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以南,广州以北全文(郭辉不依靠父母的孩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连以南,广州以北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大连以南,广州以北)

《大连以南,广州以北》是网络作者“不依靠父母的孩子”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郭辉不依靠父母的孩子,详情概述:1我浑身泥土,匍匐在地,一路爬行,靠得就是这两条胳膊下半身瘫了,身后雪地留下深深拖痕抬望眼,茫茫旷野,北风呼啸,雪花借风势肆意横行我使出浑身力气,向没有尽头的荒原深处爬去,突然之间,大地颤动了起来,我一脚踩空,跌入无边黑暗……哎呦!天就这样亮了梦也醒了不然不知道掉到哪个沟里去了太阳明晃晃地照进来我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懒在床上,翻了个身其实我挺不服到,你在玩手机的时候我在写小说,你…

经典力作《大连以南,广州以北》,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郭辉不依靠父母的孩子,由作者“不依靠父母的孩子”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精彩片段如下:那天晚上,他们走进一家饭店,出来时已大半夜,他肆无忌惮地亲吻了她的嘴唇。少女难为情地推开他,不敢看他。这让任逍浴火焚烧。他拉着她跑进一家旅馆,木质的楼梯发出啪啪吱吱响声…

第6章 错爱 试读章节

1

小倩刚来水上人间那年,在洗衣房工作。每天傍晚,推着小货车往返客房与洗衣房之间,这时,就会有一个维修工跑过来帮她推车。她看着他的背影,无比感动。到了晚上,她们坐在宿舍走廊里的暖气片上说点悄悄话,可维修工任逍却打定注意要把她带出去过一夜。

那天晚上,他们走进一家饭店,出来时已大半夜,他肆无忌惮地亲吻了她的嘴唇。少女难为情地推开他,不敢看他。这让任逍浴火焚烧。他拉着她跑进一家旅馆,木质的楼梯发出啪啪吱吱响声。他们钻进一间客房,解开了她上衣的两颗扣子。

少女羞答答地低下头,用手指在床单上划来划去。

任逍战战兢兢地把嘴湊到了她的脖子上……

少女温柔地推开他说:“今晚,我跟你来到这儿觉得很不正当。”

任逍一顿脚站了起来:“哪儿的话!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不正当呢?嗯?”

少女抬起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翕动了两下嘴唇:“嗯,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说小孩子的话呢?我真傻。”她轻吐一口叹息,说,“逍哥,你可千万别像103宿舍里的那些人一样,个个都是花心儿大萝卜。”

任逍跳起来道:“我!任逍?怎么会像那帮无赖!你还不知道我这个人吗?嗯?俺是好人。”他重坐回床边,伸出手去解她的第三粒扣子。

少女羞怯地按住他的手。

任逍迫不及待地说:“哎呀,我真想把你捧在我的手心里永远也不放开呢。”

少女依旧阻止了他。

任逍极不耐烦地叫了起来:“我是好人你怕什么嘛!”

少女双手捂住胸口:“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任逍抓住她的手:“你不想要一个男人保护你吗?我能做到。”

少女眼里泛起泪花,曾经有多少个傍晚,在风里,在雨里,在坎坷的混凝土路上,就是面前这个男人帮她推车;在她孤独的时候,在走廊里的暖气片上,陪伴她的也是这样一个男人。现在,这个男人想要她了,是她回报他的时候了,可她的心怎么会这样地害怕呢?她觉得拒绝他是不对的,接受他也是不对的。她就这样在爱与不爱中挣扎着。她温柔地看着他,那仅有的一点儿理智又跳出来阻止他:“逍哥,别这样,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呢?”

任逍回答:“因为我爱你。”又去解她衣服的第三粒纽扣。

少女一慌,向后退去,却被他扑倒在床,他强势碾压了她,她不再反抗,仰起脸,眯缝着眼睛,秀指插进了他浓密的头发里面……

那天之后,小倩和任逍生活在一起了,她的穿戴越来越时髦,而维修工任逍不但要交纳房租和水电费,还要给许小倩买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每月开销已经超出他们工资的总和,后来任逍与当地的地鼙流氓小混混闹熟了,常在一块儿喝得烂醉如泥,偶尔也去地下赌场玩两把,输得净光再回家。有时房门被债主咣咣凿响,可屋里只有许小倩一人,她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更不要说是开门了。当任逍醉酒回来,小倩万般欢喜地扑了过来,可那小子将她一把抱起扔倒在床,动作起来,小倩就这样没有任何感觉的成为了他发泄性欲的工具,然后深深睡去。次日醒来,小倩用身体抵住门板,不让他再出去混了:“放屁!我在外面混?你在家一碗米饭都没做过,我吃个屁呀。”说着,一把将她拉开。

少女跌坐在地,泪流满面:“那我以后学着做饭还不行吗?”

