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又美又强!萧夏云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夏云锦)萧夏云锦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夫人,又美又强!)

萧夏云锦是古代言情小说《夫人,又美又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朝秦”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看着眼前的场景,金具男子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那人好似化身成为了一尊杀神携着从修罗地狱锻炼而来的煞气,亦带着某种灭绝天地的戾气那是一种要毁灭一切的决绝,甚至包括那人本身那人,够狠,对自己更狠!但几乎同时,男子又清晰的从那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孤寂一种莫名的孤独,一种悲凉她,不过小小年纪,一身诡异灵巧的功夫手法不说可为何会有那般浓烈的孤悲之感?为何有一种毁灭天地的悲怆,又为何有一种与天地同…

最具潜力佳作《夫人,又美又强!》,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萧夏云锦,也是实力作者“朝秦”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脑袋很沉,身子却轻飘飘的,她强迫着自己醒过来,眉头颤动着费力的睁开眼睛。目之所及,是一片朦胧升腾的雾海,烟云缭绕间若隐若现着数座巨大的黝黑山体!萧夏的目光巡视了番,眉头越皱越紧。好诡异!难道是她睁开眼的方式不对?或者,眼前便是地/狱?她一下子闭上双眼,然后又一只一只的睁开,还是一样,眼前景象丝毫未变…

第1章 开局地狱级? 试读章节

万里崇山,利风萧萧。

噶!

噶!

两道诡谲的桀啼凌空而鸣,于空旷的山峦间来回飘荡。

四下静逸深远,这突兀的异响无端添了几分诡异幽魅。

“嘶——”

萧夏紧闭着双眼,后脑勺火辣辣的刺痛,像是被某种钝物敲击后的后遗症。

脑袋很沉,身子却轻飘飘的,她强迫着自己醒过来,眉头颤动着费力的睁开眼睛。

目之所及,是一片朦胧升腾的雾海,烟云缭绕间若隐若现着数座巨大的黝黑山体!

萧夏的目光巡视了番,眉头越皱越紧。

好诡异!

难道是她睁开眼的方式不对?

或者,眼前便是地/狱?

她一下子闭上双眼,然后又一只一只的睁开,还是一样,眼前景象丝毫未变。

因一睁眼看到的场景太过诡异,以至于她一时间忘了反应。平缓了一下心绪,这才动了动身体。

身子受力一扯动,竟开始左右摇晃起来。

“嗬!”

冷不丁地一惊诧出声,眉心狠狠一跳,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才后知后觉发现了自身的处境。她正被悬挂在一座笔直陡峭悬崖的绝壁之上!

眼下还是因为她后背的衣裳被崖壁上一根向外生长出的树杈勾住了,这才让她没有坠入那无底深渊。

“我……没有死?”少女蹙眉呢喃了句,那样的爆破她不会有生还的可能。

那……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惊疑不定,但不至于让她慌乱无神。

不管怎样,若没死那就活着。

片刻后,她深深呼吸几口,调整紊乱心绪。

接着小心翼翼再次朝身下探了一眼,秀眉噔得一下拧得更紧。

那底下是偌大的且深不见底的黑暗虚空,烟雾缭绕间散发着股股诡谲的气息,好似一只巨大的野兽,无妄着吞噬人心。

后脑那处又传来一阵锥心般的阵痛,可眼下她显然无暇顾及。

接着她复又抬首望向上方,头上是浓厚的重雾,正在不断的升腾而上。

迷蒙间有丝丝微光倾射下来,明明是极微弱的旭光,可人眼一对上,便即生炫目晕绕之感。

萧夏摇了摇头,将视线收回,那上方雾气太厚,距离不明且那光亮诡异莫名。

显然,上去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她将全身放轻,呼吸屏住,无论如何,为今之计要做的,是求生!

