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游宋云娴张琪(宋云娴张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春日游全文免费阅读)宋云娴张琪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春日游)

最具潜力佳作《春日游》,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宋云娴张琪,也是实力作者“三尺锦书”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从浴桶里被曲墨染和谨烟抬出来,宋云娴意识已经模糊了,但她熬过去了曲墨染喂她喝了一副补气血的药,再给她诊脉,毒素已经暂时压制住了“每月一次,越往后会越痛苦”宋云娴无力的笑了笑,“谢谢……”曲墨染抚摸着宋云娴的小腹,那里还是平平的“我不能理解,你怎么能为了这么一个还没见过的小东西,甘愿舍弃自己的命呢”“等你做了母亲就能理解了”因为实在太虚弱,宋云娴当晚留宿在…

很多朋友很喜欢《春日游》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三尺锦书”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春日游》内容概括:”宋云娴抬头看去,竟然到了渡口,那边停着好几艘画舫。不多一会儿,霍渊带着她上了其中一艘。伶人抚乐,舞姬跳舞,宋云娴坐在霍渊身边,一边吃点心一边欣赏。这些臭男人,果然会享受…

第41章 试读章节

霍渊恨这个孩子!
宋云娴这一刻清楚的感觉到了,可是为什么?
这孩子还没有出生,没有做错什么,生父为什么要恨他?
在宋云娴不解的时候,霍渊抱着她上马,朝远处疾驰而去。
“夫人!”
谨烟追了一段,但马跑得很快,她到底没追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宋云娴被带走,“阿弥陀佛,夫人千万不能出事啊!”
马上颠簸,宋云娴怕伤着孩子,连连求霍渊,他又不应,气得侧头狠狠咬了他胳膊一下。
马终于放慢了脚步,宋云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骂道:“霍渊,你这个疯子!”
霍渊哼笑,“再骂一句?”
“我……我不怕你!”
“说你胆子大吧,吓唬两句就要哭,说你胆子小吧,次次跟我叫板。”
宋云娴顿了一下,“你带我去哪儿?”
“诺,到了。”
宋云娴抬头看去,竟然到了渡口,那边停着好几艘画舫。
不多一会儿,霍渊带着她上了其中一艘。
伶人抚乐,舞姬跳舞,宋云娴坐在霍渊身边,一边吃点心一边欣赏。
这些臭男人,果然会享受。
宋云娴侧头瞪了霍渊一眼,奈何他喝着酒,根本没注意到她。
每年祭拜父母和族人后,霍渊心情就会十分沉重,甚至会想杀人泄愤。
这种时候,他就故意灌醉自己,虽然酒入愁肠愁更愁,但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彻底疯掉。
正如现在,周围歌舞升平,而他却觉得心越来越冷,冷得想碾碎了,与这天下同归于尽。
“嗝,给我水!”
宋云娴抓着霍渊胳膊摇晃,“快点啊,我要噎死了。”
霍渊阴恻恻的转头,见宋云娴竟被点心噎着,痛苦的翻白眼。
他一口阴寒之气上来,最后还是忍下去了,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宋云娴一口喝干,总算顺下去了,缓了两口气,指着盘子里的绿豆糕认真道:“这片绿豆糕做的太干。”
“你可以小口吃。”
“我饿!”
“你怎么整天饿?”
“孩子要吃,我有什么办法?”
霍渊沉下一口气,倒杯酒灌了下去。
他现在不想杀人了,就想清静一会儿,于是把伶人都赶下去了。
“我还想看呢!”
宋云娴没好气道。
“闭嘴!”
宋云娴哼了哼,起身去甲板上吹风了。
暮色四合,星星一颗两颗亮了起来。
她坐的累了,便躺到上面,一边吹风一边赏夜色,十分惬意。
正觉得睡意上来,余光里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并拿着刀朝她刺过来。
正这时,霍渊接住了那一刀,继而和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宋云娴慌忙坐起身,这时又有一个黑衣人从下面的小船飞身上来,同样朝她杀过来。
“霍渊!”
她惊呼一声。
霍渊一剑解决了面前的黑衣人,返身回到宋云娴身边,将她拉到身后,同时与黑衣人迎上去。
又有两个黑衣人登上船,霍渊一边护着宋云娴一边打。
这些黑衣人武功十分高强,霍渊以一敌三还要保护宋云娴,渐渐有些吃力。
这时三个黑衣人合击,霍渊跃身解决了左右两个,同时另一个执剑朝宋云娴刺去。
霍渊当下推了宋云娴一把,随即竟迎着那剑刃而去。
宋云娴瞪大眼睛,眼看着剑刃刺中霍渊的身体!
下一瞬,霍渊忍着身上的剑伤,一剑刺入黑衣人的腹部,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黑衣人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霍渊拔下胸口的剑,扔到一边,命令船夫回渡口。
画舫房间里,宋云娴帮霍渊清洗伤口,用细布包扎好。
“你这分明是不要命的打法。”
宋云娴有些生气道。
他分明可以避开这一刀,却以身诱敌,虽杀死了对方,自己也受了伤。
好在是轻伤,但在须臾之间,哪能拿捏那么准。
霍渊靠着罗汉床,闻言一笑,“杀敌最忌犹豫不决,当时便是杀他的最好时机,不过受点伤而已。
““那万一他杀了你呢?”
霍渊无所谓道:“死便死了,我不觉可惜。”
宋云娴皱眉,这人竟一直抱着这种生死随意的想法。
血溅到宋云娴身上了,她瞅一眼都觉得恶心,便让画舫里的婢女帮忙送一身衣服过来。
那婢女送过来,宋云娴打量这房间,竟没有遮挡的地方。
“你……”宋云娴本想让霍渊转过身去,却见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她背过身去,脱下自己的衣服,刚要换上,听到身后人问了一句。
“你背上的十字刀口怎么回事?”
宋云娴忙要穿上衣服,却被霍渊一把拉到怀里,他的手抚了上去。
宋云娴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大夫给我放血,延缓毒性发作。”
霍渊皱了一下眉,“你蠢不蠢?”
“我怎么……刚才那些人,你以为他们是来杀谁的?”
宋云娴一愣,“难道不是你?”
霍渊沉了口气,“是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