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血的玫瑰(杜美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带血的玫瑰》 小说介绍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融融!本书描写的是查处职务犯罪案件中的点点滴滴,向你展示了人性的最阴暗面。在这个世界上,唯有阳光和人性是不能直视的!。书中主要讲述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融融!本书描写的是查处职务犯罪案件中的点点滴滴,向你展示了人性的最阴暗面。在这个世界上,唯有阳光和人性是不能直视的!……
带血的玫瑰(杜美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带血的玫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反腐败部门的小会议室里,初核小组的所有成员都已到齐,赵伟一眼就认出杜美燕了,真是人如其名,不能说美丽,那太肤浅了,只能说是惊艳动人了!白皙的肌肤好像煮熟的鸡蛋剥去蛋壳一般,多一分显得臃肿,少一分则显得单薄,一双大眼睛清澈见底。

赵伟先是简单告诉大家这次的目标是市第一人民医院,估计其中有人存在违纪违规的行为,然后让大家逐一提出是否回避,如果要回避,其回避的理由是否充分。在得到大家一致不需要回避的答复后,赵伟让罗良给大家分发《保密协议书》,并让大家都认真填写其中的有关款项。

等到这些规定的动作做完后,赵伟让大家逐一介绍一下自己以及特长,虽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但毕竟来了一个新人,今后大家还要在一个小组里共事,这也是很有必要的。

“我叫罗良,是这次初核小组的副组长,擅长情报分析、审讯、搏击和射击。”罗良第一个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潘阳,擅长财务资料分析和操作电脑。”潘阳言简意赅。

“我叫余新,属于综合全面性选手,说得直白点就是样样都会,但样样都不精。”余新的自我总结有些谦虚了,赵伟知道这家伙有些本事,只是人过于低调了。

“我叫张玲,人称张妈,主要负责大伙吃喝拉撒,也收集一些小道消息,打探一些花边新闻,就是八卦三!”作为反腐败部门第一线数之甚少,屈指可数的女性,自然不像她说得那样,如果没有一点过人的本事,是不可能待在第一线的,反腐败部门从来都不是养闲人的地方。

随着大家都介绍完自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新人杜美燕的身上,赵伟心里暗暗叫苦,上边也不是咋想的,这帮和尚平时都叫自己惯坏了,这下来个大美女,还要不要人干活了。当然张妈不算女人,她是大伙的“兄弟”,单位上上下下也没人当她是女人。也不知道最先是谁说的,“单位里面男的当牲口用,女的当男的用,只要用不坏,就朝坏得用!”

就在赵伟胡思乱想的时候,杜美燕大大方方得站起来给大家做起自我介绍,“我叫杜美燕,毕业于中国公安大学,刑侦学硕士,擅长格斗、射击、情报分析以及犯罪心理学。”

赵伟随后将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室出现骨科耗材销售代表的事情,大致给初核组成员做了交代,然后让他们各自发挥,思考从哪些角度切入,从而找到一些不正常的端倪,进而锁定其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踪迹。这是赵伟长期以来坚持的习惯,目的只有一个,让每一个参与调查的人员,都能发挥主观能动性,将每个人调动起来,这样就能通过查处一件案件,锻炼一批人。毕竟人终究是会变老的,这帮年轻人迟早是要走到台前,肩负起重担。

初核组的成员除了杜美燕以外,都是跟着赵伟参与办理过案件的“老人”了,也十分清楚赵伟这样做的目的,于是也都无所顾忌,三言两语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会议室里的商讨氛围十分浓厚,但很快这种和谐的气氛就被打破了。

“我不同意现在对市第一人民医院展开初核!理由有二:第一,我们目前没有具体的目标,甚至连违纪违法或者犯罪的人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我们目前都没有掌握;第二光凭骨科耗材销售代表出现在医院,向患者推销自己的产品,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企业通过这种零距离的服务,也是企业扩大销售渠道的一种营销模式。如果将这种正常的营销模式与违纪违法甚至犯罪挂上钩展开初核调查,我个人认为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假如外界知道我们如此这样草率行事,作为被调查对象的那些专家会怎么想,人民群众又会怎么想?因此,我不赞成!”杜美燕信心十足得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杜美燕的发言犹如灭霸在会议室里弹了一个响指,瞬间安静下来。赵伟笑眯眯得对罗良说,“小罗,我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你给杜美燕同志解惑答疑。我希望我回来以后,小杜同志对违纪违法还有职务犯罪案件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赵伟说完便快步走出会议室,还没走到走廊尽头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嘴上的香烟就已经点燃了。现在抽烟就像做贼一般,无处不在的禁烟区,让赵伟这样的“老烟枪”好不尴尬,无所遁形,只好转移到厕所里过一下烟瘾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赵伟也想把烟戒了,下过几次决心,戒了几次,但每次都无疾而终,反而烟瘾越戒越大,后来索性不戒了,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即“哥抽的不是烟,而是寂寞!”