且诡异中的诡异,她如今身上穿的衣服竟是古典华服,层层叠叠,锦绣瑰丽,看上去极为精美华丽。

滚金边精绣锦裳,上等的面料绸缎

萧夏脸色变了变,清眸深了深。当即明了,她这是来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时代。

思及此,那根勾着她衣裳的树枝突然发出啪啪的声响,仿佛下一刻就要断裂。

不待踌躇,萧夏当机立断,骤然出手,动作迅敏,牢牢地抓住另一旁的一根树杈,稳了稳即将倾斜的身子。

又见那清眸生利影,此前那一丝震惊之色顷刻间已不复存在。

气息骤敛,面色愈沉稳,那眸中的冷静与淡然,仿佛这挂在悬崖峭壁上,面临生死一线之人不是她一般。

尘雾骤隆,云海般朝上翻涌,那双深色眼瞳轻颤,灵动如波。

这世上有一种人,愈是面临危机,愈是镇定,身处死生之地而不乱。

显然,这人便是。

身体稳定后,她又闭了闭眼,将呼吸放平缓。

再次睁开后,那双绚烂却锐利无比的双眸朝着雾色朦胧的崖低极目探去。

从前的她拥有一双目探夜色,千米内如入无物之境的能力。

若是换句话说,从前的那个她,拥有某种特异功能。

可如今的她这项能力不知还可不可行,不管怎样,她总要一试。

层层极目探视下,雾海依旧浓重,她眯了眯眸,将全部的精神力都集中到双眼上,屏息凝视,再探。

这一次,清眸笃定下,那层层雾霭突然像被什么打散了般,越来越淡,最后在她的探视下,遮挡的雾气消散殆尽。

下方之景,清晰明了。

萧夏扬眉,浅唇微噙,竟然可以!

事在人为,她如今已经看到,那下方百米处有一棵斜生而出的树木。

此处常年浓雾萦绕,又得旭日当空,崖壁沟壑间,偶生树木花草。

且那树较之眼前这棵更为粗壮结实。

少女嘴角微微牵起一个弧度来,不见明艳只现冷毅。

滚滚浓雾缥缈,徐徐腾升而起,仿若仙境实为诡境。

那雾气升腾翻涌,如雾海如仙山,不多时就沁了少女如画容颜,迷蒙间,少女眸底沉思,生出几分明了亮色。

因之从前职业,她要习常人所不能习之事,尝百种苦,经千道难,历万般险,识无数人……

很多事情不足为外人道。

霍然间思及从前事,仿若前生,那漫山雾绕间的年轻少女,有着一双如青山般坚毅的眸。

只是未料到,这看似娇滴滴的古代姑娘竟也不弱。

虽还不及她从前那般,倒也目力极佳,身子骨精健有力,底子不差。

极短的时间内便将如今这副身体弄清了个七七八八。

现下没有趁手的工具,那百米远的距离,她必须要利用上手头一切可以用到的东西。

不惜一切只需将伤害降低到最小程度,只要命还在,一切都好说。

余光一瞥,少女眉梢微扬,一手抓紧树枝,一手极快的将手臂上那条长长的披帛扯下咬在口中。

可即便她的动作幅度极小,那本就摇晃的树枝再一次发出阵阵吱吱声。

那声响极细极弱,可听入耳中,仿若催命符。

若是稍有不慎,后果便是粉身碎骨。

突然,只听“吧嗒”一声,那原本勾着她后背衣襟的树枝竟然猝不及防的断了!

