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重生团宠,奸臣爹爹把我惯坏了》回旋膘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奸臣爹爹把我惯坏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回旋膘

简介:苏桐喜提重生,却成了奸臣的小萌宝,为此她做好了和渣爹长期奋战的准备,然而画风不对了。宝:“他跪的样子好好玩!”渣爹:“那谁,辛苦你多跪一会。”宝:“那个灯笼好漂亮啊!”渣爹:“灯笼有什么好看的,我让你哥哥们叠罗汉帮你摘星星玩!”哥哥们:“……”某日,一矜贵少年打她家门口路过。宝:“爹爹,那个小哥哥好好看哦~”渣爹大手一挥:“来人,把他抓进府里,以后给老子当上门女婿!“少年:……

角色:苏桐,江淳

重生团宠,奸臣爹爹把我惯坏了

《重生团宠,奸臣爹爹把我惯坏了》第1章 重生小萌宝免费阅读

十里亭,大雨倾盆。

苏桐手持长剑,身上的伤口被雨水冲刷过,露出可怕的白色。

一支断箭还留在她胸口的骨缝里,没有拔出。

已经血战一夜,好不容易才甩掉追兵,这条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但她不能倒下。

她还没见到驸马。

为了顺利把遗诏送到三皇兄手上,她将遗诏和心腹精锐下属全部交给了驸马,自己只带着三十人小队,吸引安长凌的大部分主力。

安长凌年少成名,十七岁已是当朝的骠骑大将军。

如今二十有三,是太子心腹。

在外他名震边陲,在朝内却是一个十足的佞臣。

苏桐胸口这支箭,正是拜他所赐。

按时间来看,驸马应该完成了任务,带着三皇兄的大军赶来相救了。

浑浑噩噩间,一匹马停在十里亭外。

苏桐的眼睛亮了亮。

是她的驸马,江寄云。

“六公主,”一身黑衣的江寄云箭步走到苏桐面前,夜的黑色不掩他眼睛的幽亮,兴奋道:“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见他没有受伤,苏桐颇觉安慰,忙问道:“遗诏送到了吗?”

江寄云的眼色忽然暗淡下来。

不对。

苏桐后知后觉,快速环顾四周一眼,吃力地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路上凶险重重,江寄云绝不会一个人过来接应,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不可能单枪匹马杀出一条血路,以他的武功,不可能毫发无伤地到达这里。

真的是,连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

江寄云不再伪装,哪怕眼里还有一丝歉疚,嘴角仍在上扬。

“遗诏已经送到应得之人的手上,太子,才是真命天子。”

她立刻明白了。

像有千斤重量压在身上,她无力地跪了下去,本想一剑砍去,剑却被江寄云一脚踢飞。

她狼狈地伏在地上,像一条丧家之犬。

“别傻了,遗诏已被太子毁掉,没有人支持你的三皇兄,你死了这条心吧!”

苏桐气地浑身发抖,恨不得咬死这男人。

她对江寄云有多信任,有多疼爱,此刻就有多痛恨!

“你这个叛徒,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你重伤在身,凭什么杀我?以为你的心腹下属们还在吗?”

苏桐震不能言,傻傻地看着江寄云。

“他们早被太子处理掉了,”江寄云咬牙切齿地说道,“一个不留。”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桐突然心如死灰。

江寄云狰狞地笑道:“我早就厌倦你了,一个冰冷的木头,哪怕是公主,又哪里比得上我迷人的暖香呢?”

暖香,是她的一名侍婢。

原来驸马早就和暖香有染,原来在他的心目中,她连一个奴才都不如。

可恨她要用这么悲惨的代价,来看清这个人!

这时,十里亭四周响起了一阵战马的奔腾声。

安长凌的人马迅速赶至。

她绝望地笑了一声,低头看着插在胸口的断箭。

她带着这支箭奔袭一路,现在,到它该离开的时候了。

所有人都在冷冷地看着她。

安长凌,江寄云,数不清的兵马。

苏桐牙根一咬,用尽全力拔去这箭!

箭支离开身体,血涌如注。

滚烫的鲜血喷在江寄云脸上。

鲜血迸流,苏桐的意识很快模糊下来,耳边嘈杂的声音渐渐飘远。

“六公主!”

“安将军,”江寄云抹着脸上的血,淡淡地问道:“我可以带六公主回去讨赏了吗?”

*

“不要……”

一个个画面在苏桐的脑海中跳跃着。

江寄云郑重其事地接下遗诏,发誓拼死也会把它送给三皇子。

她和小队被安长凌追击,属下为了保她,连接牺牲……

江寄云笑容张狂:“以为你的精锐之师还在吗?”