赵伟在卫生间里连抽两支香烟,吞云吐雾,着实过完一把烟瘾后,心满意足离开卫生间,却远远发现张妈行色匆匆得往卫生间跑来,赵伟估计出事了,要不然以他对张妈的了解,她即便内急也不会如此风风火火!

果不其然,张妈发现赵伟后,一把抓住赵伟的胳膊,飞快得说道,“老赵,快回会议室,他们干起来了。”赵伟听后二话没说,拉着张妈大步流星赶回会议室。

还没走到会议室门口,就听见里面好似放炮仗一样,虽然会议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但依旧可以隐约听见里面激烈的争吵声。

过道上聚集了四五个同事,一边一脸茫然张望着会议室紧闭的大门,一边小声地议论着什么。由于太过关注,连赵伟他们走到身边都没有注意到。

“你们闲得很吗?没见过讨论案情的阵仗吗?要是都没有事情做,每个人回去抄写三遍党章交到我这里。”赵伟沉着脸说道。

围观的同事一听纷纷拔腿就跑,唯恐跑慢了,撞到赵伟枪口上,别看赵伟一天话语不多,很少发脾气,可外面都把他传神了,还送了他一个雅号“鬼见愁”。

赵伟打开会议室的大门,就看见罗良和杜美燕拔刃张弩似的打着嘴仗,杜美燕情绪高涨,原本挺拔、波涛汹涌的乳房,随着胸脯的起起伏伏,大有挣开束缚,追求自由的架势。会议室里其他小兔崽子的目光,则是齐刷刷得集中到杜美燕的美胸上,脸上洋溢着不可言表的神情。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有一点说明这帮臭小子眼光不错,审美观还算正常,毕竟美轮美奂的画面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逮到这样的绝好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你们俩是要文斗,还是武斗?武斗的话,到地下停车场去,那里宽敞,随便你们俩怎么折腾,反正都是公安出身,也都擅长搏击,让我们大伙开开眼界也好!会议室空间太小,不够你们俩闹腾,再说这里的桌椅都是国家财产,打坏了要照价赔偿,我可没钱给你们赔。”赵伟平静得说道。

罗良和杜美燕听见赵伟的话后,不敢说什么,乖乖的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张妈把门关好后,识趣得回到位置上坐好,会议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工作中有争论是好事,真理是越辩越明。不过我不主张辩论带有人身攻击的味道,我们是要通过辩论达到理清思路,思想统一的目的,怎么还上升到要消灭肉体的高度?我看大可不必,大家都是在一口锅里舀饭吃的同事加战友,怎么说也不是敌我之间的矛盾,有必要弄得剑拔弩张吗?”

毕竟都是年轻人,赵伟的一番话说得罗良和杜美燕不好意思起来。

赵伟接着说道,“闲话说完了,下面说正事。小杜,你认为刑事犯罪案件与职务犯罪案件有什么区别?”

“赵书记,我认为刑事犯罪案件侵害的主体是公民人身、财产权益,比如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而职务犯罪案件侵害的主体是国家、集体的财产权,比如说贪污、挪用公款犯罪…….”

“小杜,对不起,我打断你一下,今后如果不是正式场合,请你不要叫我的职务,跟他们一样,心情好的时候叫我老赵,心情不好的时候叫我糟头子,我觉得称呼不重要,关键是活干得漂亮!其他都是神马浮云。小杜,那些书面上的东西,你就不要阐述了,直接说你的认识就行了。你接着说。”

“老赵,我刚刚接触职务犯罪,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认识。”

“小杜,我作为一个在职务犯罪调查领域战斗了二十多年的老同志,我谈一下我个人的认识,供大家参考。说简单一点,这与公安机关侦办的刑事案件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公安机关侦办的案件大多是‘以事找人’,打个比方,某处发现了尸体,经过法医初步勘验,证明是他杀,公安机关痕迹调查部门是不是要在案发现场收集相关物证,诸如指纹、毛发等,然后刑侦部门在按照物证指明的方向或者围绕被害人的社会关系展开侦查,最后抓获犯罪嫌疑人,即便犯罪嫌疑人零口供,我们也可以通过大量物证锁定犯罪嫌疑人,让其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我们调查的职务犯罪案件则是‘以人找事’,也就是说,我们大多数情况下,往往是没有具体举报人或者说具体的举报线索,即便有,也只能给我们提供一个大致调查方向,除非是知情人举报,那就中大奖了!多数情况下,我们仅仅凭着一句话,或者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展开调查。

由于职务犯罪案件特殊性,我们以行贿受贿案件作为代表,行贿受贿案件作案的时间常常发生在过去,个别案件甚至是十几年发生的,因此案发现场就不再具备多大证明价值了;其二,行贿受贿案件作案具有交易对象相对性,即行贿人虽然可以向多人行贿,受贿人也可以收受多人的贿赂,但有一个共同的规律,那就是行贿人在向受贿人行贿时,一定是一对一的,他们不可能在一个在给钱,另一个收钱的同时开直播。这也就决定了行贿受贿案件的查办,都是以行贿人、受贿人双方的口供相互印证,最终定罪的。那些自信心爆棚的人,自以为可以零口供定行贿、受贿案,都是笑话而已,不值一提罢了。

