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之姐的商业帝国(白华苒青璃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权倾天下之姐的商业帝国)白华苒青璃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权倾天下之姐的商业帝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权倾天下之姐的商业帝国》,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白华苒青璃月,由大神作者“瓜藤月下”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把这个戴好,别离身”话音刚落,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戴到了白华苒的胸前“你不是要这块玉嘛?费这么大功夫得到了,为什么又还给我了?”白华苒调侃道这玉,不,这九天神令岂是谁都可觊觎的它和白华苒命脉相连,离了她身就是一块普通的玉石看来青璃月也看出了这点当玉戴在白华苒胸口的刹那,一股温热且强大的气息充斥进她的身体里它里面居然是一处异空间!白华苒暗惊“怎么了?”青璃月用审视的眼神看着白华苒,试图看…

小说《权倾天下之姐的商业帝国》,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白华苒青璃月,文章原创作者为“瓜藤月下”,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小莲急匆匆的跑来。跟她来的还有白潘。白潘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白家出了叛徒,这是百年来都未出过的大事…

第9章 到底是哪错了 试读章节

白华苒看向白福友,试图从这副狡诈的面庞里看出点猫腻。

这白福友也不愧是在白家摸爬滚打了三十年的老油条,只有白华苒刚闯进玉颜轩想看库房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丝慌乱。

此时的他镇定自若,看不出一丝破绽。

白华苒心想

难道是她错了?

不!这不可能!

“小姐!小姐!这其他颜色确实都是我们白家出的。”小莲急匆匆的跑来。

跟她来的还有白潘。

白潘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白家出了叛徒,这是百年来都未出过的大事。

白华苒蹙起眉头看向琉觞,试图再次确认库存数目,流觞依旧摇了摇头。

此时白福友更加猖狂,开始撒泼打滚起来,还大哭大喊着:“大管家啊!您说这是什么事儿啊。大小姐无缘无故冲到店里清点库存。小人好歹是咱们白家三十多年的老人了,没有功劳还没有苦劳嘛?!”

白福友坐在地上哭闹着,丝毫没有顾及他一店掌柜的身份。

此时店里已经开始议论纷纷,有的伙计相互低语着:“这大小姐,年纪轻轻,脾气挺大。这两天美妆盘销量下滑的厉害,分明是顾客新鲜劲过了,这东西也不当饭吃还能天天买不成?”

“可不嘛,肯定是这两天销售不好,找个理由拿白掌柜的出气呢!”

“我就说这小姑娘家家的懂什么做生意,还不如早点嫁人去享清福呢!”

“啧啧啧…这白大掌柜的也是可怜。”

各种各样的声音不断传入白华苒的耳中,她开始明白,想真正做好白家的掌舵人,不仅仅是拥有白家大印就可以,还需要真正的收服人心,这样才能牢牢地掌握白家这艘巨船。

她的一双美眸死死地盯住正在撒泼打滚的白福友,他这超乎常理的反应反而证实了白华苒的猜想。

而转移了这么多货想做到天衣无缝简直是天方夜谭。

“把白福友给我绑了,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他给我看好了。还有,今天在玉颜坊的伙计、小厮随时等候召唤。”白华苒眼神犀利地扫过众人。

“我们白家的手段大家都知道,要是有私自逃走的,那必然与此事脱不了干系!那我就让你们体会一下我这个大小姐的手段!”

伴随着严厉的训斥,众人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威压,也不由得噤声并低下了头。

自古乱世用重典,这个效果白华苒很满意。

白福友也被震慑到,停止了哭闹,此时流觞带来的人已经把他牢牢控制。

他目眦尽裂 ,挣扎着对白华苒大声吼道:“大小姐,您这无凭无据的胡乱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您要是觉得我老奴碍眼,我走就是了!何必搞这么大阵仗。”

“无凭无据?”白华苒猛的转身,厉声道:“小莲,把东西倒出来,让咱们的大掌柜长长眼!”

哗啦啦…小莲把一堆美妆盘倒在了白福友的面前。

这时白潘上前呵斥道:“福友!好歹你是跟了白家三十多年的老人,这几块色盘,你敢说不是我们白家的?!”白潘拿起美妆盘其中散落在地的其中一种颜色问道。

“福友,你要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跟大小姐说,何苦干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

白福友听到白叔这几句话,不由得有些动容,一言不发。

“白叔,他不说就算了,毕竟是白家老人,在众人面前我也给他留几分颜面。”白华苒柔声安慰起白潘。

白华苒挺直身体,郑重其事的承诺:“三天,就三天,我会把白福友偷盗白家货品出售给林家的全过程调查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白叔,另外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伙计临时接管玉颜轩”

白潘点了点头答道:“好,小姐。”

折腾一整天,白华苒终于躺进了她小金床的怀抱。

小莲端了盆热水走近白华苒,递给她一块浸过热水还温热着的毛巾。

“小姐,今天累了一天,快擦擦脸吧。”

“小莲!我累的不想动弹了!”白华苒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小莲,我的好小莲,快帮我擦擦。”

“好好好…”小莲一脸宠溺的帮白华苒仔细擦着。

温热的触感透过皮肤,一扫白日的疲惫。

白华苒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捋着头绪,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小莲说:“准备笔墨纸砚。”

她奋笔直书写了一份密信,并且喊来流觞让他按着去办。

随即她去了家中的账房。

只见账房灯火通明,窗户上映出一抹上了年纪男人的影子。

白叔已经快知天命的年纪,还如此辛苦地操持着白家大大小小事务,白华苒不由得有些心疼。

她轻扣房门,白叔听见声音抬起头,一双眼睛熬的通红,见白华苒进屋,白叔便起身迎了迎她。

“白叔,注意休息,别熬太晚了”白华苒关切道。

白叔摇了摇头:“小姐,你刚接手白家事物就出了白福友这么一摊子事,是我的失职。”

“白叔,莫要自责,这事换谁也料不到跟随这么多年的老人儿会出卖白家。”

白叔轻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我们手里只有从林家买来的货品,刚刚我又仔细查看了账本,依旧没看出来什么破绽。”

听到白叔也是这样说,白华苒更是头疼。

原本来账房想着看看账本,再找找线索,看来是没戏了。

“三日之内,哎…!”白华苒无比惆怅之际顺手把玩起戥子,拿起几块银锭在哪无聊地量了一次又一次。

不得不说这古人的智慧真是厉害,小小的戥子居然可以精确到厘…

“精确到厘,精确到厘…”白华苒在嘴边碎碎念着

“对了,咱们美妆盘的块数没少,但不代表分量没少!!”白华苒欣喜若狂。

“白叔,从林家带回的货品在哪?”她激动的急问。

白叔一拍大腿说:“正好在这呢!这还有当初咱们做的样品,跟我们生产的规格重量是一样的。”

“好好,快拿来,我们看看这几个是不是一样重!”白华苒的直觉告诉她,这次一定不会错。

此时,白华苒的面前摆了三块色盘,她先拿起林家带回来的量了起来。

“一二三四…”她一边量一边数这格数,心也随着她拨动秤砣而一点点悬起来。

“四格半!白叔再递我一块!”白潘立马递来。

这次量的是样品,“一二三四…,四格半!”白华苒飞速抄下重量。

白华苒接过白潘递给她的最后一块,也就是玉颜轩的货品,此时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哈哈哈哈哈!白叔,这是三格!!”白华苒激动的抱了抱白潘。

白潘也激动的胀红了脸,终于找出问题了!

此时,白华苒胸有成竹,只待流觞办事回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