“晚了!”他拉开门,嘟嘟囔囔,“吃我的,喝我的,工资全部被你败光了,还想管我,真是贱得一塌糊涂。”

小倩两手拄着地面,呜呜哭了。

任逍下班后偶尔回来住。屋子里只剩下了小倩。她把从食堂打回来的饭菜分到小盘子里当夜宵等任逍回来,一等就是一个晚上。

小倩怀孕了,任逍回来之后得知情况,赶紧出门,再也没有回来。

房东催缴房租,小倩惊讶道:“你怎么管我要?”

“你对象说你管钱。”

小倩退后一步,向被打了一拳似的,半天才反应过来,说:“等几天。”

“好吧,已经拖半个月了。”房东下楼了。

小倩倒在床上,呜呜咽咽。孩子自己她肚子里停止了呼吸。她一个人在医院里做了人流,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以泪洗面……

康复之后,少女过够了这种胆战心惊的生活,重搬进水上人间员工宿舍,而这期间,任逍又挂搭上了另外一些女人,整天花天酒地,根本没有在意她还在不在他的出租屋。

没过多久,任逍被酒店开除了,原因是他在工作中扇了同事两记耳光,在质检员肖丁上前询问情况的时候,他又动手打了肖丁。他失业了。

在这个阶段,小倩从洗衣房调到三楼宴会厅工作。当人问起他们的恋情,她总是眼含泪花说:我们早就分手了。其实,她是悄悄走的。任逍从没找过她。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就这样没有限期地隔置了下来。

春去秋来,旅顺的天空,那种蓝,那种高,只有站在龙王塘这片土地上,才能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童话世界。人与自然。

大半年过去了,任逍把许小倩约到咖啡厅,他憔悴的不得了,留了络腮胡子,身上套着破西服,领带半吊胸前,嘴叼烟卷,脑袋靠在椅子背上,翘着二郎腿。

许小倩伤心道:“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任逍没有回答,枯若竹枝的五根手指在桌子上频繁地倒动着。

小倩失魂落魄地搅动着咖啡。

任逍又点燃一支烟说:“我现在连烟都快抽不起了,你兜里有多少钱,借我一点。”他把空烟盒握瘪,扔在小倩面前。

小倩抬起眼睛看他,难道这就是给过我无限期待的那个男人吗?他曾经釜底抽薪,把我的梦想打碎。现在,又在伤口上撒盐。她眼含泪花,凝视着他。她刚搬进员工宿舍那阵儿很不适应,总想着他能打电话把她叫回去,但他从未挽留,即使在酒店走碰头,他都会瞪她,从那时起,她奉劝自己,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本想找一个遮风挡雨的人,却不曾想,风雨都是这个男人带来的。她把目光调开,不知如何回答。过了会儿,她下定决心说:“任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今天还会来这里,就是来告诉你这个的。”说完,她低下了脸。一双俊美的眼睛里,怎么也没有忍住奔涌而出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她捧起脸哭了。

任逍脑袋靠在椅子背上轻吐一股一股的烟圈。

小倩突然打起精神,用餐巾纸粘了粘眼泪,起身就走,结果任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拿开叼在嘴里的香烟说:“你是我的女人,过去,现在,将来,我从来没有同意和你分手。”

小倩心里咯噔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他还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令他陌生,恶心,恐惧。她用力一扯,试图挣脱他的手,但没成功。这令少女惊恐万分。她一手抓住桌子,另一只手拼命又一扯,仍是徒劳。她慌张之下,拿起咖啡朝他泼去。任逍倏地蹦起来就甩了她一嘴巴子。小倩趔趄跌倒。他跟上来又是一脚,踢得小倩整个身体飞了起来,像滚倒的一条麻袋。店主跑过来打后面将他抱住,其他顾客挡在他们中间。摔倒在地的小倩缓慢爬起,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她一只手捂着肚子踉踉跄跄地跑开了……

任逍恼羞成怒,一脚踢翻了身旁的一把椅子,而他曾经的恋人,像飘过的一阵风,从他面前的玻璃窗外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