间不容发之际,少女反应奇快,周身顷刻蓄力,同时脚下用力朝着崖壁陡然一蹬。

全身绷紧如豹,蓄力一个旋转,旋即便来到方才左手紧抓的那根树枝上。

只是这一变动,让她整个人一手握枝垂悬在下,眼看着这一根树枝即将承受不住。

萧夏另一只手中动作不停,飞快地摸向发髻。

拔下一根银钗右手徒手用力几个回转捏揉,那支原本笔直的银钗终于在她手中变换了个形状。

当下又是几个动作将银钗动作极快的系在了那披帛一头。

手掌一绕劈下旁岔一截木枝牢牢系在那银钗之上。

双管齐下,这银钗用料精致十足,如今这个形状刚好可以系牢长长绸布条。

加之木枝辅助增加这头重量,这样才可保障它们在运动过程中不至于松散脱落。

这短短一瞬的求生之路,可期间或计算或运动种种都颇为复杂,十几秒的时间内便是生与死的抉择。

少女原本清丽的容颜刹那间染上一抹森寒冰冷,面上坚毅如石,利眸中释放的煞意。

此刻若是有人看见,定然能生出几分毛骨悚然的骇然。

半生的杀|戮,早已造就了她不同寻常的气势。

小小的人儿气势大开,骇然气息四散而出,周身莹莹绕绕,仿佛是从无间地狱使来的煞神。

仅一个深呼吸后,空出的手极快得将发髻一侧另一支银钗抓住。

女子一脸决然,带着某种必胜的信念,毫不犹豫的松开了那本来紧握的左手。

顿时,纤瘦的身子如星火般急射而下。

如她所料,风很急,想必是因这里地势特殊诡异所致。

而周围的风四下狂澜而来,杂乱无章,狂利厚重,竟不是从一方而来,毫无规律可言。

萧夏不敢慢怠,顷刻间将身体展开到极致用来提升阻力。

可即便是这样,她依旧像一支离弦之箭一般飞射直下!

情况不同,她从前的翼装飞行经验根本就用不上。

好在,她早有准备。

原本她想着利用好身体,姿势以及经验,赌一把能不能徒手抓住底下那粗壮的树木。

可是这怪异的风打乱了她的原定计划。

十几秒的时间瞬息而过,机会一闪而逝,眼看着急速而下的身体便要冲到那粗树的范围。

少女利眸坚定,清容决绝,携风而去,仿若山之精灵。

转瞬便要坠离之际,只听“嗖”得一声,携着利刃破风的急削,一条白色的绸缎向侧急射而出。

转眼间绕到了那粗壮树枝之上,强大的力道,让绑着树枝银钗的那头,在上面生生绕了好几个圈圈,最终牢牢的固定在那上面。

另一头,萧夏出手紧紧握住绸缎一头,急坠的身体持续下落。

不过,她早有准备,此刻身体贴近崖壁。

另一只手弯曲成爪,朝着那并不崎岖沟壑的湿壁抓去,脚下蓄力同时蹬上。

所有的这些都是用来增加阻力,减少下坠的速度。

最终,那孤独的身影在多番努力下,终于从上下运动变成了左右摇晃。

好险好险,若是棋差一招,那么等待她的就是粉身碎骨之局!

眼前纷纷扬扬落下好些树叶木屑,尽数落在萧夏的发间和身上。

方才一番死里逃生,她的面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庆幸之喜色。

相反的,是愈加的冷冽,愈加的严肃森然。

这里也不知是什么鬼地方,连风,都是要吃人的。

摇荡的身体还未停稳,萧夏双手不停,继续忙活开来。

她并未忘记,危机还未解除,不过是解决了一个小小的潜在困境,真正的难题还在后面。

那处飘荡在半空中的纤细身影,正在奋力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

认真且专注。

如她所视,现在的这根树木着实粗大,粗壮到完全不用担心它会断裂,就是再来几个大汉在这上面荡秋千也丝毫不惧。

只是她不会寄希望于它,更不会寄希望于停在这里等人来救。

且不说她鲜少去靠别人,就目前这个毫无炊烟的鬼地方,若是真等到了人来救,她怕早就被那怪风吹成人干了。

再者,“她”能落到如今这般处境,原因稍稍一想不难猜到几分。

待一切准备妥当,彼时她方才露出一丝浅靥,轻轻浅浅,没有旁的气势。

虽说她此时面容脏乱,头顶枯枝烂叶,可这抹轻怡却有一股拨云见日的美感。

美人一笑倾城,用在此时毫不为过。

目光凝定,毫不犹疑,腾得一下,又是一松手,不待踌躇,出手坚决。

不过不同于上次,这一次她身子如同猎豹,骤然一缩,紧紧绷紧周身肌骨。

真真犹如一支细长的银箭倾射而出,速度极快,好似闪电,急如奔月!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搏命之举。

萧夏在搏,在赌,在博弈那百分之五十的生机。

一念生,一念死,一天堂,一地狱!

