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醉才知爱凉(沉舟林辞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情醉才知爱凉)沉舟林辞裕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情醉才知爱凉)

网文大咖“沉舟”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情醉才知爱凉》,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沉舟林辞裕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任雪落说完以后,林黎小声地询问:“妈妈,我们要去见什么人啊!”任雪落的脸色明显变暗了些,然后,面带不悦:“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么多干什么,去了你就知道了”“对不起,妈妈!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你不要生气了!”小林黎拉着任雪落的手摇着,他很害怕妈妈露出这样的神情任雪落淡淡的扫了一眼眼前的小孩儿,径直拉着他往外边,直接坐上了车去了医院林黎乖巧地靠近任雪落,却不敢凑她太近,太近妈妈不喜欢,所以悄悄地捏着任…

现代言情小说《情醉才知爱凉》,讲述主角沉舟林辞裕的甜蜜故事,作者“沉舟”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样子,好像怕林辞裕伤害她们一样。大垂在身侧的手手死死的捏成拳头,林辞裕怒吼:“沉舟,你……”“辞裕?你们这是……”大门不知何时打开的玄关处传来声响,只见任落雪提着东西立在玄关处进来,一脸诧异。身着高定衣裙套装的她一袭白裙,任落雪,美得不可方物精致清秀,落落大方。与拉扯中衣物布满褶皱,此刻神情黯然,身…

第4章 妄辞的爹地 试读章节

心脏被一只不可捉摸的手紧紧握住,让人喘不过气,又疼得厉害。
林辞裕手劲一松,胸腔闷得发虚,浑身冰凉。
他力气小了些,沉舟抓到机会,一举连忙推开他。
蹲下来将妄辞护在怀里,那警惕害怕的整个人像一头濒临危亡的雌狮。样子,好像怕林辞裕伤害她们一样。
大垂在身侧的手手死死的捏成拳头,林辞裕怒吼:“沉舟,你……”
“辞裕?你们这是……”
大门不知何时打开的玄关处传来声响,只见任落雪提着东西立在玄关处进来,一脸诧异。
身着高定衣裙套装的她一袭白裙,任落雪,美得不可方物精致清秀,落落大方。
与拉扯中衣物布满褶皱,此刻神情黯然,身处尴尬的蓬头垢面的沉舟形成了极大的对比。
沉舟抿着唇,扣着小妄辞肩部的手指微微泛白,不禁往后缩了缩。
任落雪笑着进来:“原来是沉舟来了,我们姐妹俩这么久才见面一次,这是干什么呢?吃饭了吗,我买了些东西,留下一起吃吧,毕竟辞裕哥哥现在是你的妹夫了呢。”
姐妹……
任落雪话语轻盈,却无不透露着女主人的姿态。
是啊,她可是任雪落的姐姐,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自己是应该祝福她才对。
沉舟站起来,身形略微不稳笑笑:“不用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辞裕说完,手伸到一半,见沉舟抱起妄辞,快步走出出去,这次林辞裕没有追出去。又缓慢收了回去。
……
沉舟一出去走了很久,神情恍然。然后随便找了个公园坐下停下,连带着妄辞都有些恹恹不安。辞妄还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妈妈,你别难过了,妄辞现在讨厌死那个叔叔了!咱们不理他了!”
看着妄辞气呼呼的样子,沉舟好笑的摇摇头:“小小年纪的,讨厌什么啊,那个叔叔他……其实挺好的。”
沉舟无奈的解释,妄辞更加不解,正欲再问,沉舟的手机响了。是挺好的,当初她五岁的时候就寄养在任家,任家和林家是世交,住的也是两隔壁,那时候她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叫他哥哥,世事无常,再见他们却要变成仇人了。
“叮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沉舟看了眼备注,神色不禁放松下来唇角不自觉勾了勾,接听:“喂?”
“沉舟,是我。”
“爹地!”
沉舟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一旁的妄辞就激动的凑过来。
“爹地,妄辞好想你啊!”
“呵呵,爹地也想我们家妄辞啊。”那头男音是满满的笑意。
“爹地!你不知道,没你在,就有人欺负妈咪!”
“欺负妈咪?怎么回事?”
妄辞气愤不已啊,一股脑想说,听着她添油加醋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吐露而出。
沉舟抢过手机,按了按自己酸涩的鼻梁的劲儿,沉舟好笑不已,打断她:“没那么夸张,只是……”
深呼了口气,沉舟缓缓道:“我遇到他了。”
那头一愣,却是很快反应过来:“怎么那么巧。那真是太巧了。”
“是啊。”
沉舟烦躁的挠了挠头,想到回国之前邵阳的意味深长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被他摆了一道。
“我只是回来出差的,谁知道会遇见他,我买了机票,很快就回来。”
那头却拒绝了:“沉舟,既然见到了,那你就不要逃避了,不管要如何,总得把事情全部都说清楚,毕竟……他还是妄辞的父亲。”
最后几个字说那头说得很轻,沉舟还是捂着话筒,防止妄辞听见。
“可是……”沉舟说:“他结婚了。”
那头沉默了。
“沉舟,你……”
“我没事啦,我很快回来。”
沉舟无可奈何爽朗地的笑了笑,挂断电话却想起自己的东西还在林家,她必须要回去一趟。
不过沉舟是不敢让妄辞是不可能再回去的了,她给邵阳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了将妄辞接走。
沉舟有些打怵还想着应该怎么让林辞裕将东西还给她,琢磨着自己刚说完不会再来就又来了。
慢慢的,就到了别墅外。一路这么想着,连到了别墅都没发现。
深呼了一口气,沉舟正准备进去,然而迎面却出来了两个人。
是两个中年女人,可是保养得非常好,举手投足间满是岁月沉淀后的优雅。
沉舟却是没有心情欣赏的,她浑身僵直,下意识的转身,就想离开,然而却已经迟了。
“任太太,你看这不是沉舟嘛。”
两道视线射过来,沉舟背脊紧绷。
“沉舟?”身后传来任母的声音,沉舟闭了闭眼,转过身一脸的笑意:“是我,妈,好久不见了。”
任母看着她,一脸复杂。
“任太太,我说你养了一个白眼狼怎么还有脸回来呢。,当初在沉家落魄的时候,你们收养了她,可是这丫头却是这样来报答你们的?在辞裕和雪落结婚的时候过来闹场,让任家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
说话的是林辞裕的母亲,这些年因为林辞言的离开,对沉舟的印象可是差到了极点。
任母皱了皱眉,却是没搭理她,而是看着沉舟:“这些年在国外过得好吗?”
“挺好的。”沉舟笑笑,不免有一丝怨气“,不会死,上一次是我离开得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跟你们打声招呼,替我和爸问声好。”
“嗯。”任母点点头,像是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的尴尬。
“你过来是······”
“我有东西落在林······哥哥家里了,所以过来找他拿。”
“那就快点去拿,拿完了赶紧走。”任母脸色也不太好看,可是对沉舟还算是客气,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沉舟,要记住你的身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应该不用我来提醒你,你这次碰到的是我就算了,下次如果碰到了你爸……”
沉舟低着头,手指微微蜷起。
“怎么,妹妹来看看自己的······哥哥也不行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