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仙妻嫁到:傲娇世子求攻略》一克酥油糖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仙妻嫁到:傲娇世子求攻略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一克酥油糖

简介:云舒活了将近九千年,一直立志做个闲散自在、混吃等死的“仙二代”。奈何一朝被爹坑下凡,成了丞相府最不受待见的大小姐……第一件事当然是脱离苦海及时行乐!一不小心就开了家京城最顶尖的红娘馆,金银财宝通通拿来!云大小姐说: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想吃喝玩乐自由。 战王府的世子爷桀骜不驯、吊儿郎当,堪称斯文败类,坐在馆内耍无赖:小红娘,给我也牵根红线玩玩?云大小姐虚伪地笑了笑:我踹你滚还是你自己爬?

角色:云舒,英俊男子

仙妻嫁到:傲娇世子求攻略

《仙妻嫁到:傲娇世子求攻略》第1章 尴尬的处境免费阅读

云舒醒来的第一眼,就已经发现自己处境十分尴尬。

沿着悬崖峭壁冒出了无数尖锐的碎石,而她此刻腹部朝下、正巧卡在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一棵将死却生的半枯老树上。

她只是微微动了下,老树便‘卡兹’发出声响,这才立刻警醒了她松懈的神经。

“要死啊!什么情况?!”

她尚且还记得刚才自己明明还在仙界,还好好地待在自己的寝宫里,怎么会在一闭眼的功夫便到了这里?

闻着气息似乎是在人间?她猛得摇了摇头,不敢相信。

难不成是在做梦吧?!她笃定地认为一定是在做梦!

云舒艰难地伸出手臂,碰了一下老树上早已经掉得没有半片叶子的干枯树杈。

不曾想那树杈竟尤为锋利,径直刺破了她的手指。

潺潺的血珠从手指上的伤口冒了出来,除了‘疼’一字,便再没有合适的言语能够表达。

她没忍住‘嘶’了一声,随后本能地把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润了润。

正在这时,鲜血的腥甜竟意外地唤醒了身体里的那段末了的恐惧。

她看见一个女子被另外一个女子带到光秃秃的山崖面前,周围怪异地僻静、且荒无人烟。

她们似乎是对主仆,只是这作为主子的女子,多少有点使唤不动丫环,而丫环对这个主子也瞧不出几分真心。

因为隐约地发觉事情有些奇怪,女子便抗拒着不愿再走了,她温和地向丫环提议:“要不我们还是下次再来看吧?”

丫环却强硬地拉着女子的手臂,几乎面不改色的平静:“眼看着就要到了,下次再看岂不是白费功夫?”

眉眼处有些隐隐的不安,女子奋力地挣着丫环的手,:“眼看这天色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小姐放心,很快……很快我们就能看见了!”丫环将女子带到悬崖边,倏地松开了搀扶着女子的手,身子牢牢挡住她唯一的退路。

一改先前的温顺恭敬,她冷冷一笑,继续说道,“回去当然是要回去,只不过小姐你啊……就只能乖乖地留在这里了。”

女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早已经大惊失色:“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

丫环低低地笑着:“二小姐答应过我,只要这次能把你彻底了结在这里,她便会顶替你的位置嫁给三王爷。

而我便能作为陪嫁丫头,去给三王爷当侍妾,享受荣华富贵!”

“难道你们就不担心事情败露?爹爹……爹爹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丫环的脸上挂着刁奴惯有的猖狂,步步紧逼着讽刺道:“您自幼患有心疾,却执意来此,结果恐高致心疾突发掉下悬崖。

你的死将会是你自做自受,怎么会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呢?”

女子处于震惊中无法平静,她极力地思索着应当如何自救。

因为此时自己已经有一只脚已经踩在悬崖边缘,碎石从脚边溜走,稍有不慎就会立马掉下悬崖……

然而眼前的刁奴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在女子惊恐万分的眼神中,一双充满罪恶的手用力地把她推下悬崖……

云舒仿佛听见那女子拼命地想要怒喊那个丫环的名字,却哽在喉咙的那句“小翠”……

她清楚地知道这些记忆并不属于自己,于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可能待在别人的身体里?就很头痛欲裂!

“我靠,糟老头这是又在搞哪样啊?”她忍不住娇躯一震,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还正在一棵长在峭壁上、危机四伏的枯树上。

当下便是一阵断裂之声,树被云舒妥妥地压折了……

一阵震动过后,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跟随着断掉的树干往下掉,而她此刻正以堪称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下坠落!

