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敏刘传林(愿,来生还能遇见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敏刘传林)愿,来生还能遇见你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贺敏刘传林)

小说推荐小说《愿,来生还能遇见你》,由网络作家“沅水书虹”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贺敏刘传林,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西元2011年的清明,湘西的一座古城,连绵的细雨已经下了好些日子把整座古城都变得朦朦胧胧!仿佛一副被水打湿了的古旧画卷!清晨,在一条老巷的深处,一座老式宅院的门,轻轻的开启,从中探出一把油纸伞来接着可以看到一双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是一名年轻的女子,穿着一件素色的旗袍,盘着流行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爱司头“会东,快点!”只见她朝院子里面喊道“来了!”一个穿着格子小西服的小男孩…

《愿,来生还能遇见你》中的人物贺敏刘传林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小说,“沅水书虹”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愿,来生还能遇见你》内容概括:她们趁式跑开。当时正值夜深,她不知道是谁救了她们?但听到有人叫“团座”还有一个声音说“给我打,这些土匪。今天算他们倒霉!”好熟悉的声音,就好像是曾经听过几辈子,又好像是有几个世纪未曾停到过的。这声音,是这样的让她觉得踏实和亲切!好像永远也听不够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雪白的床上…

第六章故人 试读章节

贺敏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来有多久?

“我是谁?是贺敏?还是是文慈?”她不停的在想。但有一点她似乎是非常清楚地记得的。在她和娃娃被几名土匪追的无路可逃的时候,有人朝那群土匪开了几枪。有一个应声倒下,活

着的几个也乱了手脚,一时只顾各自逃命,也就顾不上她们。

她们趁式跑开。当时正值夜深,她不知道是谁救了她们?但听到有人叫“团座”还有一个声音说“给我打,这些土匪。今天算他们倒霉!”好熟悉的声音,就好像是曾经听过几辈子,又

好像是有几个世纪未曾停到过的。这声音,是这样的让她觉得踏实和亲切!好像永远也听不够

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雪白的床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

那么现在自己又是在哪里?她坐起身来,使劲的甩甩头。她清楚地看到风从窗外轻轻的吹来,吹动了浅色的窗纱。窗台上的一盆鲜花,开的娇艳欲滴。

靠墙的柜子上放着一些瓶瓶罐罐都是医院里用的东西。再看自己身上,怎么穿着病号服?“我这是在哪里?”她自语起来。

“文慈”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从门外进来,很是兴奋的叫她。“你醒了?”贺敏看着她点点头。“醒了就好,爸妈都快要急死了!”转过头又冲外面喊“护士,我妹妹醒了。”贺敏“

那她们呢?还有娃娃?爸妈,让我和哥嫂劝回家休息。娃娃?你是说心儿啊?”贺敏“嗯”。

贺敏看着她。穿着一身棉布旗袍,上身还套着一件小外套,头发盘在脑后。就像是以前她经常在影视剧里看到的民国时期的女知识分子。她是谁?好熟悉!对她就是她梦里的姐姐!

“她上学去了。上学?”贺敏以为自己听错了。“是啊,你不知道?你睡了都快三个月。在沅江县医院里都没人敢给你看。后来,又到长沙,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文谦说

,不如到南京来,到他们医院什么,我现在南京?”贺敏吃惊至极。

两人正说着,见几名护士进来。“沈小姐,总算醒了。来,测测心率和血压。”一个护士说着动起来。文慈的姐姐忙问“怎么样?一切正常。”护士回答。“那就好!”

她话刚说完,又听外面有人在叫“文慈”一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她醒了,一脸的高兴“你总算醒了。听大哥说你不认得人。怎么样,还认得我是谁吗?”贺敏看看他,这不是她梦里

的“二哥”吗?于是她不由得叫了声“二哥”。哥哥姐姐一听都高兴的不行“好了,好了!都好了1文爱“快去给家里打电话就说文慈好了,都认得我们。”

不一会,沈家就来了好多人。有文慈的父母,还有娃娃和文博夫妇。贺敏悄悄的问娃娃是怎么回事?娃娃告诉她,自从她晕倒后,沈家人就把她们带回了家,对她们极好。

娃娃“敏姐,我想我们一时是回不去的,不如就把她们当成是家人吧。”贺敏“那我们不是在骗人吗?”娃娃“说来也怪,刚开始那几天,我天天做梦,我都觉得自己就是沈心。”贺敏

“你也有这种感觉?”娃娃“是啊,怎么你也是这样吗?”贺敏“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就当你自己是沈文慈,在这里你就是沈文慈。那真的沈文慈和沈心怎么办?谁

知道,不过我觉得我就是沈心,这是我的上辈子,你也这样想好了。”

正说着,沈母进来说“文慈,快穿好衣服,医生说你现在就可以出院,我们回家去。好的,妈”贺敏不知怎的,应得这般顺口,就像以前在家时和她妈妈一样。娃娃对她笑笑“怎么

样?就当这是我们上辈子的家。”贺敏也笑了“好,从现在起,我就是沈文慈。你的小姑姑。”

转眼,她们来南京,已有一段时日。贺敏早已成了沈文慈。她是沅江县沈家的小女儿,上面有两兄一姐。

大哥文博,在南京的一所大学教书。大嫂也是一名教师就职于惠文女中。娃娃就是他们的长女,另有一子沈安,才四岁。

姐姐沈文爱,在一家报社做编辑。姐夫在一家洋行做事。他们也有一女。

二哥沈文谦,自欧洲留学归来,现在鼓楼医院任职。

她们的父亲沈如在前清时曾中过举人,后又在沅江县县立中学任过校长。

沈家虽然算不上什么显贵巨富,但家道殷实,再加上几世书香在沅江县也可以算的上是望族。

做为家里最小的女儿,沈文慈,自小受尽宠爱。不仅父母爱她,上面的兄姐也都很疼她。贺敏对娃娃说“我也总算做了回老瞒!感觉真不错!老瞒”是安城一带的土话,就是老幺的

意思。

现在,她就是沈文慈。在她的脑子里装有两世的记忆,一世是贺敏,还有一世就是沈文慈。她记得文慈在这十九年里的一切事情。现在的沈文慈只有十九岁,多年轻的年纪。娃娃笑她“

你又赚了几岁。”

当然,还有一个人始终萦绕在她的心里和梦里。她现在已经回到前世,那么他又会在哪里等她?他是谁?在她梦里让她迷恋,让她踏实的那个声音到底属于谁?

她问过大哥和大嫂,那天晚上,他们有没有看到过什么人?当然也问过娃娃。他们都说有看到一队人马,其中有位军官。是他们打跑了土匪。但没看清楚他们的样子。文慈听了,虽说有

些失望,但还是兴奋的,最起码那个人是真的存在。这真的不只是她的幻觉。那么,在这一世的什么时候?他跟她又会在那里相逢?她在期待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