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不归小说(庄云梦秦霄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庄云梦秦霄白(如梦不归庄云梦秦霄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庄云梦秦霄白)

最具潜力佳作《如梦不归》,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庄云梦秦霄白,也是实力作者“半山山雨”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天启十八年春,霜冷春雨连绵半月有余,却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一场接一场的雨将本就无聊透顶的庄云梦困在了自己的屋子里庄云梦坐在窗前,百无聊赖的开始数着檐下滴落的雨滴,一滴,两滴,……九十九滴,一百滴,……五百滴……数到九百九十九滴的时候,她的眼睛都有些花了,有种小星星在眼前绕着转圈圈的感觉,可除了数雨滴她还能干点啥呢终于,她忍不住心中的烦闷,所有情绪爆发了,起身撑在窗沿上,朝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啊…

网文大咖“半山山雨”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如梦不归》,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庄云梦秦霄白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庄云梦突然问出声,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白暮山的回答,继而又自顾发问道:“为什么当年你会被逐出霜冷?”庄云梦问完,甬道里又沉寂下来,走了好一会儿,在她以为不会等到白暮山回答的时候,他轻轻开口,回答道:“杀我大概是因为我是天启国的二皇子吧,朝堂斗争本就血腥无比,各国利益交织,总有些人…

第10章 意外受伤 试读章节

火折子早已燃尽,甬道内复归于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中,庄云梦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着向前摸索,她其实有些怕黑,此刻却并没有那么害怕了,握着自己的手温暖而有力,将自己的恐惧散去不少。

“白暮山,师傅和师兄弟们是不是会没事?”黑暗里庄云梦轻轻出声,已经走了很久,自己的情绪也平缓不少。

“嗯。”

庄云梦看不见白暮山的表情,但他应该是点了点头,他的身体微微动了动,这让她安心不少。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庄云梦突然问出声,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白暮山的回答,继而又自顾发问道:“为什么当年你会被逐出霜冷?”

庄云梦问完,甬道里又沉寂下来,走了好一会儿,在她以为不会等到白暮山回答的时候,他轻轻开口,回答道:“杀我大概是因为我是天启国的二皇子吧,朝堂斗争本就血腥无比,各国利益交织,总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手足之情,不择手段。”

“至于我为什么会被逐出霜冷,或许是因为你吧!”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霜冷弟子自入霜冷开始便被师傅教诲要保护你,以护你周全为己任,而我入霜冷却是阴差阳错,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永远留在霜冷,况且,因为留云山庄的旧事,师傅对我也心存芥蒂。”

庄云梦心里一阵惊涛骇浪,毕生以保护自己为己任吗?

像是想到什么,白暮山顿了顿又补充道:“我虽已算不上霜冷弟子,但师傅有令,我还是会护你性命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巨大的疑问在心头挥之不去,庄云梦沉默了许久,到最后还是用力的朝着白暮山点了点头,也不管白暮山是否看得见。

“嗯,我相信你。”

……

两人在分不清白天黑夜的甬道走了很久很久,久到以为这条路是不是其实没有尽头,就在庄云梦心理快崩溃的时候,终于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二人朝着光跑了起来。

在冲出甬道的那一刻,白暮山伸手一把捂住了庄云梦的眼睛。

“怎么回事儿?”庄云梦不明所以,一下子紧张起来。

“别急着睁眼,先让眼睛适应适应。”白暮山说完,缓缓放下手。

庄云梦一下子明了,慢慢抬头望天,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闭上了眼睛,感慨出声,说道:“一出甬道便迎来阳光明媚,真好!”

白暮山听见庄云梦感慨出声偏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仰着头闭着眼的小脸滑落一滴水珠,他的心里微微颤了颤,有些心疼,这几天她确实承受得太多了。

稍等了一会儿,白暮山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平静,提醒道:“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得尽快赶回天启都城。”

庄云梦的思绪随着白暮山的声音被拉了回来,吸了吸鼻子,收起心里的悲伤,转过头朝着他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回答道:“走吧!我会好好活着。”

……

到了留原郡,庄云梦先找了个面纱戴上,这是师傅的命令,在外不得展露容貌。

随后两人找了家生意红火的菜馆子准备好好吃一顿,甬道里只能凄惨地舔舐潮湿岩壁的水珠润润嘴唇,全靠意志力撑着,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听店小二介绍了一圈后,庄云梦几乎将店里招牌特色都点了个遍,菜上上来,摆满了整整一桌,白暮山都有些傻眼了。

可是,更让人傻眼的事儿居然还在后头,两人吃饱喝足大眼瞪小眼才发现彼此身上都没有带银子,老板也算见多识广了,见两人吃霸王餐,马上招呼了几个堂里跑腿的将两人围住。

“敢在老子这里吃霸王餐,要么交钱,要么留命。”