她心中再清楚不过,根据植物的生长习性,空气中的湿度,雾气腾升的快慢,乃至风的速度强弱,石壁的质地厚硬等等。

如今的她距离崖低最多不过八百米的距离!

她虽然一直都在做事,但于细微处的种种观察却一分一毫都不曾放过。

这悬崖确确实实千丈有余,也不知道“她”是因何种际遇来到此处最后跌落山崖。

对于这些,如今的她通通没有记忆,只知道随着一声惊天爆炸声,睁眼就挂在了悬崖旁。

脑海中的念头千丝百转,身体做自由落体急速下坠。

可是放眼看去,此刻少女的背脊异常单薄,单薄到仿佛能被风折了去。

而今全身只穿着一件长长的棉绸抹裳裙,原本身上那锦绣厚重的衣衫亦被褪去。

而她的双手双脚都被颜色明艳的布条四头各自系着,用的正是那件繁厚且颇大的外裳。

适才她一直做得准备动作就是这些,姑且称它为降落伞吧,也就是个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布罩子。

如今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当真是一切可以利用到的都利用上。

她在赌。

赌这下方的风不再那般诡异,她可以控制姿势,调整身形。

赌这下方不会是那怪石嶙峋,而是青草铺地,可供她缓冲力量,逃出生天。

赌那手中最后的银钗质量过关,可供她最后插入峭壁,缓解劣势增加逃生的筹码。

更赌那奢华的绸缎锦衣不会那般不堪,可帮她增强阻力,降低速度。

赌……

置之死地而后生,不面对死亡,不冲破它,怎能迎来新生。

即便置之死地而真的死了,那她努力过,坚守过,博弈过,便也无憾。

死又何惧,人最可怕的是不敢面对,不去挣脱,不去搏斗。

到底是浑浑噩噩的活着,还是轰轰烈烈的死去,萧夏向来选的清楚。

三百米——

两百米——

……

距离越来越近,萧夏目光如炬,定睛望着,不敢松懈。

在距离只有两百米的时候,她猛然间打开一直紧绷的双手双脚,身体舒展放到最轻松的程度。

后背那被她压紧的布罩子瞬间像鼓涨的气球一般,砰得鼓了起来。

形如球体。

幸甚,当真让她赌对,这衣裳的布料极好,如此的速度和风刃,竟真堪堪承住。

巨大的阻力一来,少女急坠的身形于半空中似遇了阻挡般滞了滞。

虽然只是轻微的程度,但足以被她利用到最大。

拉扯好双手的布条,稳住身形,调整呼吸,控制住方向。

此刻她的眼中露出亮光,眸底若现星辰,只因眼下那不远处竟真是草地!

鼻尖传来的青草清香再说明不过。

八十米——

五十米——

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萧夏提着的心绪微微一松。

收回一直紧盯的眸子,缓解下眼眸,紧了紧手中的银钗。

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布罩还能不能承受的住,好做最后的冲刺准备。

也就是这一瞬的抬眸,让她错过了下方那几个越来越大的黑影,数道高大的身形徐徐现出。

若是萧夏一直盯着下方看着,定能看到那几个黑影却是几十个活生生的人!

不过,这一收一抬中,失了先机。

一切不过是瞬息之间,快到萧夏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耳边竟兀现风刃破空,一利物朝着她猛射而来!

“咻!”得一声风鸣,带着必杀的气势。

凌空而来,锐不可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