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世星域战场小说(伊希洛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伊希洛丽(循世星域战场伊希洛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伊希洛丽)

无广告版本的奇幻玄幻《循世星域战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伊希洛丽,是作者“水泥匠”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看着对方的背影,希洛丽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内心的感觉就像是,两个初恋情侣即将要分别的情景,“如果他离开了,我们还能见面吗?”希洛丽在胡思乱想着希洛丽在大门口处思量了一会儿时间,忽然有一名战士走过来,才把她领了回去伊拿着为数不多的盘缠交给了店老板,随后便有人把他领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面,伊静静地躺在床上,他开始闭目养神思索着,这是第一次真正走进人类社会,爷爷告诫过他,此去路途凶险,让他时刻警醒自…

高口碑小说《循世星域战场》是作者“水泥匠”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伊希洛丽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首先是德福打开了话匣子,只见他一改昨日被希洛丽哥哥教训的萎靡,变得高高在上,“桀桀,让我看到了谁!这不是山上那个野小子吗,怎么就成为了阶下囚?”声音很洪亮,几乎让整座大楼的人都能够听清楚。羁押着伊的警员赶紧给德福简略地解释了一遍,说他是镇子街头上的抢劫犯,而且还是抢劫枪支的重型犯罪。听完警员部下的讲…

第6章 警局风波 试读章节

莱顿镇是一个小镇子,政府办公的地方几乎全都挤在了军部大楼这里,警察局恰巧了在这里,而且正对着德福中尉办公的地方。

抢劫的罪行不轻,因此,对于伊的到来,所有警员都瞩目过来,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位穷凶极恶的匪徒,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镇民的东西,哪知让他们失望了,因为对方只是一个非常清秀的小伙子。

伊跟在警察后面走进了警察局,这时候他突然在边上看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也惊愕地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的,都没想到再次相遇的场景竟然是如此唐突。

熟人正是伊在极北荒野遇到过的德福中尉,也是希洛丽口中临阵脱逃,胆小如鼠的孬种,对方在这里的地位似乎蛮大的,每一个警员见到他都在点头哈腰。

首先是德福打开了话匣子,只见他一改昨日被希洛丽哥哥教训的萎靡,变得高高在上,“桀桀,让我看到了谁!这不是山上那个野小子吗,怎么就成为了阶下囚?”

声音很洪亮,几乎让整座大楼的人都能够听清楚。

羁押着伊的警员赶紧给德福简略地解释了一遍,说他是镇子街头上的抢劫犯,而且还是抢劫枪支的重型犯罪。

听完警员部下的讲述,德福更加得意了,但是他表面上却装作语重心长叹道:“真是朽木不可雕呀,抢劫枪支可是死罪一条,年轻人,你太鲁莽了!”

殊不知伊只是简单地笑了笑,表示监狱里面是否管饭。

迎来的却是德福劈头盖脸的斥责,“你小子,死到临头了,还管什么饭,先赔个一百几十万星币,让受害者谅解吧,否则,按照司法程序,没有谅解书依法是要受到极刑的。”

“没那么多钱,该怎么办?”伊眯着眼审视着德福,仿佛现在自己不是阶下囚,对方才是他的盘问对象。

“还嘴硬?没钱就等死吧!”德福咧着嘴巴阴险说道,并让警员把他押进牢房里面,择日等待宣判。

德福知道,像伊这种荒野出来的年轻人,别说一百几十万星币,恐怕一百几十块星币都没有,他纯粹是咽不下山上那口恶气,才要狠狠羞辱对方的。

毕竟对德福来说,伊就是一个垃圾,一个可以随意唾弃的垃圾,即使现在把后者给枪毙了,估计也没有人给他收尸。

伊没有搭理对方,他是一个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对面的人现在没有对他构成威胁,于是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顺着对方走,当然,如果对方现在用枪顶着他脑袋,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伊一直铭记爷爷斯图尔特的嘱咐,在外,要息事宁人,除非迫不得已,这也是他自己的丛林法则与安身立命之道。

于是,他就在警员的羁押下,来到了一处暂时关押囚犯的牢房。

不过对他来说,牢房与旅馆都是一样的存在,曾几何时,自己在荒野郊外连续生存几十天,以天为盖以地为被,还不是这样过?区区牢房算得上什么,自己想走随时都可以走掉。

前脚看到伊进入了牢房,德福后脚便屁颠屁颠地跑去找希洛丽报道,他本人最喜欢吹嘘自己耀武扬威的事情,尤其是在山上,被那小子当着希洛丽的面无视自己,这种羞辱让他一辈子惦记,现在“大仇”得报的喜事当然得告知希洛丽。

