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蝶恋花全文(言兮梧凤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蝶恋花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蝶恋花)

热门小说《穿越蝶恋花》是作者“南厢子”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言兮梧凤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言兮梧抓狂的揉着头发:“跑那么快干什么,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但凡你解释清楚说是梦境我们心灵相通我也信啊!”言兮梧叹口气,转头看向身旁,早已空无一人——又上早朝去了她草草穿了衣服,叫了好几声白银,却没有人答应推开门一看,那小丫头正坐在台阶上,贼溜溜的看书呢!言兮梧挺好奇,总不能大白天看小黄书吧?不过很快释然——也有可能是话本子嘛,古代也有小说呀!说着悄悄走到白银身后,想看看书的内容不看不知道,…

古代言情小说《穿越蝶恋花》,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言兮梧凤栖,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南厢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言兮梧将放身边的信交给凤栖。信写的情真意切,看的凤栖直咂舌:“所以,他中了状元很有可能要与我抢你是吗?”“对,”言兮梧转身抱着凤栖,“我担心他已经疯魔。”对于这一点,凤栖还是认同的,毕竟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将自己的妹妹凑冥婚。凤栖安慰言兮梧:“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3章 新科状元高牧云 试读章节

凤栖回来时,言兮梧环抱双腿坐在床上发呆。凤栖走近坐在她旁边:“怎么了?”

“今天爹娘来了,给我讲了小时候的事,那个新科状元,是我以前一个邻居,据说我和他妹妹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搬家,便再也没有联系。那时候他家也穷,有一年闹疫,他妹妹去世了,他将妹妹给当地财主的儿子做了冥婚,换取钱财进京赶考。据说搬家时他给我写了信,只是爹娘一直没有给我。”言兮梧将放身边的信交给凤栖。

信写的情真意切,看的凤栖直咂舌:“所以,他中了状元很有可能要与我抢你是吗?”

“对,”言兮梧转身抱着凤栖,“我担心他已经疯魔。”

对于这一点,凤栖还是认同的,毕竟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将自己的妹妹凑冥婚。

凤栖安慰言兮梧:“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会想到办法的。”

凤栖好不容易将言兮梧哄睡着,蹑手蹑脚开门走出屋子,坐在石凳上,手里还拿着那封信——好你个高牧云,竟然惦记我媳妇,还什么中了状元求皇上赐婚,想得美。这时候,凤栖异常感激身体原主,好在自己行动够快。

“七里,”凤栖招出暗卫,“从今天起,你就负责王妃的安全,高牧云那里,你派两个人盯着,将古柏换回来。”

“是。”七里闪身离去。

凤栖叹口气,这日子过得,真是刺激了啊。

(三)

言兮梧被凤栖抱着,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便有了个惊人的发现。

言兮梧被凤栖抱着睡觉一向比较安稳,耐不住凤栖上早朝没人抱着她,一个翻身,啪的一声后,屋子里响着言兮梧的痛呼声。

白银惊了一跳,急忙进屋查看怎么回事,就看见言兮梧坐在床上,左手捂着右手。

这个柜子一点都不好。言兮梧恨恨的看着床边的柜子,如果没记错,它昨天不在这个位置。穿越过来之前,言兮梧也有个一模一样的柜子,所以昨天看见这个柜子,她还倍感亲切,没想到今天就差点被柜子“谋杀”。

白银见言兮梧只是被碰着了,松口气:“那奴婢这就将柜子弄出去。”说着就要去搬柜子。

“等等。”言兮梧将人拦下,心想好歹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啊。之前无聊,想起了一些小吃的做法,顺便就写了下来,想着之后有机会打听一下能不能找到那些原料。

但是一打开柜子,言兮梧就傻眼了。里面赫然躺着一袋白砂糖,一盒牛奶和几包红茶茶叶——还是现代包装。

言兮梧反应还是很快,在白银还没有看清时,急忙将抽屉关起来:“白银,去备水为我梳妆。”

白银看着自家夫人这突然转变,虽然有很多疑惑,却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退下去准备。

言兮梧松口气,将东西从柜子里拿出来,再三确认这就是现代的东西——难道是凤栖带过来的?不应该啊。

言兮梧将东西藏起来,打定主意等凤栖回来商量一下。

梳妆后,言兮梧出了门——她确实不太想出门,奈何必须熟悉熟悉环境。

走走停停看看,原来古代集市也是如此热闹,好多灵巧的小玩意。言兮梧买了好一些小吃糕点,正准备回去时,却是见一群人围在一起。

“夫人,那里好像很热闹。”白银是个凑热闹的,一闪一闪的眼睛求着言兮梧——去看去看。

言兮梧点点头,却是在心里直摇头,没眼看啊没眼看。

凑近才发现,原来是一女子重伤倒地,没人救也就算了,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无他,只是因为这女子衣衫不整还满身血。

言兮梧皱眉,招手白银和身后婢女说:“带这位小姐去医馆。”

白银和小婢女扶着女子,往就近的医馆走去,一些看热闹的人也跟去。言兮梧看着地上的血,陷入沉思。

“王妃真是慈悲心肠啊。”一男声在身后突然响起,言兮梧惊吓猛地转身——高牧云。

“高公子过誉了。”转身想走。

高牧云没想到她会想走,下意识想去牵她手。却是被暗处出来的七里用剑柄打了回去:“公子自重。”

七里一脸正气,心里却是冷笑,什么东西,敢动王妃。

“在下只是想与王妃说几句话。”高牧云揉着手解释。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可本王妃不想同你说事。”言兮梧优雅的翻个白眼,刚想转身,却被一人揽住肩膀。

“原来本王的王妃这么受欢迎啊。”凤栖笑着站在言兮梧身旁。

“下官参加七王爷。”高牧云行礼,心里确实一万个不愿意。

“免礼,”凤栖放开言兮梧的肩,牵上她的手。“不知道高状元有什么要商量的,本王一起听听。”

“王妃绣的荷包还在下官家里。”高牧云看似一脸真诚,实则心里暗笑——来的好,来看看你的王妃有多不值钱吧。

凤栖听了这话,却是一脸震惊地看向言兮梧:“娘子不是从小到大都不会刺绣吗?岳父岳母都还埋怨过娘子不会女工呢!”一席话,让众人吃瓜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高牧云身上。

“是啊,王府连针线都不曾有,哪里会有荷包啊。”赶回来的白银也是一脸震惊。

“那荷包乃是幼时王妃与在下的定情信物啊,王妃不记得了吗?”高牧云解释。

言兮梧冷笑,看来今天这高牧云是铁了心想让自己坐实了这水性杨花的罪名:“不知道本王妃是哪里得罪高大人了,高大人要这般污蔑。”言兮梧做出一副要哭的姿态,她本就娇艳欲滴,如今这副欲哭的模样更加惹人心疼。

看着周围人指指点点,高牧云有些心急:“王妃,您真的忘了吗?你说等我高中便嫁我为妻,怎么现在就不认了呢?”莫不是攀上了高枝。

吃瓜群众看高牧云的眼神里多了些同情。

凤栖脸色骤变:“高大人是在说本王抢了你的未婚妻吗?”

“下官不敢。”

“我看你是敢的很,”言兮梧很生气,索性也不演了,“高牧云,你要是忘记了,本王妃来替你回忆。那荷包是当年你妹妹交给你,你却偏要以为是我赠予你,你是真的忘记你妹妹当初不开心的样子了吗?”

“高牧云,兮梧现在是本王的王妃,也是王府唯一的女主人,你要污蔑就得承受这污蔑的后果。”凤栖拉着言兮梧转身上了马车。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