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武道我为巅》PansLabyr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武道我为巅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PansLabyr

简介:伽昆大陆,人口数十亿,诸侯并起,百家争鸣。有兵家挥戈北上,擒蛮族单于。有墨家铸机关城,挡巫族于南荒。有儒家游历诸国,立德立功立言。有阴阳家有纵横家 。人族与其余各族战久必和,和久必战!

角色:石恪,侯凯

武道我为巅

《武道我为巅》第1章 夏考免费阅读

神隐历798年春末,西荒林海,晋州城。

晋州官学,大寒官方指定武学。晋州内宗门豪强的高手,贵族世家每一代的继承者,有半数都为官学出身。

因此,整个晋州,无数人为了进入晋州官学挤破脑袋,人人皆以官学弟子为荣。

这天上午,官学校场上正进行着每年一度的夏考。

此时校场中的擂台上,有两人正拳来腿往,斗的旗鼓相当。台下围着十几人正看的津津有味,其中有教习也有官学子弟。

二人正斗的不可开交时,教习忽的一声大喝:“停手!”打斗中的二人听了,虽都面露不甘之色,也只好互击一掌分了开去。

教习大声道:“一炷香未分胜负,为平局。王晓鹏一胜一负一平,成绩为乙下。石恪二负一平,成绩为乙下下。今年夏考成绩为乙等者从明日起加练一个时辰,三伏天亦不得休息,班长负责监督。石恪和班长留一下,其他人…”

话音一顿,教习环视一圈,见众人都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才轻喝了声:“解散。”

众人这才欢叫一声,齐齐往官学大门跑去。

在官学里头,教习的话就是最高指令,年年都有胆敢不尊教习的世家子和头角峥嵘的小天才被教习们拿来立威。到得现在,但凡教习未说解散而擅自行动者,都已被训的服服帖帖了。

等众人跑远,班长柳绮领着面露喜色的石恪走到教习身边站定。

教习姓陈,三年前才到得晋州。初来乍到的他上门挑战官学教头不敌,但受教头赏识,遂入官学领教习一职。

“石恪,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陈教习板着脸看着石恪。

石恪正色道“多谢教习夸奖,我十分清楚我现在的处境。”

陈教习哼了声:“很清楚么,那好,冬考时才见真章呢。”交代柳绮从明日起要好生监督前来加练的弟子后,便挥挥手让两人离去。

才走出官学大门,石恪立马眉飞色舞起来:“绮姐,绮姐,看到没有,你老弟我终于不是倒数第一了,现在的我是全班,不!全年级倒数第二了。”

柳绮心里虽然也有些欢喜,但还是皱起琼鼻一本正经道:“小恪,冬考你真的有把握吗?如果冬考的成绩再被官学评为丙等的话,那这次恐怕是父亲再去求情也无用了。”

石恪听了赶忙道:“绮姐你还信不过我吗,你看着吧,我石恪注定是要站在武道之巅的男人,才不会被眼前这小小的考试难住。等冬考时,我定将击败所有对手,将甲上收入囊中。管保叫那陈木头大吃一惊,大惊失色,大…”

“我打!”石恪还在吹嘘着,只听一旁传来一声大喝!下意识扭过头,就觉头上一痛。定睛看去,原来是死党侯凯不知何时摸到他身后,弹了自己个脑瓜崩。

石恪这个将来注定要站在武道巅峰的男人被侯凯破了功,恼羞成怒之下想杀人灭口,二人追打起来,将旁边的柳绮逗的哈哈大笑。笑罢,也加入了他们。

三人嘻闹着出了城去,跑到城外二里的一处湖边,这才齐齐躺倒在柔顺的草坪上。

静了静,侯凯先说到:“小恪,可以啊,今年夏考你竟然能拿到乙下下了,简直是巨大的突破。”

柳绮听完就切了一声:“你还夸他,再夸他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刚刚你们走后你是没见陈木头那表情,那个纠结啊!看他脸抽抽的样子,都快被小恪憋出病来了,哈哈哈…”柳绮说着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嘴咧开,两颗大门牙破坏了清秀的面貌。

石恪被二人挖苦后也不恼不怒,老神在在的咬着狗尾巴草哼哼着:“看着吧,俺石恪敢打赌,今年冬考必能将甲上拿下,…”说着困意袭来,枕着双手睡着了。

柳绮和侯凯听了半晌没等到下文,一看这惫懒货竟然已经睡着了。二人互相看了看,都撇撇嘴,心里既希望石恪能出息,但都不敢抱有太多期待。

又过了会儿,二人齐齐起身,一块往湖那边的小树林走去。走到半路,侯凯伸手拉了下柳绮,柳绮吓了一跳,抬手打落侯凯伸过来的手。

二人做贼似的回过身看了看,见石恪依旧躺在草丛中没有动静,这才手牵着手走入林子。

梦中的石恪意识懵懵懂懂的飘荡,感受到了某处传来吸引,于是放开意识。很快,他的意识就落在一方平台上。

抬起手,石恪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双手,然后是自己的身体,用手摸了摸头脸,指尖传来的细微触感,和现实毫无区别。

石恪平日里没心没肺,和侯凯柳绮两个小伙伴打打闹闹,吹吹牛皮。

但他很清楚,自己能够在短短半年的时间迎头赶上来,不是自己真的天赋异禀,或者原本惫懒终于奋发进取。

自己的秘密,就是这个梦境空间。

如果不是去年冬考之后自己突然进入了这片梦境空间,这时的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

石恪果断放弃这些无用的思绪,此时的他一脸严肃,注意力全部放在四周。

突然,前方雾气涌动,一个浑身由白色雾气构成的人慢慢走了过来。

等这雾人走近,忽然踢出一脚,石恪一看,认出这是今天自己第一场的对手使出的招式。

自己当时应对失误,最后被抽飞出去,落地站稳后,自己都在擂台下了,直接被判负。

哼,同样的招式,休想再骗到我!石恪将双臂护在身前,硬接了雾人这记鞭腿。

被踢的退后两步,石恪甩了甩略有点发麻的双手。

雾人紧接着又欺上前来,抬腿,又是一记鞭腿。

石恪本能的想抬起双臂继续格挡,突然又放弃,改为左手手掌抵挡雾人踢来的鞭腿,弓步踏近雾人,右臂握拳变肘向雾人胸膛砸下。

这是一招险棋,石恪可以变肘砸雾人,赌的是雾人不通变化,此刻重心下移,胸前空门大开,就算用双臂格挡,也会被石恪砸飞出去。

晋州官学中的最优解则是果断曲膝,以伤换伤。然后借着硬碰硬的力道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