大量的难民时,突然话锋一转,对着洛屿小声说道。

“兄弟你知道盗圣吗?”

听到“盗圣”有点不耐烦的洛屿突然来了兴趣,但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摇了摇头。

“这年头还有盗圣啊?”

见洛屿不相信,南星十分肯定的说:“当然了我还见过。”

“你见过?你在哪见过?”虽然内心有点慌张,但常年的经历让洛屿表现得异常平静。

“在四川啊,我亲眼所见。”

“那你说来听听盗圣长什么样?”

南星摸了摸脑袋摇了摇头说道:“我没看清脸,但是我看见了。”

“看见了什么?”

“盗圣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南星带着坚定的眼神说道。

听到这的洛屿也有些慌乱起来,他确信南星所看见的盗圣就是他们师徒四人。

看见洛屿不说话,南星怕他不相信接着讲着。

那是五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差不多是夜晚三点的时候,喝了酒的南星看见有四个身影在一座楼房的墙脚下鬼鬼祟祟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个瘦小的身影就爬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南星本想阻止,但一想到二楼住的是当地有名的地痞,他就打消了念头。

不到一分钟三个身影就从阳台上一跃而下。

深夜静悄悄的,南星愣是没有听见几人发出一点声音。

“那你怎么就知道他们四个是盗圣?”洛屿看着南星说道。

南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给洛屿看了看说。

“第二天,我们那里基本每户人家都发现有人从门口的缝隙中塞进来一张钱。”

洛屿看着南星手中的钱发起了呆。

他当然记得那次,那是他们三个第一次自己盗窃,本来只有他们三人,可牧春来不放心,所以就在墙角等着。

临走时落桑还在房间里留下了下次来就要索命的字条。

“那后来来呢?地痞怎么样了?”洛屿最关心的是这件事,他不想他们一走地痞又混蛋起来。

“后来啊,虽然还在干些坏事,但比之前收敛了好多。怎么小兄弟你不会不相信我说的吧?”

“啊,我信,这事我当然信。”洛屿带着开着玩笑的语气说道。

见洛屿这个样子南星叹着气说道:“这事换谁谁能信啊,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信,偷了钱自己不用却发给别人,这不纯纯的大傻子吗?”

听到南星这么说,洛屿也自嘲起来。

“确实,确实是大傻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1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