悬崖峭壁的尺寸大多不太规整,树干咚咚滚落早已经没了踪影。

云舒穿行在四处凸起的尖石之中,在极短的变故内,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被刺伤、鲜血随着衣服破裂的时刻一并渗出……

她疼得顷刻间额头便已经布满虚汗,可云舒却来不及多想,逼着自己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双手快速结印!

一缕紫烟在指缝中极速游走,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又立马在瞬间溃散。

试了数次皆是如此,最后索性连施法的痕迹都不给你留……

云舒瞬间一惊,忍不住喊出声道:“可恶!糟老头这是要玩死我吗?!”

她的眉头紧蹙,唇色因为身体正在承受的疼痛显得格外苍白。

此刻的位置正应了那句“抬头不见高处始,俯瞰不见万丈底”。

云舒的处境实在存在着太多可能性的意外,且先不说这峭壁上的尖石已经在她身上划开了多少道口子,又流了多少血!

光是她现在法术失灵,根本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啊!

等着她从这个位置摔到崖底,岂不是当场皮开肉绽、脑仁开花?

阿西吧!老娘好歹算个神仙,潇洒自在的生活还没有过够,怎么能以这种死法挥别仙生呢?!

云舒当然不想死!

因为伤口疼还可以愈合,愈合了还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但如果是丢了小命,便什么都没有了!

她在青丘埋了十坛上好的女儿红,可是一坛都还没喝过呢!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能败在人间这区区的悬崖之下!

于是在不断下降的过程中,她逐渐屏气凝神,眼神犀利地盯着每一个可能让自己存活的可能。

终于……

约莫过了两分钟以后,她发现在下方的右边、距离自己仅仅一步之遥的地方,发现了一处位置隐蔽的山洞。

看样子不大不小,目测容下三个她也不成问题。

说时迟那时快,云舒当机立断,第一时间抓住了峭壁上凸出的一块石头,暂时停止了下坠的动作。

可惜这块石头实在是太小,纵然如云舒一般娇小玲珑,也仅仅只能勉强抓住!

就算不去计较她此时已经所剩无几的体力,只怕掌中的这块“娇石”也无法支撑她太久……

掌下传来几声因为石子松动而稀碎的摩擦声。

云舒明白眼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在这短暂停留的时间里及时脱手、到达那一处山洞?

如果现在她能够变回自己的真身,只需要轻轻一跃、腾空一转便能到那里去。

可偏偏现在她不仅不能,就连最基本简单的法术她都没有办法施展……

云舒闭了闭眼,没有去看身下的那片乌漆嘛黑,轻轻地呼了口气。

看样子她只能拼上自己的小命,不计后果地赌上一把了!

她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强大的毅力促使她将仅剩的体力通通集中在双臂之上。

再睁眼时,她开始向左右摆动身体、大概三秒以后,没有任何残存的犹豫,一股劲儿地把自己向平台‘扔’了过去。

“咕咚……”

碎石子同时从她的手掌四周滑落,‘咻’的一下掉进崖底。

太好了!她成功地做到了!

云舒的右手牢牢抓着平台边缘,她迅速地把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逐渐地向上拉伸。

终于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时候,顺利地把一半的身体挪到平台上。

没力气了……真的没力气了……

她的双手交叠着放在平台上,而小脑袋正趴在双臂上喘息,嘴里絮絮叨叨着。

“一定是这辈子投胎没投好,才会遇见柴道煌这个坑货老头儿,难道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样很费闺女吗……”

敏锐地听见耳畔传来几声脚步,云舒立马转过头,入眼就看见一双精致绣纹的黑色靴面出现在自己眼前。

遂又猛地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气宇轩昂的男子。

云舒的脑袋当时就那么不受控制地死机了一会儿,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自己半个身子都悬在平台外面。

而男子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脸),但在这样一个时机出现……应该是来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吧?

是吧!是吧?她瞧着那些俗套的话本子上都是这么写的,关于‘英雄救美’的戏码简直屡试不爽!

“你这个眼神看着本公子是为什么?”男子冷漠地问了句。

云舒正在脑子里想着那些话本子上‘女子被英雄所救’时,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听见男子问她,她本能地瞪了过去,随后立马切换‘娇花模式’,开启见了英俊男子的娇羞嘤嘤声说道:“公子~你是来救人家的吗?”

“嗯?……这世间的女子多柔弱得不能自理,像你这样力大如牛、能做到徒臂攀岩的,本公子尚且还是第一次见。”男子客观地评价道。

男子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玩味,声音听起来低沉且浑厚、略带着些磁性……啊呸!搞错重点了!

啊不是!老娘正处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你个大老爷们不主动过来搭救也就算了,怎么还在那不嫌事大地说风凉话?

这么说或许有点不好意思,但……这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人模狗样的男人应该说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