希洛丽此时正与哥哥丹普尔坐在一起,两人在思量着要用什么方式把伊“请”过来,丹普尔知道妹妹的性子,她决然不同意自己强行把伊召过来。

而希洛丽也在左右为难,毕竟伊不是她的人,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贸然让他过来,似乎影响不太好。

哪知就在两人顾前怕后的时候,德福一把推开丹普尔办公室的大门,兴高采烈说道:“丹普尔大哥,希洛丽妹妹,你们知道我看到了谁吗?”这口气就好像是他刚刚打了一场胜战。

其实德福的年龄比丹普尔还要大上几岁,只不过丹普尔的实力军衔比他要强大太多,所以他才称对方大哥的。

可是两人并没有接下他的话,丹普尔更是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可怕得可以把他一口吞下。

“额,对不起大哥,我太鲁莽了,进来时应该敲一下门的。”德福感受到丹普尔的杀机,急忙低下头喃喃道。

“哥哥,我不想见到这家伙,把他赶出去!”忽然希洛丽别过脸去,悻悻说道。

“不要呀,希洛丽妹妹,我有一件欢喜的事情告诉大家,你们听了之后一定会很开心的!”被希洛丽挤兑,德福厚着脸皮像一个孙子一样贴上去。

“快点说!”丹普尔很不耐烦地回应道。

于是德福就把刚才在警察局遇到伊的经过告知两人,在他眼里,底层人民就是匪类,他们不仅穷苦而且素质低下,没有吃穿的就去抢,为了钱连命都不要。

在他的描述下,不仅把伊说成抢劫犯,还是纵火犯、强奸犯,枪毙十次都不足以泄他心头之很。

末尾还插了一句,“在山上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东西,还人模人样的,想讨好希洛丽妹妹。”

听到这里,希洛丽已经知道德福指代何人了,她立马起身对后者喝问道:“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神情异常激动。

丹普尔很少见到自己妹妹的情绪如此激烈,于是他在一旁关切说道:“是他吗?”其实他的内心里面早已猜出几分,德福口中的那个抢劫犯就是希洛丽口中的救命恩人。

原本还以为希洛丽会跟着自己大笑,因为贵族与底层人民是两类人,两种泾渭分明的人,贵族一般是不会理会底层人民死活的,寻常时候还会奴役他们,他们就像是蝼蚁一样苟且偷生在这一方天地下面,还不如贵族的一只宠物狗。

不过他显然对希洛丽判断错误了,希洛丽不仅心地善良,而且心怀大义,曾几何时,她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不断与家族前辈周旋,虽然年纪很小却不畏强权,只为替那些底层人民发声。

可惜因为一些家族之间的矛盾,她被迫选择退出,然后才远游在帝国各处。

“希洛丽妹妹,你要作甚?”德福弱弱问道,他依旧不相信对方会惦记一个乳臭未干的臭罪犯。

“马上带路!”希洛丽一把揪着德福的衣领,一字一顿说道。

尽管希洛丽现在不算是卡佩家族的继承人,但是卡佩家族也从来没有对外剥夺她这个称号,因此她的命令由不得德福抗拒。

被吓得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德福唯有战战兢兢地走在前面带路,他此刻就是一只颓靡的败犬,来的时候有多兴奋,回去的时候就有多颓败。

很快,莱顿镇军部大楼警察局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不为别的,只因为希洛丽与丹普尔大驾光临。

曾经,希洛丽的名字盛传天下,在她出生那一刻起,猩红女皇斯特芬尼便把她选为卡佩家族的继承人,从此以后,这个名字就成为了各大势力争相巴结的对象。

所以很多人都认识她,无论是贵族子弟还是底层人民。

因此在警察局里面,当大家看到希洛丽到来,纷纷站起来敬礼以此表示敬意,要知道,希洛丽的背景身份是他们一辈子难以企及的,虽然现在有些落魄,保不准将来又重新崛起,所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造次。

“把…把刚才那个罪犯带出来!”一进警察局德福就哆哆嗦嗦地喊道。

“请问是哪个罪犯?”有人不明白中尉的意思。

“就是那个愣头青,抢劫犯!”德福瞬间有些来气,原本在莱顿镇这里,他就是土皇帝,自从希洛丽过来之后,自己就变成了土鳖子,现在非常后悔把这尊大佛给请过来。

哪知才话音刚落,他的脸蛋就被希洛丽狠狠扇中,一时间脑冒金星找不到东南西北。

“滚蛋!不要冤枉好人!”希洛丽愤怒喝道,她的话就是王法,容不得任何人去挑战。

这一巴掌让人见识到了卡佩家族继承人的盛气,现场所有人瞬间噤若寒蝉。

德福此刻想死的心都有,如果希洛丽私底下刮他耳光,他还能够承受得住,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扇,就等于把他给扒个精光,他很想还手回去,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因为在希洛丽背后站着一个丹普尔。