刚才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跟公安机关查办案件的不同之处,其实归纳起来很简单,公安机关通过物证找到嫌疑人,通过物证证明他有罪;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是最先假定这个人违纪违法甚至犯罪了,然后我们再通过收集调取的证据来推翻我们之前的假定,如果推翻不了,那么这个人就违纪违法甚至犯罪了,这是一个反证的过程。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早在很久以前,就成立了类似今天的警察学院,而我们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特别是从事职务犯罪案件调查,至今还没有设立一个单独的学科,系统、全面对我们进行培训,所以我们只能靠传、帮、带的方式,培养我们自己的执纪执法人才。

但是,我们的调查和公安机关的侦查也有许多共同之处,我们可以借鉴一些公安机关的办案方法,黑猫白猫逮到耗子就是好猫!

这么说,小杜是否清楚?”

杜美燕深深被赵伟深入浅出的话语打动了,赵伟的话无疑在杜美燕心中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开启了另一个广阔的天空。

在得到杜美燕清楚的答复后,赵伟继续说道,“干我们这行的,不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偶然、什么意外之说,那些所谓的偶然、意外,不过是人为设定造成的。任何事物的发展进行都有他自己的运行轨迹,一旦偏离了其特有的运行轨迹,就显示出不正常的一面,因此我们就要牢牢抓住这些不正常的现象,通过现象看到本质,从而才能抽丝剥茧,最终还原事实的真相!

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耗材销售代表的出现,你们觉得正常吗?刚才小杜的分析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她说道,这是商家零距离服务患者的一种营销模式,那么我想问小杜一句,如果你作为患者家属,你是更愿意相信医生的话,还是销售代表的话?”

“我觉得医生的话,更有说服力,更容易让患者家属接受其建议。”杜美燕稍作思考片刻回答道。

“这样的话,请你再思考一下,既然患者家属更容易相信医生的话,接受他们的建议,那么作为骨科耗材的销售代表,他在里面的价值体现在哪里?他又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赵伟循序渐进的引导着杜美燕的思路,从而让她更快进入到角色之中。

“我知道了,老赵,你认为销售代表与医院个别人之间存在某种利益输出关系。”杜美燕不愧是研究生毕业,一点就破。

赵伟微笑得说,“至于他们之间是否存在利益交换关系,是否构成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这些都需要证据来说话,需要在座的各位去收集证据,来证明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当然了,作为党的干部,不仅要经受得起糖衣炮弹的轰炸,更要经得起组织的考验,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我们就是要通过我们的调查,查处害群之马,还清正廉洁的人一个清白,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小罗将大家的意见归纳一下,做个总结。”

罗良将大家的意见归纳了一下,大致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摸清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层干部以及敏感部门负责人的家庭背景、个人喜好等基本信息;二是等医院财务资料调取回来后,仔细研判医药耗材的采购情况,重点是骨科耗材的采购;三是捋清医院耗材采购程序,进而确定什么级别的人才会左右医药耗材的采购。

赵伟对大家的意见表示肯定和称赞,他对着大家说,“作为单位一把手的李梅对这件事情也相当重视,并亲自出面协调市政府巡察办近期对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一次常规巡视,我们需要的有关财务资料及相关人员信息,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跟我们分享。这几天大家也不要闲着,该干什么不需要我分配任务了吧,各人回去后,尽快跟室里做个工作交接,明天一早投入初核组工作,刚才提出意见的人,自己先干起来,这叫自己的娃儿自己带回去!我只补充一点,医院常用耗材尤其是骨科耗材的供应市场,小潘和小余你们俩跟进一下,摸一摸这里面的水,看看有什么猫腻。这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明天下午5点听大家的简报,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就在大家纷纷起立准备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与,赵伟叫住大家,“差点忘了,晚上大家吃火锅,一来是给小杜同志接风,二来是老规矩,上案子之前,结案子之后,大家吃一顿火锅,红红火火嘛!这顿我就不买单了,小罗买单。”

赵伟的话音刚落下,罗良就蹦了起来,万分委屈得说道,“老赵,平时都是你老请客,今天几个意思?凭啥我买单?”

“凭啥,凭你跟着我这几年,我也没少教你,你看看你啥德行,要不是我回来得早,你都要上演《三岔口》了,那可是武戏,你小子跟一个新来的同志这样,至于吗?今天就是要让你出点血,今后就长记性了。怎么?不服气吗?”赵伟笑骂道。

“不敢,不敢,你老人家安排就是了。”罗良赶紧回答。

“赵老,那我呢?我干什么?”杜美燕看着大家马上要离开会议室了,着急得问道。

“哎呀,怎么把你小杜同志忘了,这样吧,你跟着张妈。”赵伟回头看着杜美燕说。

“老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上面可是指定让你带小杜的,别小看你张妈我‘八卦’的能力,你让我带,几个意思?”张妈反驳道。

但张妈的反驳羸弱不堪,被赵伟一道犀利的眼神就给怼了回去。

小说《带血的玫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7:3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