画面一转。

伏尸千里,血流成河……

“不要!”

苏桐满身大汗地从噩梦里惊醒。

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压着,又闷又热!

又臭……

“阿欠!”

有什么东西在挠她的鼻子,刺地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她猛地睁开眼睛。

一团毛绒绒橘黄色的东西,正压在她的脸上。

她认出这是一只动物的屁股!

这只屁股不但坐在她脸上,还悠闲地蹭了蹭,不知道有多舒服地仰着肉脑袋,得意地一遍遍叫着。

“喵呜~喵呜,唔喵喵喵呜~”

苏桐一巴掌打开脸上的大橘猫,狠狠地抹了一把嘴。

这什么玩意?

突然想起昏迷前拔箭的事,她下意识按住胸口中箭的地方。

一点也不痛!

以及……她的胸呢?

苏桐慢慢地低头往下看,顿时被惊到心脏停拍。

她的手,又胖又短,指节处还有可爱的肉窝窝,小手嫩地能掐出水似的。

等等……

这竟然,是一只四五岁小孩儿的手!

苏桐再摸摸自己的脸,又嫩又软。

真实的触感告诉她,眼前的一切,的的确确在发生着。

她是在一棵桂花树下醒的,手上还有一节带着桂花的细枝条。

这孩子是爬树的时候不幸坠亡的。

小女孩的记忆瞬间涌进苏桐脑海。

女孩名叫沈小宝,外号甜豆,打记事起就和娘亲、外公三人相依为命,外公身体虚弱,曾因为大病一场用尽了所有积蓄,有段时间娘亲只好带着她沿街要饭,一家三口曾尝尽辛酸。

后来娘亲开了一家布坊,抠抠搜搜攒下一点碎银子,舍不得吃喝打扮,但为了送她来育幼堂上学,却不惜花尽积蓄。

因为出身低微,人又比较木讷,她在幼育堂里饱受凌辱,爬树就是被几个男孩逼的。

不上树,就让先生把她赶出育幼堂。

就让他们的官爹爹,把她娘亲抓进衙门坐牢!

那几个狗泼孩儿,她得好好教训教训才是……

“咦,她爬起来了呢。”

“她动了!”

“没有摔死唉,我们再去玩玩她……”

三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儿,趾高气昂地走向苏桐。

为首的那个小胖墩背着手,目中无人地说道:“沈小宝,我们玩点别的好不好呀?”

胖子名叫江淳,在沈小宝的记忆里,江淳的爹是当官的,暂不清楚是什么官。

但姓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混小子又横还偏偏姓江,苏桐心想,不治他个外焦里嫩,这个小恶魔就没办法被扼杀在摇篮里。

苏桐看破不说破,活动活动小手腕子,“你说怎么玩?”

“你站那儿别动。”

江淳迈着小短腿跑过来,从身后拿出一根炮仗,插在苏桐的腰带里,然后吹着了一根火折子。

正要凑过去点火……

“哎呀江淳,你知道那是什么树吗?”苏桐拦住他的肥手,表情特别认真地说道:“它叫桂树啊!‘蟾宫折桂’几个字听过没有?拿到桂的人,以后能当状元,当大官呢,我刚才可是折到了金色的桂!”

三个小泼孩被她唬地一愣一愣的。

三颗猪脑袋直点直点。

“对对,先生说过的!”

“金桂在哪里呀?”

江淳则粗鲁地揪住苏桐的衣领,“快把它交给我!”

“哦,我刚才把它忘在那里了,”苏桐指着茅厕的方向,“不信你们去看看。”

江淳迫不及待把火折子塞到苏桐手上,和其他两个泼孩儿一起涌进茅厕。

看着几个屁姟跑开的背影,苏桐同情地摇了摇头,“是有多怕赶不上热乎的?”

她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把炮仗点着,再随手往茅厕里一扔。

“砰!”

茅坑被炸了。

效果显而易见。

“救命啊……”

“好臭啊啊啊!”

“沈小宝,我要让我爹抓你坐牢!”

三个泼孩顶着一身屎跑出茅厕,一边跑一边求救,哭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江淳沾了一手的粑粑,见旁边的同伴脸上还干净着,干脆往上面一抹。

同伴:“……”

臭死了!!!

啊啊啊啊!!

江淳在同伴面前丢了大脸,恼羞成怒地朝苏桐大吼:“沈小宝,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好看的!”

“好的呀!”苏桐奶声奶气地应话。

她当然要等着。

等着看他那个以公循私的爹,到底是什么货色。