一脸横肉的老板满脸厉色,他说话的时候因为太用力了,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抖了抖。

“老板,我们真不是要赖账,实在是忘了带钱出来,这样,你让我们先走,以后我们加倍还你行吗?”庄云梦赔着笑,一脸讨好的样子。

“回来?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回来。”老板说完,看着庄云梦,心思一转,脸上也带了一丝笑意,色眯眯地接着说道:“要不,小娘子陪我一晚抵债?”说着舔了舔嘴唇,上前几步伸手欲摘下庄云梦脸上的面纱。

白暮山堂堂天启国二皇子,哪里遇到过这么尴尬的情况,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但是听见老板言语戏谑脸色黑了几分,再看那只肥硕的手朝着庄云梦伸去再也忍不住,起身快速抬手挡开了老板的手,不待老板发作,从怀里取出一串白玉手串扣在桌上,拉着庄云梦一言不发就往门外走去。

庄云梦的步子有些跟不上白暮山,踉跄着险些跌倒,走到大街上便用力挣开他的手,跟在他身后,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嘀咕道:“有钱怎么不早拿出来啊,害我差点被那肥猪占便宜。”

“那手串对我很重要!”

“我们差点被那老板杀了,有比命重要吗?”庄云梦快走了两步,凑到白暮山的身前,抬着头望着他。

“那是我母亲唯一的遗物。”

“遗物有什么了不……”庄云梦意识到什么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险些刹不住,默默低下头跟在白暮山身边。

刚走不远,身后便传来骚动,浩浩荡荡跑来一群人又将两人团团围住,胖子老板身边站了个人,看样子这群人以他为首。

胖子老板指了指庄云梦和白暮山,对着为首那人谄媚说道:“严大人,他们,白玉手串就是他们的。”

那位唤作严大人的人对上包围圈中的人,勾了勾嘴角说道:“白暮山,果然是你!”随即他又对着他的手下发令道:“上,将他拿下,生死勿论!”

随着那位严大人一声令下,四面合围之人举刀向他们冲上来,白暮山飞身而出,对上冲在最前方的四个人。

来人都是高手,庄云梦功夫不到家,只得躲躲闪闪勉强还手,眼见一把刀朝自己劈下来竟忘了作反应,只大喊了一声道:“白~慕~山~救我!”

白暮山听见喊声连忙回身将朝着庄云梦砍下的人拍飞,在她耳边低声交代道:“一边儿躲着去,他们的目标是我!”

庄云梦听话的退开隐出包围,躲在看热闹的人群里。

严大人见到白暮山面对自己众多手下仍旧应对自如,朝着所有手下大声喊道:“杀了白暮山,主人不会亏待大家,首杀者加官进爵,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

手下们一听,精神为之一振,纷纷使出全力,所有人一拥而上,全部朝着白暮山杀来,只见白暮山向前一个跨步,狠狠一拳打在冲到最近处那人的胸口,那人倒飞出去倒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鲜血。

接着,他俯身连续扫腿,一连放倒了好几个人。

正当所有人打得火热的时候,那个严大人拔出腰间的短匕首悄无声息朝着白暮山身后刺去,庄云梦躲在一旁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来不及多想,冲上去挡在了白暮山身后,随着“噗呲”一声,庄云梦感觉右肩有疼意袭来,缓缓滑下去。

白暮山回头一看,眼中狠厉升起,一手扶过庄云梦,另一只手单手结印一掌将严大人拍飞,严大人在地上挣扎了片刻,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血,晕死过去,剩下的人见严大人已经死去,匆忙间便欲撤退散去。

白暮山小心扶了庄云梦靠在一边,转身出掌从严大人的手下手里夺了把刀子,身形所到之处只剩下残影,三下五除二将来人杀了个干净,他的脸上和衣服上都粘了些血迹,此刻眼中仍有狠色,持刀而立的他犹如地狱修罗。

转身朝着庄云梦走过来那一刻却又小心收敛了神色,蹲下身查看了庄云梦的伤,小心将她抱起。

庄云梦一手扶着肩,一边不忘朝着胖子老板喊道:“手串,白玉手串~”。庄云梦想既然胖子老板先不仁,那也不能怪她不义了,不杀他,白暮山母亲留下的手串却不能便宜了他。

老板看见眼前如此场景早被吓破了胆,这会儿听见庄云梦的话,赶紧双手捧着白玉手串颤颤巍巍送至白暮山面前来。

白暮山接过手串随手揣进怀里,抱着庄云梦转身离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0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