“死婊子!终有一天我要把你生吞活剥!”德福的内心顷刻间生出了恶毒的想法。

不一会儿,伊就被警员带了出来,虽然是带着镣铐,却不影响他矍铄的神态,他身体傲然挺立根本不像一名被关押的阶下囚。

“嘻嘻,我们又见面了!”伊发现第一时间竟然看到希洛丽,他有一些惊讶,因为他不知道希洛丽正是为他而来。

他原本想在牢房里面呆一个夜晚,第二天一早就离开,这样就可以省下旅馆住宿的钱。

“赶紧给他松绑!”希洛丽一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这群人拷住,内心是火冒三丈。

结果现场有不识相的人在底下嘀咕着:“他是抢劫犯,怎么可以说放就放?”

声音虽小,却让整个警察局的人都听清楚,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均表示不能利用贵族的特权释放穷凶极恶的罪犯。

德福这时候也开始神气起来,他先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自己以莱顿镇主人家的身份“义正辞严”说道:“尊贵的希洛丽小姐,您虽然贵为卡佩家族的人,但是我们帝国是一个讲正义,讲公道的人,您如此行为似乎有违帝国的律法吧。”

声音铿锵有力,让所有警员为之喝彩,毕竟德福才是他们的老大,他说的话不仅“有理”,而且还必须遵从。

至于希洛丽,原本就不属于这里的,说不定哪天就离开了,你现在如何卖力巴结她也是白费心机。

忽然此时伊爽朗一笑,然后质问那些给他定罪的人,“你们既然说我是罪犯,请给出有力证据,否则在此污蔑希洛丽小姐,罪行你们担当得起吗?”

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大部分警员瞬间慌张起来,因为他们不敢肯定,眼前这位年轻人是因何事被抓进来的,只有那几位把伊带过来的警员,他们才清楚镇上集市发生的情况。

很显然,伊是被大胡子栽赃陷害的,只不过他们想要以此要挟前者上缴大量钱财,然后一起联手做的一出戏。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外乡人的靠山竟然是卡佩家族的希洛丽小姐。

此刻德福的脸上青红相间,他举起右手巍巍颤颤指着伊,然后对希洛丽说道:“希洛丽小姐,听我说,集市枪械铺那个大胡子可以指证他,另外还有赃物,你们赶紧给拿出来!”

人证物证俱全,德福似乎看到了希望。

很快,那把巴雷特给一名警员抬了出来并放在众人面前,德福急忙指着它激动喊道:“就是它,这小子把它抢走的!”

殊不知伊压根不慌,只见他不慌不忙辩解道:“你们都说我抢了这把巴雷特,完全是无中生有,我是怎么抢走的,你们当时有人亲眼看到吗?莫非只凭大胡子的一句话?”

“另外,上面可有我指纹?”随后他突然厉声质问。

指纹?这家伙竟敢提到指纹,在场警员蒙圈一片,他分明要自投罗网!尤其是在集市现场逮捕伊的警员,他们此刻精神一震,纷纷笃定表态,巴雷特上面绝对有他的指纹。

很简单,因为这些警员当时看到伊背着这把巴雷特,他们就顺理成章认为上面绝对残留着他的指纹。

德福见状便赶紧催促说道:“取下他的指纹,对比一下巴雷特上面的!”

很快,两位警员拿着一套指纹识别仪录下了伊的手掌指纹,接着他们利用激光扫描仪开始扫描巴雷特步枪的表面,把上面所有的痕迹全部录下,然后开始比对分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着,大家注视着现场的分析人员,内心都十分忐忑,因为这不只是一场普通的罪犯鉴定,还关乎着帝国警部的公信力。

当然,也有处之泰然的人,那就是伊自己。

他很自信,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把指纹留在巴雷特上面,而是因为他可以随时转变自己手指上面的纹路,就在刚才录入指纹之前,他就已经在自己的手指上面做了手脚。

几位分析人员左看右看,却一直在挤眉弄眼闷不吭声,最后在丹普尔的咆哮命令下,他们才唯唯诺诺地公布了结果。

“德福中尉,上面没有他的指纹!”一名做分析比对的人员不敢直视德福,低头丧气说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10: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